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收获了一员精明伶俐的干将,赵凤声心情大好。

    一个人独自闯荡在异地他乡,难免会有孤身奋战的感觉,有位流淌着桃园街血液的年轻人跟在身边,即便帮不了什么大忙,可心中会充斥一种慰藉。

    赵凤声在外漂泊久了,又是跟人斗智斗勇,又是在枪林弹雨里博取一线生机,劳心劳力,和操着一口武云话的小老乡说说话,很温暖。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仔细咀嚼,赵凤声终于能体会到了诗圣名句中些许的含义。

    赵凤声的心情一变的亢奋,神态就会流露出痞里痞气的张扬,哼着《张生闹五更》,双手插兜,迈着八字步,横看竖看,都是无良大叔典型教材。

    想着还要给大小姐回家拿东西,赵凤声走向宝马7系,转过一个拐角,面前突然出现一道黑影,距离近在咫尺。

    满脑子网站小视频的赵凤声哪会料到转角遇到程咬金,猝不及防下急忙收住脚步,哪怕他的腰部力量达到万中无一的程度,可距离太近,无法刹住身体惯性,略微发达的胸肌跟对方超级发达的胸肌来了次亲密接触,赵凤声只觉得前胸传来一股惊人弹性,嗯……还有迷人的香气和不可描述的酥软。

    “啊!!!”

    一声女人特有的娇叱响起。

    赵凤声察觉到她顺势往地面倒下,第一念头,想要伸出手拽住,防止人家受伤。可女人下坠的速度太快,赵凤声根本来不及反应,伸出手胡乱一把抓去。

    大手正中胸口。

    食指和小指边缘,立刻传来柔腻的光滑。

    当赵凤声望见那双含有愠怒的琥珀色瞳孔,瞬间愣住,失声道:“怎么是你?”

    “请把我拉起来。”易文心身体悬在空中,脸色难看,语气极其冰冷。

    赵凤声这才发现承重目标是人家胸罩,尴尬一笑,另一只手拖住蛮腰,将省城风头无双的大美女拽起。

    袭胸加摸腰,再加上易文心衣服质地很轻很薄,按照老司机常在花丛积累出的经验,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浮想联翩的娇躯,不由赞叹一声:霸道!

    这妮子胸大,屁股大,腰细,腿长,很少见的西方身材,皮肤也相当带劲,细腻柔滑中带着弹性,怪不得被誉为省城第一美人,看来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嘛。

    易文心稍微整理下衣衫,防止被人占了手上的便宜,再占了眼睛便宜,神色倒不怎么慌乱,远比小家碧玉气度沉稳,只是俏脸上挂了种盛气凌人,冷言冷语道:“先是用身体撞,然后拿手摸,几秒钟之内占了好几种便宜,什么感觉?”

    “胸罩质量不错。”赵凤声笑嘻嘻答道。

    傻子都清楚易文心话里的意图,可赵凤声才不会闯进这个圈套。说手感不好,那是明摆着找死,说手感好,那就证明吃过了人家豆腐,坐实了猥亵女生的话柄。在世故方面,赵凤声比来省城之前还要圆滑,全是从钱宗望和沈大民身上学来的大本事,这一招叫做避实就虚。

    “不折不扣的痞子!”

    易文心怒极反笑道:“我爸和我侄子的账,还没跟你清算完毕,现在又惹到了我头上,赵凤声,真以为钱总给你撑腰,就能在万林市只手遮天了?这里卧虎藏龙,不是你老家那种三四流城市能够相提并论的地方,省委大院的子弟还没见识过吧,想不想尝尝被大纨绔打脸的滋味?”

    “哎你这娘们讲不讲道理。你一声不吭躲在墙后面,我可是吹着口哨脚底板踩得咚咚响,你是个大活人,长着嘴巴长着耳朵,听到动静就不知道避让一下?再说,撞了以后,我连你是人是鬼还没认清呢,怕你受伤才扶了你一把,咋着,见义勇为还办错事了?摔成天天吐着白沫子的植物人你才高兴?真是不知好歹的东郭娘们。”赵凤声撇嘴道。

    一听到对方祭出位于省城食物链顶端的二世祖,赵凤声脑袋瓜子猛然一震。

    美女的威力排山倒海,尤其是位列天字号花魁的易文心,家世出众,长相极具异域风情,追求者中有几位超级官二代,也是合乎常理。赵凤声敢跟庄晓楼叫板,不代表他敢冲着省委大院的子弟叫嚣,一位远在千里之外的高满仓就让他捏着鼻子认怂,可见他这位草民,骨子里对权势畏惧到什么程度。

    关乎到自己小命问题,赵凤声自然要一一解释清楚,揍人家老爸和侄子的恶迹,他认,但光天化日之下猥亵良家少女,打死他也不背这口黑锅。

    “注意你的措辞,乡巴佬。”

    易文心恶狠狠瞪了口不择言的家伙一眼,举着手机晃了晃,“我刚才在打电话,听不到你的脚步声和流氓哨,不行吗?是谁规定在停车场不能打电话?是谁规定我非要听到你的动静让步?你假如能找出相应的条例法规,算我错,我给你赔礼道歉。但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你冒犯了本小姐,必须接受惩罚!”

    “咱能不能讲点道理?”赵凤声望着那张祸国殃民的妖艳脸庞,诚恳说道。

    “道理?你欺负我爸爸和我侄子的时候,讲过道理吗?现在又给我玩这一套。你这种人,欺软怕硬见风使舵,难道还会讲道理?”易文心嗤笑道。

    “不讲道理讲什么?”赵凤声皱眉道。

    现在挺后悔拽她一把,还不如让她倒在地上自生自灭,没准还能来次失忆症,什么恩恩怨怨都会烟消云散。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弄得眼下只能忍气吞声。

    “讲规矩。”易文心撩动一下灰白色的诡异长发,充斥着一种说不尽道不明的引诱。

    “啥是规矩?”赵凤声愕然,顺便咽了下被美色勾引出来的口水。

    “从现在起,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规矩,懂了吗?”易文心冷哼道。

  &n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五百四十二章疯婆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