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说实话,赵凤声动手的时候,还有些于心不忍,这帮兄弟毕竟是跟着泰亨多年的老人,风里来雨里去,吃了不少苦头,用强硬手段震慑,难免会让大家心凉。

    赵凤声明白这一点,于是下手很轻,挨揍的男子只是皮肉受了点委屈,没有大碍。

    充楞耍横,不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做,治标不治本,说不定还会引起不良反应。可是没办法,泰亨此时跟它的主人钱宗望一样,已经病入膏肓,留给他的时间所剩无几,加上内忧外患,危险重重,给不了赵凤声太多时间去慢慢经营。顽疾还需猛药医,只能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来迫使手下干好本职工作,情非得已又无可奈何。

    赵凤声还夹杂了一点私心,不愿将秦冲背叛泰亨的消息泄露,一来顾忌他的面子,怎么说秦冲为泰亨卖了几年命,用手下的话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二来影响泰亨的团结,临阵变节,乃是影响士气的大忌,赵凤声当然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思来想去,没什么好的办法能掩盖住秦冲叛变的真像,只能硬充铁面无私的活阎王,用军营里带兵的手段,不得已而为之,这也是目前唯一可行办法。

    赵凤声揉了揉操劳过度导致几欲裂开的额头,骂了一声姓陈的真不是玩意。

    “赵凤声,你怎么一晚上看不着人影?跑哪里去了?”钱天瑜出现在门口,恢复往日光泽的俏脸挂满担忧神色,不再穿着那身裹了好几天的睡衣,而是换了一套舒适简单的运动装,搭配她白皙到剔透的肤色,看着气色好了许多。

    闺中密友易文心也如影随形跟在旁边,见到仇人,自然没什么好脸色,斜着眼,嘟着嘴,一幅想把某人剥皮抽筋的表情。虽说面目不善,可第一美人的名头并非空穴来风,咬牙切齿中也自带一种诱惑,来自异域风情的美丽,气势汹汹,令人无法抵挡。

    赵凤声将烟头往地上一丢,踩灭,挤出一个阳光烂漫的笑容,“昨晚跟朋友多喝了几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如今易家的立场无法预判,亲近翟红兴还是忠于钱宗望,人心隔肚皮,谁也不敢妄下定论。易家丫头在场,赵凤声不可能把钱宗望布置的暗子情况和盘托出,因为这关系到泰亨内部团结问题,一个不慎就会弄得人心涣散。

    “喝酒?是喝花酒去了吧?”易文心抢先说道,对于欺父辱侄大仇,易文心自然不会轻易揭过,讥讽道:“左边右边各自搂着一位小妹妹,说点甜言蜜语,然后拿赝品包包哄人家开心,连包夜费都省了。就你这种花花男人,我见多了。”

    “看来易小姐还是欢场老手啊,行情这么熟悉,被骗过不止一次了吧?我说你那一身衣服都冒出线头了,原来是花花公子送的赝品,啧啧,怪不得。对了,还有你那辆保时捷911,随便撞一下就满脸开花,也是男人送的吧?不过我劝你让修车师傅仔细检查检查,没准就是九手夏利改装的,真实价值也就几千块,哎,白瞎了第一美人的名头,几千块就卖了自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赵凤声可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一肚子闷气正无处发泄,正好有人跑上门送死,常年被桃园街骂街女王三妮大人操练摔打,磨练出了骂街不俗功底,这跟挨傻小子铁拳是同样道理。

    夹在中间的钱天瑜左右为难,一边是唯一的闺蜜,一边是救过弟弟性命的恩人,往哪边倾斜都会得罪另一方,干脆闭口不言,让他们俩胜者为王。

    易文心气的险些昏厥。

    她这位大小姐娇生惯养,穿着锦衣貂裘,吃着八珍玉食,听过最恶毒的话语,也不过禽兽畜生之类的形容词。赵凤声用的是市井中常见的损人招数,易文心哪见识过如此恶毒的口舌,哆哆嗦嗦憋了半天,才蹦出一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五百五十一章斗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