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家和李家,就像是《长恨歌》里的连理枝,彼此相生相伴,枝叶向天。

    一瓶剑南春,赵凤声喝了七两,李旭喝了三两,两人醉意微醺,靠在阳台角落,望着静谧月光,轻声诉说着那年的油炸知了猴是如何美味,说着那年大雪是如何绚丽,说着那年的麻雷子是如何钻进了黄寡妇的裙底,说着那年孔爷爷仙逝时为何死不瞑目。

    聊着聊着,李旭渐渐打起了轻鼾,赵凤声将他抱到床上,盖好被褥,一人独自坐在窗台,抽起了一根叫做朝往事追忆的香烟。

    ……

    ……

    随着时间推移,距离泰亨召开董事会的日子寥寥无几,何山洛那边给了准话,说到时候那两位股东一定会出席会议,并且肯定支持钱天瑜当选董事会主席。一分钱不花,就能起到良好效果,赵凤声第一个首先要感谢慷慨解囊的翟董事长,要不是人家拿翡翠用来嘲弄钱天瑜,泰亨还得搭上一大笔银子,如果因为这块翡翠扭转乾坤,使得泰亨置之死地而后生,也不知翟董事长会不会一泡尿淹死自己。

    钱天瑜像是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从早晨八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几乎一整天泡在泰亨大厦,想要为最后的胜利增添一丝微乎其微的几率。

    赵凤声眼见葱茏水嫩的大闺女每天挂满疲惫,于心不忍,劝过几次,可钱天瑜嘴上答应的痛快,一转身就投入到工作当中,哪怕顶着39度的高烧,也会举着财务报表一个字一个字查看。

    赵凤声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大多富二代能够子承父业,既守得住江山,又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应该跟骨子里传承的奋斗精神有关,自强不息,总能获得超出预期的回报。

    赵凤声也没闲着,除了在医院布置好警戒人手,抽空跑了几趟东西酒吧,孟品谦已经将酒吧亏空的部分堵上,账面看不出什么端倪,就算他还敢朝兄弟们的血汗钱下手,想必也捞不到太多好处。赵凤声顾不得酒吧乱七八糟的琐碎事情,只好又撂下几句狠话,成为囚徒,还是继续做着年薪过万的经理,让他自己掂量着办。

    目前董事会的筹备工作是重中之重,赵凤声待在保安部部长办公室,跟陈瑞商议了一下午,从早晨开始,到会议结束的最后一秒,两人各自发表看法,并且制作了一张细节图纸,确保会议能够顺利进行。

    殚精竭虑的后遗症,就是脑子刺痛,赵凤声寻思自己真享受不了坐办公室的待遇,还是在战场跟敌人玩命来的爽快。

    接到钱天瑜电话,赵凤声来到财务部,打开门,发现沈大民也在,两人视线相交,各自点头,谁也不愿率先打破沉闷。

    “安保工作布置好了吗?”钱天瑜捂住额头,脸色呈现出病态的蜡黄,虚弱无力问道。

    “弄好了,进入大厦的路线,停车场,会议地点,甚至连厕所都布置好了人手,放心。”赵凤声压低嗓子答道。

    钱天瑜谨慎道:“这次会议,事关泰亨命脉,我不想在旁枝末节出现差池,需要钱的话,尽管给我开口,虽然我是一个女人,但向来不会在钱财方面束手束脚,你懂我的意思。”

    赵凤声答了一个好字。

    自从钱天瑜发现赵凤声靠上了李家这棵参天大树,态度几乎没任何变化,公事公办,私事私谈,并没有太刻意巴结。但她有意无意打听李旭的底细,却让赵凤声发觉到了钱家大小姐的意图,人心而已,谈不上太多反感,再说钱家正是需要有贵人撑腰的关键时刻,钱天瑜没有立刻露出曲意奉承的嘴脸,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沈大民清清嗓子,说道:“假如没有要紧事的话,我跟赵先生出去抽支烟。”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六百章前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