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武云市的春季很短暂,短到人们还未来得及领略它的风情,便匆匆而逝,只留下柳絮跟杨狗子漫天飞舞,堵住人们的鼻孔、耳朵眼、嘴巴,时不时粘在眼睫毛上,让人们领略寒冬时才能感受到的浪漫。爱一个人,倾一座城,当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美人喜爱法国梧桐,手握天下权的男人便在古都为她种满了钟爱的庭荫树,可惜武云特殊的地理位置,没办法成为浪漫之都,只能在漫天如雪的柳絮中,留下一道又一道震耳欲聋的喷嚏。

    无孔不入的柳絮简直能让人崩溃,头顶再落上几条酷似大号毛毛虫的杨狗子,哪怕脾气再好,也按捺不住心头火苗,如果她是位作风彪悍的女人,同样是位被负心汉抛弃的女人,同样是位来着大姨妈的女人,那就不单单用可怕来形容了。

    崔亚卿顶着一头鹅毛走进桃园酒店,见到一群服务员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伸出牛仔裤包裹中的修长美腿,咣的一声踹翻凳子,完美无瑕的脸庞浮现佛挡杀佛的怒气,停住,环视一圈,这才扭动婀娜身姿迈步上楼。

    服务员们习惯了老板娘的外冷内热,加上神秘莫测的大老板从未露面,他们对这位独守闺房的老板娘深表同情。再说她对员工体贴周到,工资奖金一分不少,哪怕营业额直线下滑,老板娘也没有克扣过员工待遇,并且谁家有红白喜事,还会收到一份沉甸甸的大红包,打工遇到这样厚道的老板,也算是遇到了贵人。服务员们赶走倦意,开始忙里忙外。

    酒店办公室里乌烟瘴气,大刚,花脸,傻小子,三位长相不走寻常路的家伙正在围着桌子打牌。

    本来大刚提议斗地主,可傻小子的牌技实在是臭的出奇,打了几把,四张三拆开出的风格差点把大刚勾出脑淤血,打又打不过,训斥几句,又怕傻小子虎劲上来发飙,大刚只好退而求其次,玩起了一翻一瞪眼的扎金花。

    傻小子一开始死活不肯玩牌,大刚为了打发时间,给了他一百块当做筹码,让他充当牌架子,实际想跟花脸凑份子来顿活色生香的宵夜,傻小子这才笑逐颜开。

    “呵呵,豹子!”

    俗话说傻人有傻福,傻小子摸到的牌不是金花就是顺子,这次更加离谱,三张五直接扩的大刚金顺jqk满头大包,大嘴一咧,足有两米的臂展轻轻一揽,十几块钱收到自己面前,像是守财奴一样沾着口水数着钞票。

    一个小时,傻小子赢牌的几率在百分之八十左右,而且他不贪,无论拿到什么牌也最多下三轮,大刚连输带借总共也才拿出二百多块,对于一天赚个千儿八百确实是毛毛雨,但连续输了几十把,闹心啊,大刚摸着干瘪的口袋,脸色越来越难看。

    “操!不玩了!把借给你的一百块还给我。”大刚实在受不了被傻小子蹂躏,气的将牌一摔,伸手向人家的钞票堆抓去。

    一根胡萝卜大小的手指不经意的一弹,大刚捂住手腕疼的满头流汗。

    “这是你给俺的钱,不是你借给俺的钱,刚才说的明明白白,咋还想抢钱啊?”傻小子撇起嘴角不满道。

    “一百块是我给你做本钱用的,赢了,当然得把本钱还了,你咋跟那臭小子一样不讲理了?”大刚歪着脑袋喊道。

    “你没说清楚,钱就是俺的。”傻小子小心翼翼将钱放在口袋,拉好拉链,像是守财奴一样锱铢必较。

    “他跟不要脸的家伙越来越像了,你说是不是,花脸?”大刚扭头叹气道。

    花脸勾起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没有应答。

    “你要这么多钱干啥,娶媳妇用?”大刚被这俩人弄得没脾气,只好在男女之事上调戏一下未经人事的傻小子。

    “还债。”周奉先憨厚的大脸布满一本正经的味道。

    “还啥债?”大刚愕然问道。

    “生子哥为了给俺奶奶看病,害得去外地给人卖命还钱,俺找不到他,只好攒钱帮他还债。俺奶奶说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生子哥一时半会还不完,俺就帮他攒着,总有一天能还清,不用再欠一屁股人情账。”傻小子认真说道。

    “傻家伙,你这点钱哪够。”大刚只觉得心底一酸,横肉遍布的大脸抽搐几下。

    “俺听李爷爷讲过愚公移山和精卫填海的故事,他说有志者事竟成,这辈子还不完,那就生个儿子继续还。”傻小子憨憨一笑。

    “卧槽,你要儿子是用来还债的?哪个闺女还敢跟你结婚,这不是典型坑孩子的爹么。”大刚哭笑不得。

    “俺不懂,不是有句话叫父债子偿嘛?到底对不对?”傻小子露出清澈山泉灌溉出的大白牙笑道。

    “对是对,就怕没人给你生儿子。”花脸被他言辞逗得不轻,桃花眸子不由自主眯起。

    “可惜生子哥说如今不能抢媳妇了,要不然俺早就当爹了。”傻小子晃着脑袋,感慨着生不逢时。

    花脸跟大刚相视大笑。

    伴随着一股凛冽大风,带着雷霆万钧气势的崔大美女夺门而入,扫了一眼凌乱房间,柳眉蹙在一起,将包丢到沙发,往老板椅一座,环胸道:“老板不像老板,员工不像员工,再这样下去,酒店迟早黄了!”

    三位在江湖有头有脸的爷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去触大发雌威的母老虎霉头,望着酷似白毛女装扮的二妮,猜测着谁勾起了女侠的怒火。

    大刚仗着跟她交情深厚,碘着脸笑道:“咋了二妮?哪个不开眼的惹你生气了?给哥说,哥帮你出气!”

    崔亚卿从抽屉里翻出账本,狠狠一丢,“这个月的营业额不足上个月的一半,客人说饭菜的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六百零八章老板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