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等赵凤声走上断头台,底下五位身份煊赫的人物心态不一。王禹明将大腿搭在椅子上看笑话,刘春香眸子里透露出一股对于血腥的原始欲望,余庆兴奋地频频龇牙咧嘴,喜忧参半的申叶荣脸色平静,翟红兴最看不清心理活动,只是抽着大前门一口接一口,脸上古井无波。

    这位来自异乡的痞子,对他们利益或多或少造成影响,直接的,间接的,若有若无的,快要成为拦路虎的,全都因他而起。这年头,挡人财路如刨人祖坟,几乎人人想杀他而后快。

    赵凤声似乎在延长跟黑白无常相聚的时间,走得慢慢吞吞,一瘸一拐晃到铁笼门口位置,盯着眼花缭乱的武器,摸着下巴询问道:“能随便挑?”

    阿春拿着还没出鞘的突击刀,不停敲打大腿,青皮头跟浓眉大眼营造出阴森表情,扯动嘴角说道:“最好选一把锋利点的武器,反正一会你会被自己的武器虐杀致死,切肉切的快,你会少受点罪。”

    赵凤声扫了一圈,挠着后脑勺道:“咋没沙漠之鹰呢?”

    底下的王禹明猛翻白眼。

    心想这小子不要脸的功夫跟自己相比较起来,当仁不让啊。

    “不想死在笼子外面,动作快点。或者……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耐心?想玩心理战术?”

    阿春能够在初次交手中占得上风,顺便还阴了赵凤声一把,证明智商和功夫完全在线,稍微一琢磨,明白了这小子估计是消磨自己锐气。阿春在社会底层历练多年,自然会有办法应对,不恼怒,不气愤,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随便拿是吧?”

    赵凤声没等阿春答话,开始自顾自挑选兵器。

    弯下腰,捡起一把刀揣进腰间。

    两把刀。

    五把刀……

    “好了。”

    赵凤声乐呵呵直起身,腰带插满了匕首,手里又拎起两把类似于唐刀的武士刀,两刀相撞,铛铛作响,质地好像还不错。

    赵凤声潇洒地晃了一下脑袋,可惜小平头没办法带动青丝的飘逸感,“走吧。”

    九把刀?

    这小子耍什么花样?

    阿春皱起浓眉,跟他前后脚走进铁笼,自己锁住了大门,正想扭过脸说点羞辱之类的话语,忽然感觉劲风扑面,一道寒光直奔自己面门。

    “装逼是吧?老子扔死你个龟孙!”

    揣了九把刀的赵凤声根本不给对方反应机会,趁着阿春立足不稳,抽出腰间匕首,劈头盖脸甩了一把匕首过去。

    小时候的赵凤声一开始学习能拿到全班前几名,随着家人离世带来的后果,成绩渐渐变得惨不忍睹,所有精力全花在了男孩喜欢的项目上面。什么绷弓子,玻璃球,丢沙包,扔飞镖,全是以精准打击为主的娱乐运动,久而久之,练就出超乎寻常的准头,加上他常年习武锻炼出的臂力,扔出的匕首又快又准!

    “操……”

    阿春由于要躲避飞刀,哪有时间破口大骂,后面两个字硬生生憋回了嗓子眼,急速扭动脖颈,匕首从耳边飞驰而过,铛的一声撞在铁笼,凿出清脆撞击声。

    阿春心有余悸地后退两步,差一点就成了残疾人士。

    早在赵凤声观战的时候,他就琢磨着如何应敌。假如黎桨出战,自己跟人家差着十万八千里,干脆啥也不想,只能坐以待毙。换作阿春,双方战斗力虽说旗鼓相当,可自己大腿行动不便,进了笼子里,肯定是被蹂躏的一方,始终想着该如何扳回劣势。等到黎桨丢出刀片伤了沧浪,赵凤声眼睛一亮,既然没有规定武器种类和数量,那干嘛不先下手为强?要不是匕首只有那么几把,赵凤声恨不得一股脑全别在裤腰带上。至于男人争相恐后要的那张脸,赵凤声啥时候要过?

    “嘴贱是吧?!”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六百三十三章君子不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