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丢出去四把刀,手里拎着两把,腰带旁边还别着三把,假如刚才趁机会一股脑全丢出去,或许会在阿春身上扎几个窟窿眼,从而能将这个嘴巴臭气熏天的家伙弄成重伤。

    但那只是或许。

    赵疯子做事向来喜欢留一手,不会把赌注全部仍在一个上面。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三把刀若在,阿春就会投鼠忌器,发动偷袭时会分出几分心思,来锁定三把刀的去向,这也是战略战术的一种,敲山震虎。

    一照面吃了大亏,阿春渐渐收敛起轻敌心思,低腰,突击刀架在前方,在赵凤声身边反复盘旋,慢慢寻找着可乘之机。耐心这东西永远是高手必备要素之一,阿春平时看着乖张跋扈,但大部分是小人得志后的猖狂,有了翟红兴依附,多年受到的屈辱找到了发泄途径,变成了省城江湖口碑最差的狠人。真要到了生死相搏的时刻,他还是显露出多次拼杀打磨出的镇定一面,忍气吞声,等待进攻最佳良机。

    关乎性命,赵凤声如临大敌,眸子眯成一条缝,左手刀在前,右手刀在后,碍于行动不便,身体只能随着对方挪动而旋转。

    呼…

    阿春率先发难,大腿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急速,先是朝着赵凤声左半身位置虚晃一枪,接着身体侧倾,突击刀横掠,目标直指对手行动不便的右腿。

    早在阿春眼神扫过自己身体的时候,赵凤声就判断出这家伙避实就虚,会拿自己右腿做文章,所以心中并不惊愕。左手武士刀竖劈阿春腰间,右手武士刀撩起一道半圆弧度,刀锋直指阿春咽喉部位。

    阿春冷哼一声,单足蹬地,两把武士刀跟他擦身而过,随即踹向笼子,借助铁条的反弹力道,一跃来到赵凤声身后,朝着大椎穴狠狠一扎!

    没等阿春露出得意笑容,突然觉得一缕阴风直奔自己面门,原来是赵凤声假装转身不便,迅速丢掉武士刀,趁机掏出了一把匕首,想要以伤换伤,拼成残废也要赢取这场笼斗胜利。

    进,能将赵凤声一刀捅死,可自己势必会陪着他殉葬。阿春毫不犹豫选择了第二条路,退!使出国术里几乎人人会用的铁板桥,利用恐怖腰力,强行弯曲身体,白光一闪,匕首贴着鼻尖堪堪而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赵凤声脚尖一挑,武士刀重新回归到左手,扭腰,转身,一记势大力沉的双刀斩接踵而至!

    阿春脸颊布满虚汗,走投无路下只好朝着旁边翻滚,赵凤声哪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用未曾受伤的左腿用力一跃,身体腾空而起,刀锋跟随对手如影随形,如同跗骨之蛆,大有鱼死网破的架势。

    咣!

    被逼到角落里的阿春只好猛踹铁笼,幸亏实木地板比起水泥地面光滑许多,身体像是泥鳅一样爆退。见到赵凤声招式用老,阿春阴鸷的眸子闪过狠毒色彩,右手一抛!突击刀脱手而出。

    噗!

    噗噗!

    三声刀子入肉的声音相继传出。

    阿春大腿和脚腕分别被砍了一刀,尤其是脚腕处伤势极为严重,鲜血汹涌中,几乎能看见森森白骨。可阿春这位悍将不愧是翟红兴重点提携的新贵,即便身体剧烈打着摆子,愣是咬着牙一言不发,捡起赵凤声刚才丢出的匕首,划破衬衣袖子,纽扣崩开,露出了胸前茂盛毛发和纹着的硕大骷髅头,拿碎布条使劲系好流血不止的位置,控制好出血量,阿春泛起狞色笑道:“小子,功夫不错,再来!”

    赵凤声情况比他好不了多少,突击刀正中手臂和胸口连接处,右手立刻变得绵软酸楚,哪怕举起武士刀都无能为力。

    叮!

    赵凤声随手丢掉了不太趁手的双刀,虽然武士刀的形状跟他的唐刀看起来大同小异,但无论是重量还是弧度都无法相提并论。高手厮杀,讲究的就是比拼细节,发力方式不一样,导致了结局天差地别,如果上一刻是自己惯用的唐刀,阿春早就变成了残联预备会员,后半辈子只能拄着单拐闯荡江湖。

    赵凤声掏出了腰间匕首,放到左手,嘴角勾勒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来就来!”

    笼子里比拼焦灼,外面人看的胆战心惊,申叶荣是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哪曾见过江湖中的拼杀,等到鲜血溅出笼子,申公子竟然有种呕吐的欲望,干呕了几口,赶紧喝光杯中茶水,脸色铁青道:“翟红兴,我去外面透透气,放心,今晚我肯定不会走,跟你一起背这口黑锅。”

    “申公子,亏你还是大老爷们,这么快就不行了?啧啧,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啊,竟然不如我一个寡妇心理承受能力强大,说出去,不怕别人笑话吗?”刘春香拿美目瞟了他一眼,表情和话语的鄙视味道十分强烈。

    “呵呵。申公子身娇肉贵,怎么能跟咱们这些粗人一样,第一次见到血腥场面,饶不了会引发身体不良反应,适应一会就好了。”翟红兴递给申叶荣一根大前门,双手恭敬点燃,笑道:“上一场申公子赢了两千万,这一次还没下注呢,趁这会俩人战成平手,不玩一把?”

    “翟爷,不能厚此薄彼啊,光给申公子打开后门,我们也得掺和一脚。”王禹明大大咧咧喊道。

    虽然翟红兴表面说两人不相伯仲,可明眼人瞬间看出其中猫腻,阿春只是一条腿受伤,赵凤声却是伤在右手和右腿,根本没有可比性。胜利天平快速向阿春倾斜,从五五开到四六开,然后四六开到三七开,假如脑子不傻,铁定会冲阿春下注。王禹明做人准则向来是无孔不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典型代表,既然见到翟红兴今天心情不错想做善财童子,他不介意分一杯羹。

    “可以。”翟红兴笑着点头道。

    “我压五百万,阿春胜!”王禹明阔气喊道。

    “切,五百万?身为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六百三十四章输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