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听到钱天瑜发出挑衅般的言辞,赵凤声有些纳闷。这位大小姐平时老好人一个,很少见她跟别人发起冲突,怎么今天突然转了性子,非要把人家大的小的一起踩?

    性生活不和谐导致内分泌失调?

    大姨妈凶猛来袭促使脾气暴躁?

    还是为了稳住自己,从而不惜使出各种手段笼络。

    赵凤声是个爱胡思乱想的家伙,琢磨了一圈,把原因定格在最后一条答案上面。

    因为距离省城太远,酒庄自备小型医护室,虽说看不了什么大病,但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还是具备。卢苑这种年纪的顽主,注重生活品质和安全问题,既要玩的尽兴,又要确保没有后顾之忧,他们这代人见过太多的风风雨雨,远比年轻人爱惜自己生命,赚不赚钱倒是其次,未雨绸缪才是最值得借鉴的优秀习惯。

    周明成被两位朋友抬到医护室,赵凤声也带着二妮前去包扎,小魔女三妮继续跟小纨绔贺余珊针尖对麦芒,你怼我一句,我咒你全家三代,像是斗鸡一样有来有往。钱天瑜坐在旁边,悠闲喝着咖啡,并不打算参战,坐等人家叫来老爹助阵。

    卢苑见到事情无法挽回,又考虑到自己刚坐上泰亨这条大船,为了前途着想,干脆将多年情谊弃之不理,甚至连一条通风报信的短信都懒得发,坐在钱天瑜对面,时不时交流商圈里的秘闻,来博取新钱总的好感。

    时间转瞬即逝,大概四十分钟,室外传来汽车接连的轰鸣声,贺余珊清楚自己老爹驾到,一蹦三尺高,冲着大刚叫嚣道:“想把姑奶奶抱上床是吧?好啊,我让我爸的手下好好伺候你,谁要是求饶谁就是孙子!”

    赵凤声陪着二妮刚从医护室包扎完毕,见状笑道:“我就说你长了一颗挨打的脑袋,谁遇见了都想踩一脚,得罪了小姑娘,等着被人家老爹揍吧。”

    大刚摸着寸头哈哈笑道:“操他娘的,帅也是一种罪过啊,大姑娘小媳妇上赶着倒贴,推都推不掉,老子晚上行行好,帮丫头上一堂生动的社会课和生理卫生课,顺便再赚她老爹点学费,既然是富二代,出手肯定大方,少一万块了老子拿他闺女顶账。”

    “卑鄙!”

    “无耻!”

    “人渣!”

    三位女性齐齐喊道。

    虽然所处同一阵营,但二妮三妮和钱天瑜同时选择唾弃队友,不屑与大流氓为伍。

    不到半分钟,贺余珊率领着十几号壮汉赶到大厅,手里拿着棒球棍和钢管等凶器,个个凶神恶煞,看起来盛气凌人。领头的是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横眉竖目,面相凶悍,眉毛中间有一块红色胎记,竖立,类似于一颗红枣,看着挺像是二郎神投胎转世,这人就是贺余珊的亲爹,贺三眼。

    每个人立足于社会,有各种方式,贺三眼就属于踩着灰色地带发家的典型代表,早年偷钢筋偷水泥,到了后期勾结国企员工,凭借侵吞国家财产迈入富豪行列,然后仰仗智商不俗的头脑,转行做医疗器械,一步一步走到上流社会。

    虽然功成名就,但贺三眼骨子里依旧是江湖风气,谁惹了他,喜欢拿拳头和武器讲道理,事闹大以后,托关系,找门路,拿钱活活砸的人家喘不过气,要让人家摊上官司才心满意足,绝对是睚眦必报的典型代表。

    贺余珊三言两语说明情况,指着脸上古井无波的赵凤声喊道:“爸,就是他!把周成明他们打成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六百五十四章贺三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