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等人赶到酒庄,已经是下午五点多。

    卢苑听说赵凤声领回来刑侦局如雷贯耳的张局,暂时把他划船出游的问题丢到了脚后跟,简直比见了亲老子还要热情,准备酒宴,备好上等茶叶香烟,在旁边不断热情寒暄。

    他们这个层次的商人,明白政府要员所具备的庞大能量,许多人就是背靠大树才得以摘到新鲜果实,拿地,拿工程,拿项目,资质和路子缺一不可。而且商人们最喜欢做政府项目,回款有保证,质检能玩猫腻,即便多出一点回扣,那也可以从其它方面找补回来,绝对是发家致富的一条通天捷径。

    在社会打拼,黑道白道不见得全部要混得风生水起,认识一两个关键人物给自己撑腰,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省刑侦局二把手,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刑侦这一块本职范围,假如是一位作风硬派的人坐上这把交椅,几乎能在省城混的风生水起。

    刑侦,不同于经侦,有的人或许不会涉及到经济犯罪,可谁能保证一辈子不会跟人发生摩擦?省城民风彪悍,常常一言不合就老拳问候,现在求不到没关系,为自己日后准备一条救生圈,那是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的后手。

    卢苑坐在张新海左边位置,搓着双手,脸上挂着一种春风拂面的笑容,“张局,初次跟您见面,不清楚您的口味,咱们晚上来点白酒还是葡萄酒?山珍和海味,您更喜欢哪一种,千万别见外。”

    张新海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一根黄鹤楼1916,虽然面带微笑,却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味道,“卢总,不用客气,我就是跟凤声过来打打秋风,以前跟他在一起时候,几个肉串和几瓶啤酒就能把我打发。抽你几根好烟,喝几杯好茶,已经挺知足了,如果再安排豪华盛宴,我就得从腰包掏钱了。”

    卢苑对于张新海的名头听过很多次,据说是油盐不进百毒不侵的顽固派,碍于名声远扬,卢苑也不敢表现的太过亲热,试探性问道:“那晚上咱们喝点白酒,再来点土特产尝尝?”

    酒文化,在华夏已经传承几千年,婚丧嫁娶,聚会赴宴,无论是什么场合,总能找到酒的影子。由于酒精能迅速麻痹人的大脑,酒能很好促进两个陌生人熟悉彼此,也能迅速拉近两人之间关系,成为宴席必备饮品。卢苑是商场老油条,清楚大部分中年人钟情于白酒,而且醉得越快,说话越能超出某些界限,这个提议,充分展示出卢苑社交的深厚功底。

    “客随主便。”张新海不冷不热道。

    赵凤声享受着一年抽不到一根的好烟,喝着几百块一两的茶叶,没觉得跟桃园街生活有啥本质区别,无非是茶叶浓郁,烟草香气醇厚,赵凤声还没上升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程度,感慨着这俩糟钱花的太不值当。

    一想到符永伟的尸体,赵凤声心里又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表情严肃问道:“卢总,我在湖对岸小树林发现了一具男尸,这才把张局喊来。那块地,虽然不是在您的酒庄范围,但仅仅隔着几百米之遥,您如果方便的话,看能否给警方提供一些重要线索。”

    男尸?!

    卢苑吓了一跳!

    心说怪不得张新海不请自来,原来自己酒庄附近发生了人命大案。

    卢苑皱着眉头沉思一阵子,小心说道:“湖对岸正在由政府投资建设一个景区,听说投了不少钱,我跟他们离得是不远,但没打过交道,具体情况或许还没你们了解得多,出现死尸,是不是应该去当地的承建公司询问情况?”

 &nb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六百六十章深仇大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