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东西酒吧现在正值黄金时间段,一位男歌手抱着木吉他走到演出台,坐在转椅上,指尖柔顺一扫,吉他特有的清动声音徐徐飘出,男歌手等待鼓手就位,互相竖起大拇指,唱出了一句onadarkdeserthighway。

    《加州旅馆》,一首经典的英文歌曲,世界传唱度最高的歌曲之一,当年火爆了整个乐坛,近几年却鲜有人问津。

    东西酒吧的客人大多是精英阶层,描龙画凤的地痞流氓很少光顾,一来是惧怕陈蛰熊名头,二来是消费较高,有那闲钱,早就能去ktv搂着妹子上下其手,何必在这望眼欲穿。高素质的顾客,迫使孟经理相对做出调整,正在演唱的驻唱歌手,是他从别的酒吧挖来的高人,梳着小辫,身材高瘦,极富文艺气息的打扮,再加上醇厚的嗓音和熟练的唱功,确实能俘获大量女人成为死忠粉。

    东西酒吧本来就靠着女人发财,有女人才能有男人,有男人才能日进斗金,引来腰间鼓鼓的凤求凰,何愁卖不出酒钱。

    关于符永伟的死因,两人的讨论暂时告一段落,赵凤声跟张新海举着啤酒对瓶豪饮,旁边放着两盒鲜红的中华,这是小鲁投桃报李送来的心意。赵凤声明白他工资不多,哪会占他便宜,掏出一张老人头塞进小鲁上衣口袋,可出身农村的小伙子执意不收,把钞票恭恭敬敬送回,脑袋晃得像是拨浪鼓,一转身,跑的无影无踪。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的善意,改变了他一辈子的人生轨迹,这一点做的很对我胃口,来,赵凤声,我敬你一杯。”张新海举起百威啤酒诚挚说道。

    赵凤声听他难得喊出自己名字,受宠若惊端起酒瓶,“领导,咋一听你要敬我酒,总感觉弄好了圈套让我钻呢?”

    “挺警觉嘛。”张新海喝掉半瓶啤酒,玩味一笑,“既然你都做好准备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啥玩意?”赵凤声被他的急转直下弄得猝不及防,顺便嗅到了一点点阴谋的味道。

    “丧尸药最大的卖家,就是你见过的山南佬韩森,据说咱们附近几个省,有百分之八十的毒品是经过他手转销到这里。你把他放虎归山,当然也该由你去亡羊补牢,不是有一句话叫做解铃还须系铃人嘛,你不去谁去。”张新海晃着瓶中的啤酒,嘴角挂有一抹促狭笑意。

    卧槽!绕了一大圈子,在这里等着?!

    赵凤声心说难怪你张局大晚上不回家抱着老婆热炕头,原来早就挖好了坑等着自己跳。韩森是啥级数的人物?全国警察都抓不住的超级毒枭,自己贸然送上门,估计人还没见到就赏几颗花生米尝尝。这和对付唐宏图翟红兴不一样,俩人虽说是江湖大佬,但有白道身份在那放着,不至于手段过于下作,再说身后有警方撑腰,赵凤声才敢去放手一搏。

    可韩森呢,本身就是全国著名通缉犯,人家才不屑跟你明争暗斗,只要发现一点端倪,掏出枪械直接一顿猛干,反正是掉脑袋的买卖,也不怕再欠一条人命债,赵凤声有九条命也不够挥霍。

    “领导,你到底盯着我多久了?上次你就想让我去跟毒枭拼命,几个月了,还没打算放过我?”赵凤声苦着脸道。

    “你可是向黑子带出来的精兵强将,难道怕一个战斗力平平的犯罪分子?”张新海鄙夷道。

    “大哥啊,战斗力平平,可人家小弟多啊,几十条枪顶住脑袋,你以为我是超人呢?!恶虎也架不住群狼!再说我以前就在边境当兵,对那帮王八蛋的手段领会深刻,不止是手枪和微冲,甚至腰里面随时揣着炸药。炸药懂不懂?开山用的,不是手雷,也不是雷管,炸一下成了肉沫了,连个囫囵的尸体都留不下,你想让我上演智取威虎山啊?我他娘的也不是杨子荣那块材料啊。”

&n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六百七十五章老司机套路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