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撇嘴道:“重担?这玩意跟我有啥关系,我可没答应你五天后去跟他们交易,坑,我帮你们挖好了,怎么填,是你们警察的事,总不能让我一个斗升小民每次在前面冲锋陷阵吧。你们死了能混个烈士,我嗝屁了,连个见义勇为都够呛,没准被报纸新闻写成毒贩和社会分子火拼,把老赵家也抹一层黑。到那时候,黄泥掉进裤裆里,谁来帮我洗刷清白,下了九泉都死不瞑目。领导,占便宜得适可而止,不能抓住一头驴往死里使唤,总得喂把草料,喘口气吧?”

    赵凤声发完一大串损人不利己的牢骚,无非是想坐地起价落地还钱,自己已经打定主意去将m1连根拔起,索要一些好处也是应该的。张副局长可是公安厅的实权人物,就算眼下捞不到钱财之类的实惠物件,能让张新海许一个承诺,或者记下一份人情,那也算没白忙活。

    张新海诡异笑了笑,看不出里面暗含的韵味,“我看过你的履历,曾经因击毙著名毒枭荣获过个人三等功,而且有多名战友死在缉毒一线,如果是别的案件,或许你会选择高高挂起,但涉及到毒贩,你恐怕比我还要愤慨。假如老向下午离开省城,晚上你别安排事,跟我一起去和禁毒局的老方碰个头,商议一下该如何布置,这次我们两个局一起出人出力,争取给你最大的安全保障。等到办完这个案子,别的我不敢保证,但以私人名义请你喝一顿大酒,怎么样?”

    “就这?”赵凤声显然对一顿酒的结果不太满意,嘴巴撅起老高。

    “你不是在帮我。”

    张新海语气忽然变得凝重,“而是在帮那些被毒品折磨到家破人亡的群体,包括每年倒在缉毒一线千千万万的战友。”

    赵凤声一时无法适应他的真情流露,没有再去锱铢必较。

    “你知道吗?缉毒警察是警队里死亡率最高的警种,没有之一,经常为了追踪线索,成年成月睡在车里,吃泡面,喝凉水,不少人都患上胃病。甚至在他们牺牲以后,警局也没有办法去给他们立碑,因为怕毒贩会对前去祭奠的亲友打击报复。生前籍籍无名,死后默默无闻,连名字都无法留下。记得辛弃疾写过一首词,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悠悠天地,奈何独立苍茫,满座衣冠尤胜雪,这就是缉毒警一生的写照。”

    张新海不知何时点燃了一根香烟,白雾缭绕,将一张憔悴的五官映衬地更加萧索。

    “谁共我,醉明月。”赵凤声轻声念出《贺新郎》里苍凉悲啼的结尾,回忆起跟他一起吃苦流汗倒在缉毒一线的战友,声音笑貌,犹如昨天。

    正当房间里陷入沉寂,大门突然一把被推开,步伐大刀阔斧的向双平首当其冲,国字脸,平头,大墨镜,看着跟黑社会大佬有几分相似之处。黑色不带有任何logo的短袖,将常年锻炼的好身材一览无余,向双平摘掉阻挡住锐气的墨镜,威严的五官更加犀利,当看到房内的两人,向双平死板僵硬的脸部肌肉突然发生变化,鬼魅一笑,“看不出还挺舍得下血本,竟然敢在西餐厅摆谱,是你老张买单还是小生子买单?这么给我老向面子。兄弟们,放开你们的裤腰带,准备吃丫一狠的!”

    曹北斗低着脑袋迈步进屋,头皮跟最上方的门框差不了几公分,刨去大皮靴增加的高度,怎么着也有一米九三左右,尤其是夸张到恐怖的肌肉,简直像一头荷尔蒙爆棚的雄性黑猩猩。仅就这幅身板而言,赛张飞,赢李逵,是东方人极其罕见的爆炸型身材。

    赵凤声站起身,刚想说点恭维话,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七百章谁共我醉明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