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翟红兴死了,死的窝囊,死的憋屈,他做梦也没想到会被一个无关轻重的角色割破喉咙。千算万算,翟红兴都没觉得自己会是失败的一方,或许是怨恨情绪太过积郁,他捂住喉咙,试图减缓鲜血流失的速度,等到再也无力用大脑指挥双手,翟红兴迟迟不肯闭上双眼,身体不断抽搐,这让赵凤声联想到小时候见过的杀猪场景,同样的鲜血喷溅,同样的奋起反抗,唯一不同的就是没有哀嚎如雷的喊叫。

    假如有轮回路,假如有奈何桥,翟红兴是否会一气之下摔了那碗孟婆汤?

    翟红兴这辈子称不上具有传奇色彩,因为他没有做出过轰轰烈烈的大事,只是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经营着江湖路,不豪迈,不豁达,跟那些豪气干云的前辈们云泥之别,很难叫后辈们争相膜拜。等到几十年以后,或许江湖率先将他淡忘,跟那些普通人一样,泯灭在历史尘埃。

    其实从翟红兴拔出刀子砍人的第一天起,他就明白善终对于自己而言是种奢侈,混江湖的人如同过江之鲫,有几人能出人头地,又有几人能够颐养天年,翟红兴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这个结局太过匪夷所思,甚至他神志清醒那一刻想起了泰亨的钱胖子,究竟谁更死得其所?

    肯定不是他翟红兴。

    翟红兴孤零零躺在那里,喉咙从鼓动渐渐平息,那双令无数人心惊胆战的眸子失去了焦距,望着白日青天,一片稚嫩的树叶从天而降,正巧落在他的额头中央,盖住了死不瞑目的双眼,似乎在为这位不甘平凡的男人祭奠最后一程。

    一辆破到不能再破的五菱荣光叮铃咣当进入院子,从警车里跳下来四位警察,见到眼前血流成河的惨状,又有人在那里虎视眈眈,还有一位手中匕首不断滴落鲜血的狠人,完全一副不怕警察的模样,四人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是附近乡里的派出所干警,接到报案,还以为是邻里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过来一看,没想到竟然是死伤无数的大案要案。早知道如此,也得多招呼点同事过来,带几把枪,或者穿上防爆装备,哪至于落入尴尬境地。

    领头干警硬起头皮掏出手铐,对手持凶器的秦冲厉声呵斥道:“你,放下武器!”

    秦冲依旧背对着警察,手刃仇人之后,冲赵凤声满足一笑,“当初我犯了大错,导致你和泰亨差点陷入万劫不复境地,今天我杀了翟红兴,也算是给你们有个交代。赵凤声,你说我仗不仗义?”

    “那得看对谁了,对于我和陈蛰熊,你有担当重情义,是条汉子,可对于你的家庭,你把他们弃之一旁,不管不顾,连畜生都不如。”赵凤声恨声道,杀人被警察抓个正着,最起码也得判个无期,即便在监狱里表现出色,获得减刑,出狱后也得五六十岁了,去哪孝敬老人照顾孩子?

    “那个人,快点放下你的武器!”干警们怕秦冲继续伤人,责任心迫使他们急速靠拢过去。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回头你给陈哥说一声,就说我秦冲报答了他的知遇之恩。如果有来生,我还愿意跟他做兄弟,但不会跟着他混江湖了。赵凤声,你是我为数不多想交心的人,可惜咱们俩相识不久,来不及做兄弟,人生苦短,来日方长,你多珍重。”秦冲说完发自肺腑的一番话,匕首反握,冲着自己心脏部位狠狠刺去!

    一片殷红骤然绽放。

    秦冲跌落在翟红兴旁边,嘴角挂有洒脱笑意。

    “何苦呢。”赵凤声扭过头,不忍心看见凄凉的一幕。

    “世上总有一种东西叫人不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七百六十三章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