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老街四害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团聚,几人谈笑风生,没有因为长时间的离别而产生距离感,大刚发泄完初见亮子时的怒气,开始变得勾肩搭背,你锤我一拳,我还你一脚,颇有点小夫妻之间打情骂俏的意思。

    其实大刚跟郭海亮年纪相当,家里仅仅隔着一堵墙,从学会走路起就一起为非作歹,到了小学又分在一个班,关系好的不能再好。赵凤声比他们小了两三岁,人家哪稀罕跟小屁孩玩,到了小学,他才从跟屁虫混进了核心队伍。大刚一个劲的埋怨亮子不仗义,完全是因为关系太好,他怕生子想不通,再嫉恨亮子,所以恨铁不成钢,想要用恶毒言语来平息生子怒火。

    见到兄弟姐妹齐聚一堂,大刚心里比谁都高兴,暴雨化为一缕缕春风,全身上下透着一股舒爽,可他自诩为桃园街头号猛男,最讨厌将情感外泄的娘炮,于是将老友重逢的喜悦深深埋在心里,翘起二郎腿,满不在乎道:“说说看吧,你这几年干了啥,看你又是名牌衣服又是保镖,混得不错?”

    郭海亮挥手示意三名属下退出屋子,亲自关好像是三合板做成的破烂房门,转身,低声道:“一言难尽,反正我这次富裕不少时间,改天在跟你们慢慢聊。”

    “别几把吊人胃口,快说。”大刚一脸不耐烦道。

    “亮子哥,你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事,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武云?”二妮柔声问道,光听称谓,她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生疏。

    “好。”

    郭海亮向来对这位小妹言听计从,坐在没有靠背的椅子上,身体前倾,十指交叉,缓缓说道:“当初咱们融资,确实太过激进,当我意识到风险来临时,却已经深陷泥潭。一开始,咱们用大批资金接了南方佬的楼盘,原本想大赚一笔,可是那栋小产权的烂尾楼还有其它的债权纠纷,根本没时间容咱们脱手。碰巧那会银行出台一系列政策,不允许给房地产贷款,这一下就把我逼入绝境,连抵押贷款的机会都没有。紧跟着,跟我关系不错的银行行长被双规,有一笔钱是以他个人名义放进了企业,焦化厂,橡胶厂,还有一个好像是玻璃厂,中间的桥塌了,无凭无据,就算我能找到他们,那些老板们也不会吐出咽进肚子里的好处。那会也不知道是谁放出的风,说我塌锅了,放钱和没放钱的都接到了消息,高利贷找我,经侦找我,一天之内像是天崩地裂了一样。所以我找生子拿了一笔钱,先安抚好警方,然后出去避避风头,顺便等时机,等到房地产回暖,再继续找钱把烂尾楼重新盖好,那时候咱们兄弟们就能重整旗鼓。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四年。”

    “有难处为啥不给我们说?跟他娘人间蒸发了一样,害得我和生子以为你被人沉到河里喂鱼了。”大刚埋怨道。

    “没用的,那会谁也帮不了我,跟你们开口,反而会连累你们跟我一起遭罪。”郭海亮叹了一口气,眼中浮现出大起大落后的平淡,继续说道:“自从离开武云,我就明白了丧家之犬的含义,跑到南方小城市窝着,每天昼伏夜出,一天只吃一顿饭,倒不是怕警察,而是怕那些追债人过来砍死我。活的比狗还不如,每天做着同样的噩梦,梦到我被人从十几层楼摔下去,粉身碎骨。”

    “你以为你跑了,他们不会找你的家里人?如果不是我跟生子强行护着你爸妈,说句不好听的话,老两口早被人弄死了。那会刘大脑袋带人去抄你们家,乌压压一票人,我挨了两刀,生子挨了五刀,若不是他怕闹出人命,我们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七百六十五章利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