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司机班一片太平迹象,没有因为公司震荡而波及在内。他们全是待遇垫底的上班族,靠手艺吃饭,在泰亨给人开车,去了别处也是给人开车,工作性质没任何区别,关心的无非是薪酬和工作强度性价比,泰亨倒闭了,他们饿不死,所以不能怪这帮糙老爷们没有归属感,只是人性而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绝大部分都一样。

    当赵凤声说完离职的消息,众人挨个过来寒暄,只是话里话外少了一股人情味。

    同事中也就马陆显得恋恋不舍,抓住赵凤声手臂说道:“老赵,你这送财童子一走,我以后伙食费可就缩水了,去夜店也只敢喝啤酒了,真不舍得啊。跳槽去哪家公司,吱一声,兄弟也跟着你一块去,工资少点都没关系,只要你老赵天天跟我耍牌就行。”

    赵凤声出了名的逢赌必输,不奉献一两张老人头绝不收手。马陆有点市井中的小聪明,牌技也不错,所以赵凤声几乎每次输的钱都进入了他的腰包,作为直接受益者,马陆当然不舍得他走,脸上那种不舍,跟对待初恋女友分手时一样浓郁。

    “我回武云,想出门散心的话可以直接找我,管吃管玩管住,特殊要求也能满足。”赵凤声笑眯眯说道,他喜欢交朋友,无论三教九流还是牛鬼蛇神,从不会因为身份地位去特殊对待,邀请函,发自肺腑。

    “好嘞老赵,一看你就是敞亮人,听说武云出美女,放假了真得去咣咣。啥也不说了,晚上我安排,麻辣烫,大伙都去为老赵送行。”马陆拍着胸脯豪爽道。

    嗓门不小,可惜没人符合,众人各忙各的,显然对送行宴不怎么感兴趣。

    “有这份心意就行,不用破费了,大家有缘再见。”赵凤声拍了拍马陆肩头,转身离开。

    世上永远不缺少见利忘义和薄情寡义之辈,马陆忘记了东西酒吧的临阵脱逃,众人们也不清楚前一段公司发放的高额奖金是由赵凤声争取而来。司机班经常更换人员,君子之交淡如水,陌路人之间更是连淡如水都称不上,顶多打牌时说几句闲话,其它时间各忙各的,反而不如学校生涯的人情浓厚。

    看到同事们连一句再见都要吝啬,赵凤声不悲不喜,既然他们选择了跟自己疏远,热脸贴冷屁股也没什么意思,大不了以后相逢是路人,各走各的道。

    一场简单的告别会结束,赵凤声琢磨钱天瑜应该在办公室,于是进入电梯,按下了最高一层按钮。

    坐在前台的妖娆秘书对他相当熟悉,没有阻拦,直接放行,嘴角还挂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似乎对这位沧桑小弟弟和领导之间的关系了然于胸。赵凤声瞥了一眼每次相遇都会心跳加速的“神器”,依旧雄伟震撼,悄悄咽了一口唾沫,叩响了办公室大门。

    铛铛铛。

    “进。”钱天瑜的声音简单而干练。

    推开门,钱天瑜正一脸冷色对着电脑发呆,有七八分冰山女总裁风采。

    其实早在她刚踏入泰亨第一天开始,就以冷峻和霸道的形象示人,对自己苛刻,对下属严厉,自律性极强。赵凤声初次跟她相识那会,也没瞧见过啥好脸色,等到一次次故事发生,两人从陌生到熟悉,钱天瑜才慢慢转变了态度,将心里面隐藏的那位外冷内热的小公主彻底释放。也许是钱宗望的言传身教,使她懂得人心险恶的道理,但一位心智不成熟的小女孩不会世故,只好封锁住自己内心,尽量避免遭受外界带来的伤害,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七百七十七章辞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