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何山洛捅死牛老八的事情,发生在几年之前,那会老街四害聚在一起,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小痞子,憧憬英雄,膜拜大哥,浸染在江湖大染缸里,自然听说过震惊武云的大案。

    当时鬼狼爷还是一枚默默无闻的小卒,江湖里只有牛老八和唐宏图两位大哥较为耀眼,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以区为界限,各自招兵买马,井水不犯河水。只不过相比于唐宏图的步步为营豪迈大气,牛老八做事较为跋扈,动不动就将人整的死去活来,抢劫,强奸,索要保护费,无恶不作,就连自己兄弟老婆都不放过,口碑跟重情重义的唐宏图无法相提并论。

    何山洛作为新一辈的佼佼者,为了争夺利润和地盘,跟牛老八结下梁子,先是小打小闹,后来伤了人,动了真怒,一场新人和前辈的交锋自然不可避免。

    何山洛站到了最后,却无法笑到最后,几个案犯全部落入法网,由于致命一刀不是他捅的,逃过一劫,仅以故意伤害罪判了几年。武云江湖经过岁月洗涤,早就模糊了牛老八的影子,但当初除去江湖最大祸害的和尚,让人记忆深刻,虽然短暂的令人惋惜,犹如昙花一现。

    “和尚进去的时候,咱们还在小粉屋给人看场子呢,你怎么会跟他认识?”郭海亮狐疑问道。

    “他跟肖贵关系不错,俩人称兄道弟,再说咱都是老乡,相互扶持一下不是应该的吗?”赵凤声倒没觉得有多大问题,虽然他以前也质疑过何山洛别有用心,但人家好像从未设计过自己,反倒处处帮忙,有种大哥照顾小弟的感觉,那抹疑虑也就随风而去。

    “肖贵?”

    郭海亮自言自语反复嘀咕这两个字,眉毛间距更加紧凑,可以媲美钢琴家的修长手指在膝盖不断敲打,“那也不对,肖贵出道的时候,何山洛已经是江湖有名的人物,等到肖贵在江湖站稳脚跟,何山洛早就在监狱里服刑。两人差了好几年,并没有交叉的时间点,怎么会像你所说的称兄道弟?”

    出来混,最重辈分礼数,这当然不是按照年纪分出谁大谁小,而是依照出道时间和跟了哪位大哥。肖贵年纪能跟何山洛划上平辈,即便小,也小不了十岁,可他出道较晚,大部分时间是在军营和机关里度过,何山洛从小就吃江湖饭,俩人别说一辈,差了三辈五辈都有可能。

    赵凤声也觉得有点不大对劲,神情肃穆道:“你怀疑何山洛在说谎?”

    “一个在本市靠着逞勇斗狠的混子,住了几年大狱,摇身一变成为开会所的大老板,你不觉得蹊跷么?”郭海亮盯着窗外亮起辉煌灯火的大厦,双手插兜,沉声道:“和尚咱们都不陌生,这人如果真有唐宏图那两把刷子,何至于蹲监狱?说白了,没人脉,没资金,没背景,仅凭一腔血勇,能够在水深的江湖捞一口饭吃,后面如果没有人扶持,我绝对不信。”

    “老何说有位狱友是他贵人,帮他在省城站稳脚跟,至于具体细节,我没问,他也没说。不过有几次我碰到难事,老何都会伸出手雪中送炭,不像是敌对态度。”赵凤声缓缓摇头道。

    郭海亮诡异一笑,月光洒在蜡黄脸庞显得有些惊悚,“没有利益纠缠的合作,我从来持怀疑态度。何山洛具备什么样的潜力?一没学历,二没智商,三没人手,四没关系,卖命都轮不到一个中年大叔上场,换做是你,会将他视为合作伙伴么,还把一处高档会所交给他打理,疯了?”

    “你的意思是?……”赵凤声望着比他低了几公分的亮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七百八十九章大白天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