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突然感到疲倦不断侵蚀大脑和身体,四肢乏力,脑袋晕晕乎乎,干脆靠在车窗闭起了双眼。

    他累了。

    省城半年多的风雨飘摇,赵凤声肯定不是笑到最后的赢家,本职工作没少做,闲事也没少管,庄晓楼,田浩,林德前,翟红兴,哪个不得全力以赴对待?除去在校园里清净了一段日子,其它时间基本在心力交瘁中度过,斗智,角力,生死一线间,能够完好无损活到现在,大部分功劳要靠祖上积德。

    弦紧了得松,否则容易崩断,赵凤声此刻就像是一架拉开许久的牛角弓,渐渐出现力竭状态。

    郭海亮目睹着好兄弟颓败模样,于心不忍,他最清楚生子的辛酸苦辣,也明白那些不足为人道的前尘旧事,郭海亮点了两根黄鹤楼1916,放到赵凤声嘴边一根,笑道:“别想那么多,抽根烟提提神。咱几个最苦的日子都熬过来了,哪能跌到在半路上,挺住,咱兄妹几个都在呢,实在不行就回家种地,大城市再好,哪有家里逍遥自在,等到咱们都有孩子了,守着他们慢慢长大,那不是你最梦寐以求的生活么?”

    赵凤声下意识咬住过滤嘴,睁开充满血丝的眸子,揉着额头,轻声道:“我一直在想雷斯年那王八蛋为啥不斩草除根,净干些下三滥勾当。去年他派人收买了严猛,布置一个圈套把刚子的棺材本给坑光了,然后又朝女神姑姑下手,险些将小姑的上市公司毁于一旦,到了省城,又要图谋泰亨,千方百计要把我身边人祸害。亮子,你说雷斯年干嘛不直接对我动手,非要迁怒于别人?”

    “很简单。”郭海亮微微一笑,道:“因为雷斯年不敢杀你。”

    “我没觉得他有那么胆小。”赵凤声想起雷斯年做过的种种事迹,摇头否定道。

    “历来皇子们争夺皇位,都会有谋臣在后面运筹帷幄,斩草除根?谁不想,可上面有位神通广大的九五之尊盯着,又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拖进万丈深渊,陷入万劫不复境地。你跟雷斯年两人的情况,相当于皇子夺嫡,只要老太婆活一天,雷斯年就不敢轻举妄动。他所使用出的手段,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怕你出头,怕你上位,怕你有实力跟他唱对台戏,所以才要将你身边交好的人,用经济手法制裁,避免你有崭露头角的机会。这是商界高人惯用伎俩,多领会几次,就能举一反三了。”郭海亮用土到掉渣的姿势夹住香烟,不太出彩的眸子此刻显得神采奕奕。

    “头疼。”赵凤声使劲按向太阳穴,漫不经心吐出烟雾,“照这么分析,雷斯年下一个目标,该轮到你了?”

    “变聪明了?”

    郭海亮无所谓笑了笑,“政治和商业都存在地域性和排他性,雷斯年的手再长,也伸不到澳门,别看那里只是弹丸之地,但鱼龙混杂,诸天神佛各显神通,龙?得趴着,虎也得卧着,轮不到雷斯年撒野。我的老丈人是当地有名的权势人家,能允许一个内地商贾迫害他的乘龙快婿吗?好好想一想你自己以后的路,不用为我操心。”

    “那你一直留在澳门,不回来了?”兄弟四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赵凤声可不想变成短暂如昙花一现。

    “看情况吧,说不好。”郭海亮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赵凤声缩了缩脖子,靠在窗脚处一副生无可恋的嘴脸,碎碎念着,“老子又不想跟雷斯年争夺家产,他有钱是他们雷家的事,跟我有他妈啥关系!逼急了老子,绑一圈炸药跟那老小子同归于尽,看谁后悔。”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七百九十三章十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