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崔亚卿缓缓睁开双眼,望着陌生却又奢华的房顶,恍惚失神。

    黄酒的后劲很大,她喝的速度又快,几乎在半个小时内喝掉两斤黄酒和三瓶劲酒,搭配着几瓶誉为失身罪魁祸首的红牛,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失忆现象。依稀记得在饭店门口跟一个男子发生争执,好像还见到了情敌罗弦月,至于之后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了。

    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崔亚卿第一反应是摸向衣服,害怕被色狼占了便宜。

    触手一片柔滑,竟然只穿了内衣躺在床上。

    似乎每个女人遇到这种尴尬时刻,都会下意识将被子裹住娇躯,崔亚卿也不例外,双手抓住蚕丝被的边角,不顾头脑眩晕,后背奋力靠向床头,努力寻找着能够给她带来安全感的港湾。

    “醒了?”

    罗弦月端着一个茶杯走入屋内,白色长裙,素面朝天,本来是挺随意的居家服饰,却被她穿出卓尔不群的仙姿妙态。

    “真的是你?”崔亚卿望着像是从画卷走出来的典雅女人,不可思议问道。

    大脑还在被酒精侵蚀,她原以为昨晚的插曲是一场噩梦。自从离开武云之后,崔亚卿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赵凤声,梦到罗弦月,梦到一个相貌朦胧的小男孩,三人组成了令她撕心裂肺的梦魇,白天夜晚都在扰乱着她的生活。在酒精的迷醉中,梦境和现实几乎已经分辨不清。

    “黄酒喝多了很难受,这是蜂蜜水,专门用来解除黄酒的后劲,我们家世世代代在江南居住,清楚怎么对付黄酒,你喝一杯,很管用的。”罗弦月将茶杯递给她,坐在床边,微笑不语。

    崔亚卿倒不认为罗弦月会害她,如果想下手,她就不会安安全全躺在床上,一口气将温度舒适的蜂蜜水喝完,嗓子的灼烧感渐渐消退,崔亚卿疑惑问道:“荣城是你的家?”

    “对。从我记事起,我们家就在荣城居住。你不好好跟赵凤声去度蜜月,怎么自己跑到江南来玩了?”罗弦月好奇问道。

    其实她喜欢称呼赵凤声为小凤声,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是赵凤声时辰晚了一个小时。那会罗弦月跟他相识,还处于调皮的年纪,所以自作主张当起了姐姐,喜欢以长辈的姿态去寻求特殊的撒娇。但当着人家媳妇的面,罗弦月刻意收敛起顺口的称谓,算是让双方都避免尴尬。

    “我……”崔亚卿不知该如何去叙述自己的行为,吞吞吐吐,逃跑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不会逃婚了吧?”罗弦月能够以二十五岁的年纪,成为罗家的管理者之一,智商和情商均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察觉到崔亚卿的纠结,再联想到一个人跑到千里之外的江南,结果也就不难猜测。

    “是。”崔亚卿也不是普通女人,性格跟男人大同小异,既然对方猜到了,那她干脆大大方方承认,将水杯放置到床头柜,脸色黯淡说道:“那天你走了之后,我就买了张南下的车票,走了十几座城市,没想到在荣城能够遇到你。”

    “逃婚?是因为你接受不了燕雀?”罗弦月眨着清澈如水的眸子问道。

    “如果是你,你能够接受吗?”崔亚卿反问道。

    “不能。”罗弦月果断摇头,“或许我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会更加偏执一些,疯掉,出家,爆揍赵凤声一顿?说不准。我觉得按照你的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八百六十六章荣城罗家(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