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自来熟性格,又没什么高高在上的架子,不到三天,就跟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实村民混成了朋友。

    拎着菜刀的大叔名叫牛富友,是村子里唯一会下围棋的“高人”。那次富友叔研究棋谱时,赵凤声在旁边瞎掰了几句,酷爱围棋富友叔顿时将他视为知己,如今的年轻人有几个围棋高手,所以富友叔不仅邀请他到家里做客,还将自己宝贝女儿牛桂冬介绍给城市来的客人,隐隐有做媒牵线的意思。

    牛桂香今年才二十岁,按说正是美丽动人的年纪,可小妹妹完全继承了老爹的优良基因,龅牙,绿豆眼,还有张能跟麻将媲美的国字脸。赵凤声望着手臂汗毛跟自己腿毛有的一拼的农村大妞,急忙宣称自己结了婚,富友叔扼腕叹息,称自己错过了一位堪比伯牙子期的好女婿。

    看到富友叔跟村民发生冲突,赵凤声怎能坐视不理,大步跑上前,抱住了如同蛮牛发春一样的庄稼汉,顺便将锈迹斑斑的菜刀丢到旁边,问道:“咋了叔,干嘛发那么大火,都是街里街坊的,没必要动刀子吧?”

    富友叔死死瞪着躲到几十米开外的年轻人,一边挣脱赵凤声控制,一边喘着粗气喊道:“你别拽我!让我砍死那个混逑!娘脚皮皮接,造你死怪!”

    赵凤声在村子里混了几天,倒是能听懂富友叔在骂难听话。心说难道牛桂冬被那小子霸王硬上弓了?可这也不是坏事啊,正相反,乃是天大的好事啊,按照你家闺女的外貌发展路线,极有可能砸在手里,嫁妆备上几十万,都不一定能够招到乘龙快婿,不如顺水推舟,便宜了乡里乡亲,促成一桩美好姻缘。

    “富友叔,动气,动怒,也不能动刀啊,万一真砍死人了,您也得杀人偿命。来坐这歇会,喝杯茶,抽袋烟,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赵凤声想掏出香烟平息怒火,一摸兜,才发现中华烟落在了老爷子那里。

    “我嫌家里的院子不够宽敞,叫来了亲戚朋友帮忙,想扩一扩院子,可这混逑说我挡了牛角村的风水,把我辛辛苦苦刚盖好的院墙给推倒了!牛角村这几百年,就没出过一个能人,官最大的,只不过是镇上的小主任,命最长的,也顶多活到八十多岁,屁个风水!”富友叔气呼呼喊道。

    越是偏僻山区,越是对风水玄学顶礼膜拜,因为多年的传承,积淀成大量神秘文化现象,仅用科学是无法解释清楚,况且这里的村民又不怎么了解科学,久而久之,人们对无法窥探的神秘文化形成了盲从心理,不管婚丧嫁娶,还是修房修路,都要请高人来占卜测卦,祈求平安,庇佑家人,成为一种习惯。

    富友叔杀猪出身,性格暴戾,早些年死了爹娘,后来媳妇也在桂冬出生时难产离世,一个人辛辛苦苦把女儿拉扯大,过得含辛茹苦。生活的坎坷磨难,使得牛富友不敬鬼神不畏天地,平时说话肆无忌惮,上敢咒骂玉皇大帝祖宗,下敢问候地藏菩萨老娘,用他的话说,老子烂命一条,死了就是赚了,省的白在阳间受罪。人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谁敢跟他叫板?是村里有名的愣头青,方圆十里无人敢惹。

    赵凤声看向牛富友的院子,发现他家扩建后,确实占据了一部分公用土路,使得一气贯通的风水走势出现了偏差,变成了七拐八拐的弯路。况且他家院墙修的比邻居家院墙高了半米,这在阳宅格局来讲,是损妻克子的祸事,初涉风水的学徒都懂。挡了整个村子的风水,又要害得邻居家破人亡,怪不得别人推他家墙。

    被拿刀追着满街跑的小伙子发现牛富友没有动手的征兆,躲在大树旁边喘匀了气,大喊道:“你早晨刚把院墙垒了一面,俺妈就病倒在床上了,刘半仙说是你家院墙挡了俺家风水,太阳照不到,阴气太盛,邪气作祟,所以俺妈才一病不起。好好跟你说,你又不答应,俺为了俺妈,不得已才推了你家的院墙。富友叔,咱邻居这么多年了,平时欺负俺家,也就算了,可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就不能通情达理一次?!”

    阴气太盛?邪气作祟?

    即便赵凤声属于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差等生,依旧笑的肚子疼。

    风水格局又不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哪能分分钟就能见效?不管是好是坏,都需要日积月累慢慢囤积。敢说出这话,想必也不是什么风水大家,更别提半仙的称谓了。

    “你那意思,我牛富友不通情达理了?!”牛富友的脾气一点就着,也不管对方在不在理,只要有一句不爱听的,稍微不如意,就想拿出刀子比划。

    “富友叔,稍安勿躁。”赵凤声听小伙子喊得可怜巴巴,动了恻隐之心,宽慰道:“风水这东西,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有些祖宗传来的东西,确实存在合理性。我师父研究了风水堪舆几十年,不敢说精通,但也略懂一二。人如果想成功,先天风水和后天风水,缺一不可,这就是所谓的命。”

    “咋着,听这意思,你也懂风水?”牛富友对于棋力强健的小棋友,还是保持着一定的友好态度,没有立即拔刀相向,只是语气中夹杂了一丝不满,眼神变得咄咄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八百七十章半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