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韦八亢吃饭的速度很慢,喝酒的速度也很慢,不像西北大汉那样狼吞虎咽,弯刀娴熟地从骨头夹缝中剔出小块肉,以极慢的速度放进嘴里,然后浅浅喝一口酒,整个过程如同大家闺秀一样雅致。

    其他人就没那么文质彬彬了,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尽显西北爷们豪气。

    牛黑心伺候好这帮大爷,没跟他们一同吃喝,而是起身告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黑哥,你回来了?”躺在床板上的秃娃子见到老大出现,急忙站起身,由于刚才正兴致勃勃观看爱情动作片,导致胯下搭起了凸起帐篷,幸好裤裆拉链比较结实,要不然得用老二来迎接老大。

    牛黑柱脑子里正想着事,对属下的丑陋姿态视若无睹,躺到木板搭制的单人床,单手盘弄脖子间的玉佛,望着天花板怔怔出神。

    “黑哥,你脸咋弄得,难道那帮大爷对你动手了?”秃娃子瞧见老大脸颊鼓起红肿一片,坐到床边关切问道。

    韦八亢每次来到砖窑,都由牛黑柱亲自招待。韦老八什么货色?牛黑柱心知肚明,一言不合就敢把人往死里弄的狠人,假如手下真的触犯了他,自己也得跟着倒霉,不如腿脚麻利一点,把人家舒舒服服伺候好,还能捞一笔辛苦钱。所以每次韦八亢进入西北通道,牛黑柱就让工人们歇息几天,只留下心腹在窑里干活,其他人则一律回避。

    秃娃子只是远远见过韦八亢几次,听老大说是来自戈壁滩的大人物,从动辄百十万的豪车分析,秃娃子清楚自己跟人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有一次,秃娃子还看到老大跪在那里给人家磕头,脑门都磕出了血,人家依旧不为所动,吐了口痰,说了句滚,自家老大还在那感激涕零地表达谢意。

    牛黑心是谁?卧牛镇的霸王啊,全镇上上下下,谁敢惹?可见了那人也得当孙子。秃娃子不傻,按照江湖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大象吃老虎,老虎吃鸡,自己这只小虫子,就别去找不痛快了,干脆离远点,老老实实拿着大几千的工资过日子。

    有钱赚,不见得有命花,反正秃娃子对现如今的收入很满意,七八千块,比城里某些白领收入都高,想喝酒就喝酒,想进寡妇门就进寡妇门,完事后扔出一两百块钱,那帮表面贞洁内心放荡的娘们,直接把你当大爷供着,恨不得再给你生个娃。

    牛角村不比那些重要城市边缘的乡村,是贫困县中的贫困镇,贫困镇中的贫困村,普通村民紧靠种地和放羊为生,一年到头也赚不了五千块,像秃娃子这种年收入达到六位数的富翁,屈指可数,只要他想,别说三四十岁的寡妇,就连二十岁的黄花闺女都能手到擒来。于是秃娃子很珍惜眼前的机会,本着小富即安的心态,老老实实当好爪牙恶犬。

    “没事。”牛黑柱心不在焉回答道,塞满泥垢的指尖在膝盖不停敲打,“天黑了再去弄五只羊,记得不要超过三岁的,最好是羊羔,越肥越好。蔬菜和水果也要,别管什么品种,都弄来一些。这帮爷爷还得住几天,咱得鞍前马后伺候着,叫兄弟们待在窑洞里别挪窝,哪怕拉肚子,也得给我窜到裤裆里,谁敢迈出窑洞一步,别怪我心黑手辣打断他的腿!”

    秃娃子听老大说的瘆人,缩了缩脖子,悄悄问道:“黑哥,那帮人到底啥来路?”

    “最好别问,问了你也没听说过。你就把他们当成阎王爷座下的黑白无常,碰见了就得嗝屁着凉,懂了不?!”牛黑柱瞪眼道。

&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八百七十二章秃娃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