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许丹河平日里以女强人形象著称,言辞锋利,作风强硬,尝尝一言不合就将属下骂的狗血淋头。她今天故意刁难三人,却并非完全是脾气使然,负责公司日常事务的总部二把手要来公司视察,偏偏财务出了点小问题,查不到还好,一旦被揪住小辫子,自己这个分公司经理难辞其咎,很有可能跟百万级年薪说声拜拜,多年努力化为泡影。

    还有昨晚老公跟女下属的暧昧短信,像是一根针,无时无刻刺痛着她的内心。

    都说男人有中年危机,其实女人的中年危机更加强烈,昭华凋谢,容貌不复,老公的事业却在蒸蒸日上,处于男人黄金巅峰时期,得时常怀着一颗做贼的心,提防小三小四把正宫位置夺走。再加上子女早恋问题和惨不忍睹的学习成绩,任哪位母亲也不会有好心情,不敢对着家中栋梁的丈夫宣泄,只好将臭脾气带到公司之中。

    “算了亮子,这大姐好像更年期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头你跟朋友说一声,等人家气消了,咱们再过来上班,要不然你朋友夹在中间太难做了。”赵凤声在亮子耳边嘀咕道。

    只要不触碰赵凤声逆鳞,他几乎没什么底线可言,多年社会底层生活,打磨出能忍辱负重的性格,而且善于体谅他人,能够做到宽宏大量的程度。不就难听话么,早就习惯了,混社会时候,每天不得听百八十回?其实痞子之间,哪有那么多仇恨和利益纠缠,许多冲突的起因,往往是由一句干你娘引起,继而引发械斗,等到了派出所,才发现不过是多瞪了几眼或者是踩脚之类的芝麻小事。

    “你说谁更年期?!”许丹河眼睛一瞪,气势更加凌冽。至于赵凤声说的其它话语,许丹河没有听清楚,但是四十多岁的女人,对这更年期几个字眼尤为敏感。

    “领导,我说的是生理期,你听错了吧?”赵凤声试图打着哈哈糊弄过去,连大姐的称谓都不敢提了。

    “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乡下人,屁本事没有,嘴巴倒是又叼又毒!你们爹妈怎么教育你们的?对了,看你们撒野的劲头,想必没人管教吧?哼!一群靠力气吃饭的下等人,永远都不会出人头地,回去种你们庄稼吧,否则把你们全部抓进派出所,赶紧滚蛋!”许丹河气势汹汹喊道。

    别看郭海亮身材在老街四害里最为孱弱,但气性却不小,尤其看不得跳梁小丑在他面前作威作福。

    郭海亮慢悠悠点燃一根烟,嚣张地往许丹河脸上喷去,笑道:“在我看来,出口伤人跟持械伤人同罪,一个伤的是肉体,一个伤的是自尊,所造成的伤害不可估量,万一把被害者气出脑淤血和心脏病,跟故意杀人又有什么区别?我穿什么衣服,是我自己的权力,法律法规哪条规定穿低档货犯法了?再说你们公司也没挂有求职者不得入内等招牌。大姐,千万别仗着权势瞧不起普通百姓,都是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养大的,你有什么资格把我纳入下等人行列?”

    “我爷爷是农民,我奶奶是农民,我父亲母亲虽然不是农民,可他们是农民养大的,我们扛着锄头靠劳动吃饭,又有什么可耻了?还未请教,您家里以前都是干嘛的,难道都是高高在上的地主阶级?或者是皇亲国戚?那可不得了,是不是得尊称一句您公主或者格格?”

    “想报警?好啊,你不想报我还想报呢,侮辱罪懂么?就让我给您普及一下法律知识,使用暴力或者以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叫做侮辱罪。现在在场有十几人,您当着他们的面,侵犯了我们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正好符合犯罪特征。犯侮辱罪,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等待法律公正裁决吧。”

    郭海亮语速很快,字字清晰,在大场面左右逢源,练就出不俗口才。

  &nbs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九百一十四章更年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