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面馆生意相当火爆,赵凤声喝下两瓶啤酒的功夫,已经迎来送往了十几桌客人,即便如此,依旧还有人排在门口等待,一股不吃到面条誓不罢休的架势。

    赵凤声对面食谈不上钟情,也无所谓厌恶,当汤清味醇的面条端上桌,对食物较为挑剔的他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挑起光滑又带有韧性的面条放入口中,小麦原有的香味跟牛肉香气似乎融为一体,又交相辉映,使赵凤声忍不住回忆起小时候的味道。

    “我说这么晚了还有人排队,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赵凤声啧啧叹道,继续狼吞虎咽。

    “这家是二十多年的老店,炖牛肉的老汤自从开业那天就没倒掉过,曾经有人开价三十万,只为买那锅老汤,可店主丝毫不妥协,把老汤看的跟孩子一样重要。不止是肉汤,面粉,葱,辣椒,全部精挑细选,严格把关,别看小小的一碗面,它的配料却来自不同省份,我觉得老板好像有些强迫症,要不然怎么会如此挑剔?有的食客说能从这碗面里吃出幸福的味道,我却没那种感觉,反而觉得纯天然小麦口感略带酸涩,所以往往只喝汤,不吃面。”十六挑起面条,又轻轻放下,面部充斥着黯淡表情。

    “你经常一个人来吃吧?”赵凤声猜测道。

    “嗯,他忙,忙的昏天黑地,忙到没时间吃饭,能见他一面就算是奢侈,更别提安安静静享受一顿晚餐。”十六轻轻说道。

    口中的他,每次谈论时,比起未经加工的小麦还要酸涩。

    “吃什么不重要,跟谁吃很重要。找个能管你一辈子饭吃的人很容易,却很难找到位能陪你吃一辈子饭的人,对吧?”赵凤声微笑道,话里有种循循诱拐良家妇女的意味。

    两人共同经历过生死,关系自然会比酒肉朋友强出一大截,所以赵凤声不怕她翻脸,始终在诱导她说出有关雷斯年的只字片语。

    “废话真多,吃你的面!”十六瞪了他一眼。

    不上套。

    赵凤声悻悻然揉揉鼻子,对旁边坐着愣神的牛擎苍问道:“再来一碗?”

    牛娃子消灭食物的能力跟傻小子有的一拼,三四两的面,几乎用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丢进肚里,完事还拿筷子在花生米盘子里来回晃悠,时不时夹出一颗,打打牙祭。

    “不了,阿达说吃饭要吃八分饱,否则对身体不好。”牛娃子灿然一笑,牙缝里的葱花异常醒目。

    “你阿达年纪大了,新陈代谢慢,你刚二十出头,就算吞进半拉牛,第二天照样屁事没有,怕什么,吃!”

    既然人家将孩子托付自己手里,这就是信任和责任,赵凤声可不想委屈牛家独苗一星半点,万一牛娃子回去说吃不饱,按照牛老汉护犊子的性格,还不得赏自己几烟袋?一想到沉甸甸的大烟袋锅,赵凤声总感觉头皮发麻。

    “老板,再来两碗。”牛娃子美滋滋笑道。

    十六喝了几口面汤,放下汤勺,将嘴边油渍擦掉,说道:“你来雍城,是暂居还是定居?”

    “没准,看心情吧,走一步算一步,目前的理想是饿不死。”赵凤声大大咧咧回答道。

    “怎么会选择送外卖?”十六望着那身黄衫,眉头微皱。

    “一无是处的刁民,难道还要自己开公司?我们俩没背景,没靠山,没资金,没学历,只有一把傻力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九百三十章请客(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