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杜倩敢在家里跟赵凤声明目张胆坐下来品酒,就是认定丈夫不会回家。孟祥伟一年到头也照不了几次面,有时过年都在外地,况且两人刚生完气,按照以前的经验,怎么也得消停一阵子才会回家。

    “不会那么巧吧?你叫了别的外卖吗?朋友,物业,都有可能,没准还是送快递的,你怎么知道就是你老公呢?”赵凤声跟她清清白白,自然不会有捉奸在床的紧迫感。

    “我去看看。”

    杜倩火急火燎跑到大门方向,顺着监控一瞅,吓得脸色煞白,冲赵凤声压低声音道:“真……真是我老公,你快找地方躲一躲!”

    躲?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赵凤声心说我穿着这身黄衣服,光明磊落的外卖小哥,你老公总不能认定我是奸夫吧?不过此刻的杜倩宛如惊弓之鸟,来不及跟她辩解,赵凤声只好往二楼跑。

    杜倩稍微整理着装,直到全身上下包裹严实之后,才装成若无其事的模样打开房门,还没开口,就闻到丈夫孟祥伟喷出一股令人作呕的酒气,杜倩强行憋住呼吸,搀扶住晃晃悠悠的孟伟祥,“怎么喝这么多?”

    “你问我?老子还想问你呢!墨迹半天不开门,是不是在家里偷汉子呢?!”孟伟祥瞪圆布满血丝的双眼,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喝醉了就不要瞎说八道,省的邻居们看笑话。”杜倩心中有鬼,不敢直视他咄咄逼人的视线,扶住丈夫一同进屋。

    “老子在十里洋场给人当儿子装孙子,早他妈受够了!回到雍城,这他妈就是老子的地盘,我看看谁那么大胆,敢看我孟伟祥的笑话!有没有人!来放个屁,去你娘的瓜怂,活他妈腻歪了!”孟伟祥这次倒没冲妻子发火,而是扯着嗓子,言辞混乱,脏话连篇,对外面大喊大叫。

    “行了,没人敢惹你,快去卧室睡觉吧。”杜倩像是哄孩子一样,语音娇柔。

    孟伟祥走三步退一步,好不容易来到客厅,看到桌子上摆放的洋酒和酒杯,愣了愣神,随即邪恶一笑,“骚娘们,你还真敢给老子戴绿帽啊。”

    杜倩心说一句糟糕,竟然忘记收掉酒杯,慌乱之下,随便找到一个借口敷衍,“刚才张太太过来串门,我们俩喝了几杯。”

    “张太太?”

    孟伟祥冷哼一声,拿起依云矿泉水瓶,朝里面的过滤嘴看了看,然后一把朝杜倩脸上砸去,愤怒道:“臭婊子!满嘴瞎话!张太太会抽十块钱一盒的好猫?你把张太太给我叫来!看看谁在说谎!”

    矿泉水瓶砸在杜倩饱满额头,好在里面没有盛放重物,所造成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只不过杜倩根本不敢答话,捂住火辣辣的额头,垂下脑袋,装成一只躲避危险的鸵鸟。

    孟伟祥一把推倒妻子,朝着卧室怒气冲冲走去,床底,箱子,橱柜,能藏人的和不能藏人的地方,全部翻了一遍,被褥和衣服只管往地上丢,弄得乱七八糟像是遭过贼一样。翻完了卧室,孟伟祥还不肯善罢甘休,卫生间,厨房,客房,一个不拉全都搜一遍。接着孟伟祥气冲冲迈步走向二楼,吓得杜倩心中一紧,险些哭出声。

    被羞辱,挨打,这些都是杜倩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如果被丈夫当场揪出赵凤声,百口难辩,自己向往的豪门生活,很有可能就此打住。而且证据确凿,去法院打官司,自己会净身出户,变成一个孤苦伶仃的野鬼。到时候,别说丈夫无情无义,恐怕就连女儿,也会嫌弃红杏出墙的母亲,导致母女俩老死不相往来。

    杜倩越想越害怕,可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丈夫去搜寻那位连名字都没问起过的外卖小哥。

    度日如年熬过几分钟,楼上并没有传来打骂声,孟伟祥托着沉重的脚步下楼,杜倩还没来得及庆幸,就被一脚踹在胸口部位,由于势大力沉,喘气都难以做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九百九十九章躲过一劫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