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彭浩瀚狼吞虎咽吃完一顿饱饭,躺到床上呼呼大睡。赵凤声收拾好碗筷,这两天一夜没睡,困得睁不开眼,冲了个热水澡,回到自己屋子睡觉。

    彭浩瀚说话嗓门平平,可呼噜打的震天响,赵凤声有些神经衰弱,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无法入眠。一位拼命打鼾,一位想方设法睡觉,直到一个小时之后,赵凤声才勉强适应了老彭的节奏,昏昏入睡。

    半梦半醒中,赵凤声听到了脚步踩在楼梯上面的声音。

    一开始还以为牛娃子跑外卖回来,也没在意。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接二连三的脚步声出现在楼梯口。

    赵凤声骤然惊醒。

    虽然军旅生涯只有短短几年,但养成了灵敏的警惕感,即便在睡觉的时候,发现异常状况也能够快速清醒。

    他在雍城的熟人不多,满打满算不超过十个,况且互相之间也不认识,绝不可能组团登门拜访。

    赵凤声没敢打开房间灯光,快速套好t恤和鞋子,将门拉开一条缝隙,依稀能看到大厅内影影绰绰,聚集了十几号人。最为惹眼的就是每人手里拎了一把刀子,在不算皎洁的月光照射下,寒意森然。

    赵凤声心中一紧。

    自己几乎没有跟人结仇,这些人,十有**是来找彭浩瀚的麻烦,可自己只不过刚将他接来半天,出租屋又位于雍城偏僻郊区,那些人能未卜先知?怎么能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看来彭浩瀚的担心不无道理,这些人还真是手眼通天。

    赵凤声来雍城那一天起,就没想着跟人掰命,所以也没有在屋子里准备武器,可对敌总不能空手,赵凤声在屋子里扫了一圈,除了床就是凳子,只好抄起五块钱买来的烟灰缸,当作唯一的防身之物。

    那些人互相做着手势,并未朝赵凤声这屋走来,而是朝着彭浩瀚所在的位置步步逼近,似乎早就料到目标大概方位。

    赵凤声不可能让他们的得逞,来不及多虑,飞速打开门,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冲进人群。

    黑暗中交锋,本来是赵凤声的拿手好戏,一来他视力奇佳,早早辍学唯一的好处就是没让自己变成近视眼,二来经验丰富,年幼时经常跟亮子和大刚配合,完成拉电闸后以少胜多的壮举,三来自己占据地利优势,屋子里任何物品都熟悉不过,所以黑暗中交战,对他利大于弊。

    由于不知对方深浅,赵凤声没敢正面交锋,万一跳出来楚巨蛮那种级数的牛人咋办?西北向来人才济济,啥人物没出过?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身手,能够在大西北横行无忌。

    手里烟灰缸往最近的一人砸去,然后猫腰,翻滚,捡起掉落的砍刀,赵凤声往彭浩瀚的屋子前面一横,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傲然气势。

    对面似乎知道他的存在,不盘问,不惊讶,不好奇,形成扇状,把屋子围的水泄不通。

    后面一位人闷着嗓子喊道:“弄死他!”

    赵凤声对于这个声音很耳熟,但绝不是经常在一起的朋友,还没想起来是谁,数把钢刀就冲着面门砍下,白晃晃的,令人不寒而栗。赵凤声急忙挥出一刀,阻挡对方攻势,身体朝着右边腾挪,可脚尖还没挨到地,就有几把刀在那架起来等他自投罗网,赵凤声无奈,只好利用身体灵敏优势,撤出攻击范围,然后将房门踹开,顺势拉来了木制衣柜,堵住门,又用脚尖挑来一把年头久远的方形大木椅,顶住房门腰部位置,有了双重物体堵门,赵凤声终于腾出手,擦了一把汗,暗道一声好险。

    正面硬打,也不是没有胜算,但对方有没有援兵,尚不清楚,战力如何,也无法预料,赵凤声不喜欢打无把握的仗,又不想把事情闹大,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千零八章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