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沈炬的回答,在赵凤声意料之中。

    3.28矿难涉及的人员之广,牵扯到的利益链之多,恐怕比他想象还要复杂。

    江湖,官员,商人,盘根错节,形成了一张互利互惠的关系网,仅凭一位江湖太子的友情,并不能使他们网开一面。抓住彭浩瀚,视频证据全部销毁,将一切可能性扼杀在摇篮中,这才是他们的真实意图。求情?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情有个屁的用!

    沈炬也是位不善言辞的主儿,明知多说无益,不再寒暄,一挥手,属下们举起武器准备搏杀。

    赵凤声望向脸色阴沉的陈蛰熊,知道他那高傲的自尊心又在作祟,笑道:“丢了面子,那就用拳头找回来呗。何况最丢人的不是你,而是汤明,他老子的属下不听话,你又用不着自卑嘛。”

    “废话真多!”

    陈蛰熊脚尖挑起一根原主人用来打枣的长棍,握在手中,面沉似水,朝前一步一步迈出,一米九的身高极具压迫性,配合那张谁看谁发抖的瘆人表情,杀气腾腾。

    “你还会耍棍?”赵凤声挑了挑浓重的眉毛,笑着问道。

    “除了嘴皮子,什么都会耍。”陈蛰熊冷声回应道,手里的木棍已经一分为二,双手各执一根。

    “耍贫耍贱呢?”赵凤声嘿嘿笑道。

    陈蛰熊爱答不理,右臂肌肉鼓起,挥出一棍。

    砰!

    木棍砸在位于最前方男人肩部,传来沉闷动静,木棍弹起,陈蛰熊手腕一抖,木棍在空中灵活摆动,宛如蛇类攻击时的姿态,朝着男人脸颊咬去,啪!声音清脆,男人捂着脸急忙后撤,发出痛苦哀嚎。

    肩膀受伤,能够忍受,可脸部布满神经线,相同的力道,被打者的感受却天壤之别。

    沈炬掏出一把卡巴军刀,嗓子沉闷道:“上!注意留活口。”

    伤人而不杀人,这恐怕也是他能给小主子汤明的唯一交待了。

    赵凤声对于围上来的人群视若无睹,倒是眼睛一亮,对沈炬手里的刀子产生浓厚兴趣。卡巴军刀,配备老美子的海军陆战队,从上个世纪早期开始大规模生产,别看刀身短小,黑不溜秋其貌不扬,可刀刃锋利度和刀身强度,绝对能排入世界前十,战场上低调的杀人利器。赵凤声在巴格达时弄到手过一把,可惜回国时不能带,只好忍痛割爱送给了朋友,现在见到了卡巴军刀,有种老友重逢的喜悦,琢磨着一会打完架,得拿点战利品,否则对不起一晚上担惊受怕的小心脏。

    群架和单挑,完全两码事,陈蛰熊深谙此道,所以挑选了具有长度优势的木棍,将距离保持的足够远。

    沈炬手下则一窝蜂地持刀乱砍,手臂,肩部,大腿,成为他们的首要目标,无奈陈蛰熊双手经络虽然受损,但下盘功夫依旧了得,闪转腾挪,步履轻盈,随手放出一棍,就有人捂住受伤部位退出战局。

    见到陈蛰熊从横无匹,沈炬一咬牙,手持卡巴军刀加入,“你们他妈都是榆木脑袋?!往后面绕,砍人都不会,还混他妈什么社会!”

    一语惊醒梦中人。

    属下们不再跟陈蛰熊死磕,三五人为一小组,利用小院开阔的优势,发起迂回进攻。

    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陈蛰熊后面,还有一个赵凤声。

    跑在第一位的男人举起钢刀,脑袋瓜子突然传来剧烈疼痛,竟然在阴天晚上看到了星光璀璨,没等他来得及欣赏百年难遇的美景,屁股又传来一股奇大力道,迫使他连滚带爬回到了阵营中。

    赵凤声拾起那人掉落的钢刀,反向握住,神色从嬉皮笑脸变得平淡无奇,弯腰,屈膝,一刀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给爷跪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