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几乎翻遍了云雀庵,也没找到彭浩瀚藏匿的铁盒,不止是证据,就连自己的手机和许丹河的手机都消失不见。逃跑时流血过多,体力耗尽,当时脑袋晕晕乎乎,究竟将东西丢到了哪里,赵凤声一点印象都没有,丢到了山林还好说,假如丢进了水库,十年八年也别想找到。

    好在赵凤声是个心宽的主儿,丢就丢了,再去想办法弥补就是,没必要为了无法挽回的物品去伤透脑筋。彭浩瀚手机里存放着视频,只不过少了点书面证据,倘若张烈虎给力的话,够关中集团的大佬们喝一壶,即便找不到直接证据,也能从旁枝末节中找到蛛丝马迹,公安,检察,吃的就是这碗饭,身经百战的精英,有得的是办法调查出真相。

    吃完了没啥油水的素斋,赵凤声闷得慌,跑出来欣赏山中夜色。

    这点伤势对于他来说,并非什么大事,只是身体有些失血过多后的虚弱,按照经验判断,一个星期就能结疤。常年习武的人,身体素质出众,康复能力强悍,再加上老爷子给他从小灌的那些不知名草药,体质异于常人,活脱脱一个打不死的小强,否则在桃园街就被打的老实做人了。

    赵凤声叼着香烟,望着蔚蓝星空,摸着吃了五个馒头依旧干瘪的肚子,寻思下山第一件事,哪怕天塌下来,也得来顿红烧肉解解馋,没油水的日子,真他娘不好受。

    “别抽烟了。”清湖居士来到了他的身后,素袍,布鞋,土里土气,却仍旧穿出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感觉。

    “咋了,这里不许抽烟吗?佛祖不是喜欢香火吗,我这也算借烟献佛了。”赵凤声笑了笑,嘴上虽然贫,可心里还是敬重清湖居士三分,乖巧地掐灭香烟。

    “我是觉得抽烟对身体不好,跟佛祖无关。”清湖居士丝毫不避讳男女有别,坐到了赵凤声旁边的石头上,距离仅仅一尺之遥。

    “居士,恕我冒昧,您说……世间究竟有没有佛祖?我活了三十年,遇到不少佛教的忠实信徒,可她们一没见过佛祖,二没受到眷顾福泽,反倒凄苦悲惨过了一辈子,佛祖如果有灵,为何不照顾一下她们呢?”

    说到信佛,自己母亲就是一位虔诚信徒,以前家里供着灶王爷,财神爷,观音菩萨,一到初一十五,家里就充斥着浓郁的香味,当然,还有一些赵凤声都可望不可即的美食,要等到菩萨佛祖先享用过后,才轮得到他吃,所以赵凤声从小对佛祖就有种排斥心理,不像母亲那样心诚。

    “许多人拜佛,拜的并不是佛,而是一种心安,一种寄托。譬如做坏事的人,想要乞求佛祖原谅,平常人,祈祷鸿运当头。世间有没有佛,我不敢妄言,但我相信佛有万种化身,藏于天地,你心里到底有没有佛,只有自己知晓吧。”清湖居士轻声解答道。

    “照您这么说,拜佛的人其实就是赌徒心态,想用最少的付出,来达到目的最大化,反正就是磕几个头,上几炷香,谁兜里还没俩闲钱?没准就能富贵荣华呢,一本万利的买卖,赔就赔了,不至于倾家荡产,赢了,那可就等于中了老虎机头彩,能得到数以万计的回报,是这样吗?”赵凤声好笑道。

    “当着佛祖的面这样说话,真是胆大包天。”清湖居士嘴角含笑道。

    面前的男人虽然刚刚接触,但却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后辈,像家人,说不出的亲切。其实清湖居士性格较为冷淡,不太喜欢跟外人接触,否则也不会在庵里生活数十年,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总想跟这个大男孩说说话,看到他笑,心里就异常舒适。

    “我胆子够小了,真要再大一点,起码得拆了上百座庙。”赵凤声搓着双手冷声道。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人生之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