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张烈虎没有食言的习惯,第二天就带着牛娃子观看升国旗仪式。在皇城根长大的孩子,对于升国旗,见怪不怪,张烈虎是夜猫子作息,睡了不到三小时,看的哈欠连天,实在提不起来兴致。牛娃子却神情肃穆从头看到尾,当国歌嘹亮,国旗缓缓升起,牛娃子情不自禁流下两行热泪,至于原因,他也说不清道不明,平时挨了阿达砂锅大的巴掌,都能咬着牙硬扛到底,没想到看个升国旗都能哭成泪人,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这几天张烈虎尽足了地主之谊,不止带着小师弟看升国旗,八达岭,香山,颐和园,故宫,通通转了一圈。张烈虎是位称职的向导,不仅出钱出力,嘴皮子也不留余力,有这位土生土长的京城土著解说,枯燥乏味的逛公园式旅游变得津津有味,比如在城门楼子下面抢过妞,游香山变成香艳故事,动物园里茬架,北海裸泳,各种事情描述的绘声绘色,把牛娃子听得一愣一愣。

    除了玩,饮食也没亏待西北来的客人,烤鸭是第一次来到京城客人的首选,张烈虎自然不会选择专坑外地游客的全聚德,而是一家胡同里的小店,门脸简陋寒酸,口味却一等一的地道,吃的牛娃子大呼过瘾。

    吃,喝,玩,这些都不是京城纨绔的最爱,找乐子才是他们挥霍青春挥洒热汗的场所,当张烈虎得知小师弟还是位如假包换的初哥,兴奋度不亚于自己破处时的心情,叫来了十几名风月场子里的花魁,打扮的花枝招展,清纯,御姐,高冷,妖艳,什么气质类型都有,拉足了架势,要帮小师弟从男孩转变为男人。

    牛娃子望着比电视里还要漂亮的女人们,尴尬的不知所措,脑袋一垂再垂,就差用铁头功凿出一条地缝,最后还是陈蛰熊帮他解了围,俩人用尿遁的借口,灰头土脸跑了出去。

    虽然张烈虎不肯善罢甘休,但牛娃子打定了主意要保持童子之身,由于时间紧迫,西北一行迫在眉睫,这场闹剧也就作罢。

    这天,张烈虎带着陈蛰熊跟小师弟来到了一处独栋别墅,外表不太起眼,走进大门,却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艳。

    张烈虎是个永远充斥着战斗细胞的好动份子,嘴巴很少闭着,一进大门,就开始介绍道:“这是京城第一批会员制的场所,总店在西城,这是分会所,到现在几十年了,早期对于吸纳会员很随意,可现在投不对门路,哪怕砸个几百万,都弄不到一块敲门砖。前些年,你们西北那些煤老板听到了这里之后,也想去里面结交京城贵人,可花了几千万,结果门都没进去,被一个什么什么号称将军孩子的家伙涮了一大圈,最后一打听,得,骗子,冤枉钱是白花了,脚也没迈进来,跑到我朋友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比起窦娥都冤。”

    “就咱们三个,随便吃点就行了,没必要来这里吧?”陈蛰熊没来过国内顶级会所,但清楚没个六位数别想走出大门。

    “今天小洛要来,他身份比较敏感,不适合在外面吃饭,这里清净,方便说话。”张烈虎笑着解释道,“小骡子”可不是以前喜欢拿弹弓飞胸罩的顽劣孩子了,官职在那摆着,关系再好,在生人面前,也得给人家留几分薄面。

    张烈虎是这里常客,靠刷脸就能畅通无阻,来到一处古香古色的房间,张烈虎大大咧咧坐下,冲举止笑容无可挑剔的服务人员说道:“今天带我小师弟来尝个鲜,安排日料吧。”

    陈蛰熊剑眉轻微一挑。

    张烈虎正低头点烟,没察觉到哥哥的异常,等打火机熄灭,房间内飘散着中南海特有的醇香。张烈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历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