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自从崔家的生意一落千丈,崔亚卿的生活就变得朴素简洁,一日三餐,基本不会超过一百块钱,衣服化妆品,也是大众品牌,跟普通打工一族没什么两样。其实她以前就不怎么铺张浪费,车开的是二手奥迪a4,住的是自己辛勤赚来的商品房,除了衣服鞋包和电子商品较为昂贵,其它消费观念,很难跟富二代挂钩。如今大势所趋,崔亚卿清楚苦日子刚刚开始,所以没叫妹妹请客,而是去厨房亲自炒了几个小菜。

    “姐,我想去吃海底捞。”三妮望着清一色的蔬菜,咬着筷子,表情凝滞,试图要和黑恶势力顽强斗争到底。

    “女孩子家,吃点蔬菜多好,美容养颜,还能塑身醒脑,油水多了,你不怕长肉?”崔亚卿慢条斯理吃着菠菜,不为所动。

    “人家还在发育期,你这是虐待未成年少女!”三妮咬牙切齿道。

    “换成古代,你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还未成年少女?脸皮跟那人一样厚实。”崔亚卿冷哼道。

    “姐,你给我说实话,咱家是不是遇到困难了?”三妮平时虽然鬼马精灵咋咋呼呼,但大事上从来不掉链子,比如替二姐智斗薛如意,胳膊肘该朝哪儿拐,分得很清。

    “吃菜。”崔亚卿没有正面回答,指了指油麦,脸色有些黯淡。

    “姐,要不你也去直播得了,咱们姐妹齐上阵,保准能杀得那些大主播屁滚尿流,粉丝过千万,年收入过亿,青春期就迈入人生巅峰,多励志的梦想啊!”三妮漆黑眸子闪烁着兴奋神色。

    “那不叫梦想,而是叫痴心妄想。”

    崔亚卿纠正道:“财富的累积,都是需要付出相应的脑力和体力,一夜暴富,只存在很少的一撮人中,咱们没那命,不要异想天开。你现在收入不错,但不代表以后依然能够顺风顺水,就算能够每天都收入过万,那也应该做好规划,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把攒下来的钱投资到正经生意,以后也给自己攒一份嫁妆。”

    面对姐姐的良药苦口,三妮嘀咕一声老古董,然后筷子用力戳进盘子里,捞起一根油麦,咬的吱吱作响。

    饭店门口射来两束灯光,紧接着车灯熄灭,一位身材出众的女人推门进来,崔亚卿讶异道:“小姑?”

    李穆洁今天心情似乎不佳,清冷五官挂着一种见谁揍谁的暴躁,步伐很快,高跟鞋踩得天摇地动。

    “您怎么来了?”按照邻里之间的关系,李穆洁是长辈,崔亚卿带了敬语,顺便站起身相迎。

    “拿酒!”李穆洁二话不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将十几万的爱马仕随手一丢,双手环胸,翘起二郎腿。

    李穆洁的“恶名”,那是在桃园街流传二十多年了,可以说是刁蛮霸道的祖师爷,旁边的两位“后辈”,只得其形,不得其意,跟李家霸王枪的跋扈差了十万八千里。见到偶像气势汹汹,崔亚卿急忙跑去拿来几瓶啤酒,三妮则很知趣地闭起嘴巴,一个劲地露出后槽牙傻笑。

    “谁喝这玩意,换白的!”李穆洁再次发飙吼道。

    由于饭店定位中端,也没什么五粮液和茅台,崔亚卿火急火燎掂来一瓶板城烧锅,四十多度,价格亲民,李穆洁拧开瓶盖,找到一个杯子倒满,一仰脖,酒液瞬间倒入喉咙。

    这么多年,崔亚卿头一次见到小姑失态,猜测到她那里出了大事,所以也不劝说喝酒伤胃的道理,而是拿来一个杯子,自己倒满,“小姑,我陪你喝。”

    李穆洁爱答不理,自己喝完两杯,脸颊微红,长舒一口气,“痛快!”

    有了这两个字打底,崔亚卿明白小姑心中的积郁泄去了几分,笑道:“您吃几口菜,我炒的。”

    李穆洁哦了一声,从包装袋中抽出筷子,夹了一根菠菜,放到口里咀嚼。没咬几下,表情突然变得扭曲,强忍着将蔬菜咽进肚子里,皱着脸道:“亚卿,不是我说你,这一桌子绿油油的东西,你平时就吃这个?我记得你不属兔啊。全是蔬菜,也就罢了,可你放那么多盐和味精干嘛,简直打死买盐的。我要是小花生,我也不回家,这破菜哪是人吃的,光想一想就倒胃口。”

    崔亚卿脸色一阵红一阵黑,抿着嘴唇默不作声。

    意识到自己将怒气带进了话里,李穆洁也觉得不妥,换了一种声调,柔声道:“小花生还没回家?”

    崔亚卿轻轻摇头。

    “男人嘛,剥开那层皮,其实骨子里都一样。你为什么要在结婚那天离家出走,我也能猜到**不离十,无非是孽缘太多,惹恼了你。小花生以前是什么人,你最了解,天生自带桃花,很多小姑娘就好他那一口,别看兜里没什么钱,可上赶着倒贴的大有人在。既然选择了要跟他过日子,当长辈的就得说说你,有些事,该忍的得忍,不该忍的也要忍,谁让咱是女儿身呢?自打出生起,就是来受苦的。如果你受不了他的作风问题,那就学小姑,宁肯打一辈子光棍,也别理那些臭男人,咱自己赚钱自己花,高兴了,给他们一张笑脸,不高兴了,姑奶奶不伺候,谁离了谁不能过呢?”李穆洁晃着酒杯,讲述着她的人生经验。

  &nb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苦尽甘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