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牛大叔一个山里老汉,去龙蛇混杂的雍城里跟米大爷玩命?那不是老虎嘴里拔牙,找死嘛?

    赵凤声惊讶着牛老汉吃了多少羊肉,力气怎么这么大?一边在那苦口婆心进行劝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摁住了要去城里寻娃的牛老汉,但条件就是明天必须弄清楚牛娃子动向,否则的话,就不单单是去雍城那么简单了,赵凤声也得连带着遭殃,缺胳膊断腿倒不至于,大烟袋锅子在脑袋开个瓢啥的,相信处在暴怒中的牛老汉还是能狠得下去心。

    赵凤声来到窑洞,手里端着刚热好的饼子,夫妻俩眼睁睁看着他,赵凤声脸皮突然有些发烫。不光弄丢了黑哥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铁饭碗,让黑嫂上不了班,甚至生命还遭到了威胁,如此大的变故,揍他一顿都不过分,但夫妻俩丑话都没说过一句,反而安慰他不要太介意,赵凤声不怕受皮肉之苦,可最怕这种春风细雨的软乎劲,揉着鼻子,小声道:“委屈一下吧,这里鸟都不肯拉屎,大搓一顿不现实,等那边有消息了,我再带你们去吃好的。”

    “赵凤声这名字挺好的,谁给你取的?”有着西北大学硕士生学历的黑嫂一把抓起饼子,咬下一大口。

    二百斤的身材,五官也没有多出众,即便放开形象地狼吞虎咽,在赵凤声眼里,黑嫂身上却有一种难以言明的书卷气,很知性,很贤良。

    看似脱口而出的闲聊,实际是为了避免自己尴尬,不计较,不功利,不市侩,一个女人格局能达到如此地步,赵凤声这辈子真没遇到几个,所以黑嫂的形象跟气质,一开始在脑海里形成了两种画面,然后渐渐吻合。

    赵凤声慢条斯理啃着饼子,答道:“我爷爷取得。”

    “老人家一定很有文化吧?”黑嫂大口咀嚼着又干又硬的食物,神色没有一点厌嫌,但也没有刻意表现出来的津津有味。

    “老人家打了一辈子的仗,学都没上过几天,哪里有啥文化,估计是儿子娶了西北飞来的金凤凰,于是赐了一个凤字,至于凤声还是凤生,当时我爷爷年纪大了,脑子经常糊涂,所以就连我那老子都不清楚。邻居住着一位有大能耐的爷爷,执意说我爷爷取的是声字,所以就这么一直叫下来了。”赵凤声摇头笑道。

    “富贵和凤声都挺好,吉祥盈门。”黑嫂善意笑道。

    往常的赵凤声能够吹牛吹到对方怀疑人生,可现在的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默默咬着饼子,眼神在自己鞋尖打转。

    发面做成的食物,感觉有些沉重。

    晚上九点钟的牛角村,大部分的人们已经休息,几百里之外的雍城,却灯火通明,宣告着这座城市正在迸发无限活力。

    雷氏集团大楼。

    总经理办公室。

    雷斯年端着一瓶乐加维林1995年限量版威士忌,坐在办公桌上,望着灯光绚烂的夜景,眼眸深邃。

    作为千亿集团的舵手,雷斯年为了保持清醒头脑,所以很少饮酒,交际应酬时也只是点到即止,绝不会使自己在不可控制的状态下做出错误决策。良好的自律性,优秀的决断力,敏锐的嗅觉,这是雷斯年能够坐在这间办公室的资本,并非凭借裙带关系强行上位。一个集团,达到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胜利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