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跟陈蛰熊,就像是一对前世冤家,说话之间永远带有火药味,你呛我一句,我怼你十句,谁也不肯落下风。起初,陈蛰熊懒得跟他多费口舌,秉承江湖原则,只动拳头不动口,后来俩人关系近了,手没法动了,只能耍嘴皮子功夫,从毫无还口之力,到了现在的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陈蛰熊的惊人进步,印证了一句谚语:与其悲叹自己的命运,不如相信自己的力量。

    赵凤声打开上世纪名气最大的香烟,靠近鼻腔,没有迷人的醇香,反而有股淡淡的酸味,跟中华玉溪那种名烟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赵凤声心中的期待感消散大半,点燃,用力抽了一口,等到烟雾从嘴里一缕一缕吐出,饱满,柔和,香醇,迷人,带有一种难以言明的香甜。

    好烟!

    老烟枪赵凤声掐住烟身,忍不住赞叹道:“怪不得这烟受到无数人追捧,确实是抽过最好的烟。要不你去把大熊猫都拿过来,反正张烈虎只抽中南海点八,他抽也是浪费,咱哥俩二一添作五,平分,祸祸完得了。”

    “丢人的事,别叫我去干。”陈蛰熊不屑道。

    “不就是几包烟嘛,张家大门大户,哪会在乎这点东西。”赵凤声完全忘了吃人嘴短的道理,喋喋不休道:“人分地域,烟也分地域,江东那边抽南京和苏烟,江南喜欢大红鹰和利群,芙蓉王和白沙占据了长江中游市场,中南海,则是皇城根的一种独特符号。不管有钱的,没钱的,兜里赛一盒中南海,再拽几口京片子,似乎就有了底气,见谁都能摆出天子脚下百姓的高贵。就像你和张烈虎,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骄傲,根本不用问籍贯,京城的人,错不了。”

    陈蛰熊冷眼相对,“我是农村里土生土长的娃,从小吃糠咽菜,没抽过中南海,也不会讲京片子,怎么也被你捎带进去了?”

    “可你身体里流动的血液,始终跟京城有缘。龙子龙孙,放到泥泞沼泽,也掩盖不住头角峥嵘,姓陈的,我不是在拿你开涮,而是在阐述事实。”赵凤声平淡说道。

    “按照你的逻辑推算,你跟雷家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奸商的天赋,你有么?”陈蛰熊脸色不善道。

    “哈哈哈哈,开小卖部都能让我每年赔几千块,还奸商,你见过靠四处借钱过日子的奸商?你是张家的人,我是赵家的根,如果说那股愣劲,我倒是从我爹那遗传了**不离十,脑子一热就不管不顾,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赵凤声翘起嘴角,那是一抹属于倔强的微笑。

    “听说你父亲是军人,不会像你这么能絮叨吧?”陈蛰熊反问道。

    一语中的,赵凤声挠挠头,挺尴尬。

    “生活的历练,过程的打磨,无奈的辛酸,都会迫使一个人会改变,假如咱们的人生轨迹发生偏差,譬如你父母多活几年,也许也不会遇见。我不认命,但信命,祖宗几千年的传承,或多或少夹杂了一些道理。”陈蛰熊眼光迷离说道。

    这家五星级宾馆没有烟灰缸,赵凤声往空了的矿泉水瓶里弹掉烟灰,“说说张烈虎吧,记得你以前对这个弟弟不太感冒,这次去了一趟京城,怎么跟他尿到一个壶里了?”

    “很简单,投桃报李,彭浩瀚的事,他出了很大力,又把哥哥挂在嘴边,我好意思再对着他摆脸色?”陈蛰熊慢悠悠解释道。

    “他这次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1079章 钓鱼(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