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父亲赵立军的死因,只有赵凤声跟雷惜梅清楚,就连二妮和大刚他们都蒙在鼓里,这根刺扎在心头多年,拔不出,咽不下,锯不断,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赵凤声想起父亲的死状,心如刀绞。

    一个男人,给不了心爱的妻子和孩子幸福,那只有选择放手,不愿自己这个包袱继续压的母子俩无法喘息。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赵凤声到十八岁就咀嚼出其中滋味,一开始恨父亲自私,一走了之,任何责任都不愿意背负,后来步入社会,渐渐体会到生存的不易,也就明白了父亲抛弃妻子,抛弃儿子,需要多大勇气,所以赵凤声可以忍受任何屈辱,唯独不能接受别人侮辱父母,一句话,一个字,都不行。

    因为那个从没站直过的父亲和从没弯过腰的母亲,在赵凤声的心里,很伟岸。

    雷音竹听侄子吐露完心事,五味杂陈,但没有再继续劝导,这么多年的仇恨,不是几句话就能够轻易化解。

    时间能够积攒怨恨,也能够使怨恨烟消云散。

    雷音竹撂下一句早点睡吧,离开房间。

    赵凤声躺在木床上,闻着枕巾散发的香皂味,毫无睡意。

    今晚就像一场梦,初见雷斯年,初见老太婆,这是他多次在梦里遇到的场景。他无数次设想,见面后该如何对待他们,指着鼻子破口大骂,将父母遭受过的苦难和盘托出,用道德绑架和恶毒的语言去攻击老太婆,甚至想用刀子跟雷斯年同归于尽。但今晚,他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像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烂泥糊不上墙?

    赵凤声自嘲笑了笑,想要抽烟,却发现口袋空空,这才想起,最后一根烟也给了雷斯年,今夜难熬了。

    铛铛铛。

    响起了有礼貌的敲门声。

    赵凤声坐起身,雷斯年推门而入。

    “门没锁,我就进来了,不会生气吧?”雷斯年带有善意笑道。

    赵凤声眉头挑起。

    “看你没烟了,我就跑到超市买了一条,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如果不满意,告诉我什么牌子,再派人给你去买。”雷斯年将黄鹤楼1916放到桌上。

    赵凤声双手环胸,躺到床头,对仇人的好意无动于衷。

    雷斯年自作主张打开香烟,抽出一盒,撕开包装,拿出一根点燃,然后将剩余的香烟丢到床上,“想害死你的话,也不至于用下毒这种龌龊手段,再说婶娘就在旁边,你出了事,她老人家肯定第一个将我大卸八块。”

    赵凤声淡淡说道:“那挺好,我一条贱命换一条贵命,稳赚不赔,够本了。”

    “干嘛要死要活的,我是你舅舅,就不能心平气和坐下来说说话?”雷斯年好笑道。

    “当初你对付我的时候,怎么不跟我心平气和坐下来说话?如果没有老太婆,是不是在见我第一次的时候,就已经动了杀机,准备杀人灭口了?!”赵凤声咄咄逼人质问道。

    “咱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不是今晚吧?”雷斯年笑容玩味道。

    赵凤声眸子一缩。

    雷斯年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芯片,放入手心来回打量,慢悠悠说道:“这是你手机里的东西吧?”

    赵凤声心头巨震,双手不由自主握成拳头。

    “我找人询问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1089章 以命为饵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