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新婚夫妇突如其来的上台又离台,弄的大家都不知所措,气氛及其尴尬,好在重金聘请的主持人思维敏捷,说了几句场面话,立刻请出明星嘉宾,音乐响起,歌舞不断,新娘和新郎也再没有出现,一场隆重的婚礼就在潦草中落幕。

    薛如意心思没放在台上,只是认真扫着酒店每一处角落,希望见到日思夜想的身影,可惜最终也是徒劳一场,等到酒席开始,心情低落的薛如意站起身,缓缓走出酒店大门。

    “嫂子,好久不见哈。”满身名牌的高满仓挡住了去路,摸着下巴,邪恶微笑,视线在一双无可挑剔的美腿上打转,眼中全是贪婪。

    “我们见过?”薛如意淡淡说道,嫂子,她从心里厌恶这个称谓,同样厌恶张夫人这个角色。

    “小弟高满仓,你跟张哥的婚礼,咱们见过一次,我还灌了嫂子一杯酒,这还没多久,忘啦?”高满仓目光只在对方下半身徘徊,显示出肆无忌惮的**。

    高老四的名头,或许在江南没几人知晓,但在江东,几乎妇孺皆知。除了一掷千金的豪爽,还有不择手段的龌龊,十几岁女孩,四五十妇女,长相清秀的男人,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薛如意能够以数学第一的成绩考入浙大,当然不是傻瓜,其实高满仓一开口,她就想起了这位名声狼藉的二世祖,只不过她讨厌跟这种人打交道,尤其是亡夫的狐朋狗友。

    “有事吗?”薛如意平静问道,尽管不想跟高满仓攀交情,还是依然摆出了大家闺秀具备的礼数。

    “在江南相见,那是天赐的缘分,婚宴的菜我吃不下,太俗,今天天气不错,咱们一起去泛舟喝酒?听说有家会所的西湖醋鱼号称江南一绝,希望嫂子能够赏脸。”高满仓笑嘻嘻说道,特意将“嫂子”两个字咬的极重。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但凡男人,都听说这句话。

    “我还有事,不好意思,失陪了。”薛如意听出了对方的调戏意味,绕开高满仓,不再给他好脸色。

    “一个克死老公的黑寡妇,架子摆的那么大,送上门也不要的货色,拽什么拽。”高满仓不屑冷笑,吐出一口浓痰。

    “借过。”

    一只堪比女人细嫩的手掌搭在了高满仓肩膀。

    声音和动作一样轻柔。

    高满仓转过身,看到了一颗倒映着艳阳的大光头。

    高满仓五官严肃无动于衷。

    薛木鱼挥动大袖翩然离去。

    等到薛家兄妹走远,躲在旁边的苏知录来到高满仓身边,面无表情说道:“当众羞辱薛木鱼的妹妹,他都能做到气定神闲,看来心性又上了一个台阶,南鱼该改名叫做南佛了。”

    “事情办砸了,张烈虎那怎么交代?”高满仓面色阴沉说道。

    “该怎么交代就怎么交代,难道拿刀子跟薛木鱼拼命?他张烈虎都不敢,凭什么叫咱们白白送死。按照我的想法,京城的浪太大,张家那艘船稳不稳,很难预料,倒不如在江北当一方诸侯,能力跟野心不成正比,最终是家破人亡的下场。高老四,一个百事缠身的高家家主,未必有混吃等死的富二代活得潇洒,看看你那个整天愁容满面的老子,你愿意变成他那样?”苏知录双手插兜低声说道。

    “那倒也是。”高满仓伸展双臂,打了一个哈欠,“管他什么张烈虎薛木鱼的,天大地大泡妞最大,走,耍女人去,我请客。”

    “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异常?听说习武的人都会暗劲,轻轻一拍,当时不会显露,几天以后筋骨断裂暴毙而亡。薛木鱼可是风头最劲的年轻一代,他那一巴掌,张烈虎都吃不消,你这被酒肉掏空的身子骨,不够他打个喷嚏的。”苏知录郑重其事道。

    “老苏,你知道我胆子小,他妈的可别吓我!”高满仓吓得魂飞魄散,小心翼翼揉着肩头,找寻着有可能出现骨折的地方。

    “这胆子,就别跟薛家斗法了。”苏知录摇头笑道。

    “傻撇!”高满仓叫嚷着江南骂人土话,张牙舞爪向好兄弟扑去。

    婚礼早早结束,罗弦月跟卢怀远回到了他们预先布置好的婚房。

    脱去昂贵华丽的婚纱,罗弦月换了一身大红色睡衣,吃着桌子上的水果,一言不发。

    卢怀远被父母拉去,跟贵客喝了几杯,他本来就不善饮酒,几两白酒下肚,白皙的脸色转为绯红,频频打着酒嗝。

    卢怀远躺到沙发中,一把拽开领带,望着爱慕已久的妻子,时不时傻笑。

    “喝多了?我去给你弄杯蜂蜜水。”罗弦月不冷不热说道。

    “小月。”卢怀远拉住罗弦月手臂,“我终于梦想成真了。”

    闻着卢怀远嘴里喷出的酒气,罗弦月闪到一旁,“你先去睡觉吧。”

    罗弦月的刻意疏远,让卢怀远很是不满,堂堂江南数一数二的公子哥,什么时候如此委曲求全过?卢怀远皱眉道:“小月,以前我尊重你,所以从来不提过分要求,现在咱们已经是夫妻了,你还要拒绝我吗?”

    “用你们罗家人的说辞,我已经生过孩子了,是残枝败柳,你竟然会对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感兴趣?”罗弦月嘴角勾起微笑道。

    卢怀远十指紧扣,沉声道:“小月,我从来不会在意你的过去,今天是,以后也是。记得我见你的第一眼,当时你正抱着一只残疾的流浪狗,不停抚摸又脏又臭的毛发去安慰它,眼中充满圣洁,小狗从吼叫和撕咬变的温顺乖巧。你知不知道,那时的你,有多么伟大?从那时候起,我就认定你是卢家的女人,哪怕付出任何代价,我也心甘情愿。”

    “喜欢,爱,结婚,拥有,这是四件事。”罗弦月轻声说道。

    “对我来说,是一件事。”卢怀远倔强说道。

    罗弦月浅浅一笑,“其实每个人都怕被疯狗咬,从而得了传染病,唯独我不怕,知道为什么吗?”

    卢怀远一脸茫然。

&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1168章 疯女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