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赵凤声彻夜未眠,想着亮子的事,想着小燕雀是否能够安然入睡,一晚上,蹑手蹑脚跑了西屋七八次。前半夜,小燕雀还未适应环境,抱着玩偶翻来覆去打滚,直到天快亮了,才进入深度睡眠,碎碎念着妈妈二字,语气凄凉婉转,听起来让人心有不忍。

    赵凤声特意给儿子留了充足睡眠时间,上午十点,父子俩洗漱吃早饭,目前家里还没有摆放钢琴的条件,只能带燕雀练了一会毛笔字。赵凤声琢磨着是否该换一套大点的房子?放钢琴,摆健身器械,找足球场所,桃园街都不具备这些条件,自己身无一技之长,可不能耽误孩子茁壮成长。

    十一点,赵凤声带着燕雀来到李爷爷家,白白捡了一个便宜儿子,无论如何,也要先给师傅请安报喜。

    老爷子正在院内浇灌花草,听到赵凤声喊师傅之后,爱答不理转过身,见到小燕雀,浑浊眸子突然变得骤亮,“从哪骗了一个瓷娃娃回来?这谁啊?”

    “师傅,这是我儿子。”赵凤声毕恭毕敬答道。

    “你命里七杀重,势必会多子,我早就算到你该有个儿子,都这么大了,呵呵,果然不出预料。”老爷子见识多太多匪夷所思的东西,对于从天而降的燕雀,倒不怎么诧异,蹲下身,捏着小燕雀的骨骼,爱不释手。

    “师傅,命里什么时候有儿子,还能算出来?”赵凤声疑惑道。

    “叫你多学点本事,你却认为那是旁门左道不肯用功,这点常识都不懂,以后别说你出自我的门下。送你一段话,若天不得时,则日月无光。地不得时,则草木不生。人不得时,则命运不通。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若无根本八字,岂能为卿为相。一生皆由命,半点不由人。”李玄尘娓娓说道。

    “您说的这些也太长了吧。”赵凤声一晚没睡,脑袋都有点发懵,平时出众的记忆力都不在状态,挠头道:“若天不得时,则日月无光……人有冲天之志后面是什么?”

    小燕雀破口而出道:“非运不能自通,若无根本八字,岂能为卿为相。一生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黄口念出古文,并不显得艰涩难读。

    “好记性。”李玄尘双眼一亮,继而摇了摇头,对小燕雀叹气道:“只是……哎!可惜了……”

    “可惜啥啊?”赵凤声急忙追问道。

    在他眼里,自己儿子优秀的不能再优秀,即便不是那种惊才绝艳的状元郎,也能够符合骨骼清奇的标准,老爷子爱才惜才,不是一见面就要收到门下吗?怎么会说可惜?难道……罗弦月的绝症会遗传?燕雀也得了不治之症?

    赵凤声神经立刻进入紧绷状态。

    “可惜现在没人学喽,要么向钱看,要么挤破脑袋去当官,我这肚子里的东西,只能带到棺材板里了。”李玄尘哀怨道。

    师傅来了个大喘气,吓得赵凤声不轻,松了一口气,道:“那您看他适合习武吗?资质怎么样?”

    “适合不适合,暂且放到一边,你想要他学功夫?等他长大后,像你一样跟人抢地盘,去拿着刀子逞勇斗狠,最后丢掉小命,或者住进监狱?什么年代了,唐朝末年就开始使用火炮了,你还想要他赤手空拳去打打杀杀?”老爷子斜了某人一眼。

    “这倒不是,您不是经常说,技多不压身嘛,咱不去欺负别人,别人也别想欺负咱。我这辈子是没指望了,不能叫儿子顺着独木桥再走一遍。”赵凤声笑嘻嘻道。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你学过功夫,又怎么样?受过的伤,比普通人多了十倍还不止,鬼门关外爬了多少来回,还不知悔改么?”老爷子双手往袖口里一插,老神在在。

    赵凤声仔细一琢磨,是这个理儿,那些死得快的,都是能打的狠人,普通人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去玩命?

    “爷爷,您能让我变厉害吗?”小燕雀眨着天真烂漫的大眼,用清脆的童声问道。

    “哦?”李玄尘感兴趣问道:“变厉害了,你要做什么?”

    “我……想保护爸爸。”小燕雀攥住赵凤声衣角弱弱答道。

    赵凤声心头涌起一股暖流。

    不愧是亲儿子,这么小就有赵家风骨。

    暖男型帅哥,以后泡起妞来绝对摧枯拉朽。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1187章 赵家的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