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澳门,东方明珠。

    有人说澳门是天堂,有人说澳门是地狱。

    天堂和地狱之间,似乎只有一道金钱搭载的长梯。

    澳门街某处赌场。

    一位头发油腻的中年男人,附身趴在赌桌上,眼睛赤红,斜叼烟卷,双手将牌一点一点挪起,口中反复念叨着,“大吉大利,霉运走开,佛祖天尊,保佑保佑,三边,三边……”

    扑克牌边角撬起,露出了四个红桃。

    “丢你老母!”中年男人将纸牌狠狠丢到桌上。

    背后的赌客们长叹一声。

    “发牌!”感受到屋内的燥热,中年男人往下拉了拉衣领,把手中筹码全部推向“闲”,他的口音带有浓郁的粤语,这在澳门也算是通用语言。

    百家乐,赌场最受欢迎的项目,玩法也很简单,八副扑克牌放入洗牌机中,由荷官发牌,一人两张,相加总数最接近9为胜者,10,j,q,k,则按0点,为了公平起见,赌客们可以压庄,也可以压闲,或者压和或者压对。

    荷官数红完毕,将第一张牌发向庄家,二三张牌发给闲家,第四张牌再发给庄家。

    庄家亮牌,方块6,方块2,8点,这在百家乐中算是难得的大牌。

    已经有压闲的赌客开始摇头。

    “八输九,经常有,慌什么慌!”中年男人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往空中做出叩拜手势,随后将第一张牌缓缓掀开。

    黑桃j。

    “三边,三边!”人群中开始发出祈祷声,牌局已经非常明朗,庄家八点,闲家只有开出一张九,才能获得胜利。

    中年男人抓住扑克牌边角,浑身轻颤,花了一大半的力气,也没能将纸牌掀开。

    所有的赌资,全部在这张牌上,是吃燕窝鲍鱼还是吃河粉,就看天意如何了。

    中年男人面部肌肉紧绷,颤颤巍巍掀起一角,突然又将牌盖住,大口喘着粗气。

    开啊!

    人群中不断传来催促。

    中年男人屏住呼吸,压低身体,将纸牌艰难掀开。

    谜底即将揭晓。

    随着三颗梅花映入视线,中年男人双眼骤然睁大。

    有希望!

    缓缓掀开。

    却是一张梅花七。

    中年男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然倒在座椅当中。

    正当他拿起外套准备走人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句字正腔圆的男人声音,“有空吗?喝一杯?”

    中年男人回过头,看到一位男性,一米八多的身高在本地并不多见,双目有神,鼻梁很挺,嘴角带有舒服的笑容。

    要请客喝酒的人就是赵凤声,自打下了飞机,安顿好酒店,就跑到赌场来探听消息。亮子是赌场老板女婿,敢动他的人寥寥无几,而第一嫌疑人,就是那位财大气粗的岳父。别忘了,亮子可是靠诡计走入对方视线,如果岳父知晓,不计前嫌还是杀人泄愤?这都要从侧面了解到信息后,才能盖棺定论。现在亮子生死难料,身在暗处,要比直接上门更佳有利。

    “北佬?”中年男人啐了一口浓痰,自言自语道:“怪不得那么衰,连输九把,有乌鸦当头,能赢才见鬼了。”

    赵凤声对于略带贬义的称谓无动于衷,食指和中指从口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1190章 初来乍到(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