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卸甲老卒 作品

    马嘉嘉望着出言不逊的男人,身高和强壮都远远不如自己,摸了一下断为两截的眉毛,咧嘴笑道:“小子,你很嚣张嘛,试过下巴被铁棍捅穿的滋味吗?”

    不管人或者动物,似乎在打架前都有一种感官试探,如果遇到比自己体型弱小的对手,会有自然而然的优越感,所以马嘉嘉的目光带有蔑视,根本不相信身材偏瘦的赵凤声能够赢他。

    “没有,咱靠脸吃饭的,捅穿了下巴,等于断了财路。”赵凤声摩挲着下巴,像是心有余悸,拎了拎手里的铁棍,“那你试过大铁棍子爆菊花的滋味吗?”

    挑衅。

    **裸的挑衅。

    马嘉嘉凭借武勇,横行澳门多年,就连龙头见了都客客气气对待,何时被一北佬羞辱过?马嘉嘉怒极反笑道:“嘴巴很硬,骨头也很硬,丢到江里的时候,一定会沉的最快。”

    “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一样。”赵凤声揉揉鼻子,伸了一个懒腰,“要打就打,不打拉倒,老子还要回去睡觉呢。”

    “急着投胎?”马嘉嘉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笑道:“我很喜欢你说话方式,今天就交个朋友,作为见面礼,我可以让你自己选择一种死法。”

    赵凤声拿铁棍轻轻敲着小腿肚,不耐烦道:“也不知道你们这地界入帮有啥说道,打架一个比一个窝囊,哔哔起来倒是一套又一套,混啥帮派啊,咋不去说相声呢。别废话,单挑!”

    哦?

    马嘉嘉眯起凶恶的双眼。

    假如赵凤声哭天喊地求他饶过一命,那他会毫不犹豫地解决掉此人,可赵凤声偏偏摆出一幅老子吃定你的姿态,这倒让马嘉嘉犹豫不决。

    有三种人不惜命。

    一种是疯子。

    一种是傻子。

    还有一种,是掌握乾坤的赢家。

    这小子究竟是哪一种?

    难道他真的有信心杀出一条血路?

    马嘉嘉身上有无数恶习,喜欢磕摇头丸,喜欢逛窑子,喜欢喝多了跟人打架,喜欢欺负比他弱小的普通人,却有一点洁身自好:讨厌赌博,跟赌沾边的东西,他一样不会碰。这其实跟他幼年生活经历有关,烂赌的父亲输掉了家产,输掉了祖宅,输掉了妹妹,输掉了母亲,就连最后那一条烂命,也是在赌桌上丢的。惨痛的经历,致使马嘉嘉性格变得扭曲,暴躁而凶残,唯独涉及到赌博,他就会感到浑身不自在,像是被剥光了仍在大街上的孤儿。曾经也悄悄地看过心理医生,但最后找不到破解方法,只能远离赌博,做一个赌城里的‘好人’。

    赵凤声的挑衅,无异于一场豪赌,单挑,挑的是命,这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看似拿了稳赢不输的牌,却不清楚人家有没有掀桌子的能力。

    马嘉嘉打定了主意后,神色平静,爆喝一声,“弄死他!”

    用出十分不要脸的车轮战术。

    不过等到马嘉嘉喊完,却没几人听他号令,因为在场大多是金鱼哥的手下,老大的喉咙还卡一只手呢,谁敢乱动?不怕笑里藏刀的老大秋后算账吗?

    大圈帮帮规森严,等级分明,虽说为同一个公司效力,可跟谁就是跟谁,金鱼的人,马嘉嘉没权利指挥,否则就是触犯帮规,要受三刀之刑。

    “高佬嘉,你真的想弄死我?!”金鱼哥察觉到刚健有力的手指在缓缓扣拢,开始高声呼喊,同时也是在给花脸传递一个信号:我很配合,请你不要下死手。

    金鱼哥的几十名手下终于有所行动,不是冲着赵凤声,而是阻止住马嘉嘉几人前进的道路,肩并肩,腿挨腿,根本没有留出容人通过的缝隙。

&n 你现在所看的《都市小混混》 第1223章 杀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都市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