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入白衣

扑街烂笔头 作品

    邪天说的没错,这些重型器械根本就不可以带着很多,还要留下一下以备不时之需。

    所以三轮过后,器械便停止了发威,但是大明众将士却神色不好,人影根本没有减少,反而有了越来越多之势。

    如果不是弥漫空气中的那股血腥味,显然这敌人怕也是损失惨重,可惜看不见战果,也只能瞎猜。

    “没有用的,我这大阵可以唤醒地下埋藏的数千年的英魂,你们杀之不绝。”

    四个虚虚实实的邪天,站在黄何楼对面,声音犹如来自九幽一样,深邃而悠远。

    黄何楼策马走了出来,旁边还跟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正是被朱羿命令,前来保护黄何楼的英雄。

    一双垂着的眼皮一翻,看着四个鬼魅一样的邪天,黄何楼不屑道:“装神弄鬼的家伙,一点小道邪术,就想对抗我大明百万雄师。当年我大明随着帝君,铲平天下邪教的时候,什么邪教没有见过。”

    嘿嘿嘿的冷笑声起来,四个邪天同时出手,一道诡异的长刀自雾气中成型,如同流光对着黄何楼就飞来。

    “咔嚓”

    就像兵器折断的声音,雾气形成的长刀,被一个高大身影挡住,雾气长刀居然硬生生崩溃了。

    哪怕如此惊险,黄何楼却不慌不忙的松开握刀的手道:“怎么,魔崽子沉不住气了?”

    “那倒没有,只是想看看,你这老家伙有没有资格,和我邪天较量一二。”

    邪天有些阴沉的看了眼英雄,没想到看起来傻愣愣的家伙,居然有这一身钢筋铁骨,真是厉害。

    “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还想要和老夫较量,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邪天哈哈狂笑起来,随后一双布满杀机的眼睛,死死看了眼无所谓的黄何楼道:“那就试试。”

    邪天话落,身后就传来冲天的喊杀声,四盟弟子在岳君的带领下,虚虚实实的朝着大军杀了过来。

    黄何楼轻笑一声,不慌不忙的策马回到大军中。

    随着黄何楼入了大军中,大明军队开始结阵,一左一右两支大军迅速出击,就像螃蟹挥舞着钳子一样,对着敌人杀了过去。

    此时没有了什么技巧,只有战意和配合,血与血的交融,肉与骨的碰撞。

    后面,看着那铺天盖地的异兽,熊悍知道对上了老对手,遇上了那个连面都没有见到,便被打退的家伙。

    但这一次熊悍可不会退缩了,血债当用血偿。

    “严川,就是这家伙背后阻扰,害我铁壁卫损失了一千弟兄,这一次后面可就交给你了,这群畜牲我杀定了。”

    熊悍不理会苦笑的严川,握刀带头就杀了出去,熊悍本就善战,此时一肚子憋屈,终于有机会发泄了。

    右侧,北落门是一位看上去壮实的老将军,和黄何楼一样,也是大明有数的名将。

    不同与黄何楼那种杀伐果断,还有一股敢打敢杀的势头,北落门则稳妥的过分。

    对上虚实不分的敌军,北落门则是选择以不变应万变,盾墙竖起刀枪手准备就绪,弓弩手蓄势待发。

    而对阵北落门的韦笑,看着好像乌龟壳外还包着刺的大军,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没想到大明还有如此稳妥之人。

    北落门可以守,但是韦笑却拖不得。

    听着三边都有的厮杀声,韦笑一咬牙只能拼了,不然其他人都厮杀,而只有自己这边没有什么损伤,怕是惹人猜疑。

    左边,石岩手握长枪对上了渡水易合,没有多余的废话,双方直接交上了手。

    郑河坐镇中军,听着传令兵一个个的汇报战果,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很是恼火,看不见敌人损伤,那么势气必然会受影响,如此一来怕是有些麻烦。

    而朱羿不知何时也来的将台,似乎看出郑河的烦劳,嘴角一翘:“郑叔,看不见敌人那不是更好。”

    “何解?”郑河没有反应过来。

    朱羿凑近郑河耳边,喃喃的说着什么。

    片刻后,郑河有些古怪的看了眼,自鸣得意的朱羿:“殿下真是足 你现在所看的《一剑入白衣》 三百七十六章 一曲魔音奏,生死不由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一剑入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