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队伍出发,除却马蹄和车轮轧轧的声音外,还有空气被扇动的声响一直在马车上空。

    孟乘枫显然也是听到了,看了看沉默的姚婴,“是不是阿婴姑娘养的那只隼在追着队伍?”

    “嗯,它会一直跟着。”点点头,金隼自然会跟着她。

    “三公子身边总是有许多能人异士,阿婴姑娘小小年纪,本领不凡。”孟乘枫看着她,他倒也不是吹捧,因为他的语气听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

    “我是个新人,不懂规矩。”看向孟乘枫,要说他哪里有问题,姚婴觉得就是太客气了。她没见过真正的翩翩君子是什么模样,什么温润如玉她也不知道。但如果是孟乘枫这样的,好像有点累。

    这个世界的人,等级分明,她摆明了一个小人物,对她都这么客气,实在是让人感觉很有负担。

    “那惨了,留荷坞的规矩是最多的,比皇宫的规矩还多。”孟乘枫笑道,姚婴哑然。

    看她几分目瞪口呆的样子,孟乘枫笑意更甚,“在三公子那里,规矩也应当不少,只要适应了三公子的规矩,在留荷坞也基本不会犯什么大错。”

    “其实我不在公子身边侍奉,他的规矩我也不知道。”她回答小心,也害怕会被孟乘枫绕进去,尽管不知他有没有那套话的意思。

    孟乘枫微微颌首,之后两个人就不再说话了。

    队伍出了庆江,速度便快了起来。金隼一直在马车上头跟着飞,后来大概它也飞累了,就直接噗通一声落在了车顶上,坐个顺风车。

    它小瞧了自己的体积,落在车顶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孟乘枫抬头看了一眼,便也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这隼还很聪明。”动物拥有了人的智慧,很可怕。

    “嗯,它大概有两三岁小孩子的智力。”但又有些青春期的叛逆,是个复杂体。

    “不知是如何教导,才会让它像人一样?”孟乘枫显然是不太理解。

    “不是我教导,是它本就不是凡品。在它的同类中,它是翘楚。”解释,看孟乘枫还是很虚心求教的样子,她的解释也多了几句。

    “那又如何判定它是同类中的翘楚?”孟乘枫还是不知她如何分辨。

    “靠感觉吧。”这个就神了,若是让她说,那必然是说不出。这个靠的是经验,她打小便学习,控蛊操痋,经验占了最大的一部分。

    孟乘枫面带笑意,看着她说,神色之中带着些许欣赏。

    看了看他,姚婴便也闭嘴不言了,他的眼神儿还真是让人不太自在,她并不习惯热情,尤其是莫名其妙的热情。

    去往留荷坞的路姚婴并不知,只不过太阳开始偏西的时候,这队伍就缓缓的停下来了。

    “阿婴姑娘,咱们下去吧。接下来要走水路,水路较长,预计半夜才会抵达梅花岛。”孟乘枫起身,先行走出马车,一边说道。

    跟在后面,出了马车,就看到了孟乘枫所说的水路。放眼望去,都是荷田,这是荷的天下。

    这个季节荷花已经落了,但它们却仍旧不改茂盛姿态,接连天叶无穷碧,大概便是如此。

    远山无际,夕阳也是红色的,这里真美。

    水边有个码头,码头停放了多艘小船,看起来很普通,就像是那种可以游湖的小船。穿梭在荷田之中,还真是好看。

    护卫陆续的跳下去,之后各自撑船,几乎一艘船上有两个人,有的先行朝着荷田划去,有的则横着停在了码头前。

    “阿婴姑娘,请吧。”孟乘枫示意她可以出发了。

    姚婴走向码头,到了边缘,她就停下了脚步。

    低头往下一看,这码头很高,底下的水还在波动,水算不得有多清澈,可是水里头好像有东西在游动。

    说真的,有点可怕。若说任何稀奇古怪之物她都不怕,唯独这水、、、她不会游水。

    孟乘枫走到她旁边,看她有些迟疑的样子,许是明白了她的难处。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55、留荷坞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