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留荷坞很大,草坞是留荷坞的一部分,所有经商这方面的事情都是在草坞。

    对此,姚婴并不了解,只是在听他们说。

    关于那个小管事,只是偌大草坞中一个小人物,孟乘枫根本不认识。他是二管家手底下的人,三管家见过,可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如今三管家在草坞内部快速做了调查,查到了这个小管事,已经跟着二管家七八年了。穷苦出身,但很努力,做事严谨,为何会忽然弄了个怪物又贩卖给了别人,很难猜出他的意图来。

    而且,那个小管事眼下不知所踪,只能从他四个多月前的踪迹来着手调查了。

    出了这种事,孟乘枫亦是觉得巫人渗透的厉害,简直防不胜防。

    不过,既然已知那小管事之前的踪迹,开始调查就行了,只要有疑点,就必定能查出来。

    孟乘枫言语之间还是几分乐观的,就如他这个人一样,很温和,似乎这世上并没有许多太难的事情。

    齐雍之后却没有再说话,那么多人都站在屋子里挡着,姚婴也看不到他是什么模样。

    “不知近来姑奶奶的身体可还好?”蓦地,齐雍忽然问道。

    “祖母她还是老样子,不喜他人打扰。梅花岛上都是兔子,泛滥成灾,本应处理一番,她老人家却不许任何人动。”孟乘枫说道,原来他的祖母是齐雍的祖奶奶。

    若这般论起来,这留荷坞孟家的确是皇亲国戚,罗大川听来的小道消息是没错的。

    “姑奶奶的确是与众不同,喜欢兔子。要说喜爱梅花倒也雅致,喜欢兔子又是为了什么?”齐雍显然是弄不明白那位姑奶奶的心理,也兴许某一小部分女人就是这么奇特,天生就与众不同。

    “不知。”孟乘枫也不理解。

    “倒是以前老太爷还在世时十分纵容姑奶奶,才会导致今日这种局面。留荷坞可以改名字了,唤作兔子坞也不差。”齐雍似在调侃,又好似十分不解这些事情,就因为纵容,才会将一个人的脾性纵容成这个样子。

    孟乘枫倒是笑了,“祖父认为,若连家眷所求都无法满足,那这男人的一生也可以归结为失败。”

    “孟家出情种。”齐雍似乎在感叹,但也听不出他对情种这两个字有多大的敬意。情种一词到了他嘴里,不像褒义词,更像贬义词。

    他们聊了半晌,关于那个小管事的行踪孟乘枫也都命人写好交给了齐雍。

    齐雍便吩咐底下的人赶紧去调查,此事不宜再拖了,越快越快。

    小仲想插话,但又没那个胆子,若是东哥知道可以调查那个小管事之前的行踪,必然会想接这个任务的。

    这边姚婴已经退到了门外,她觉得这种事情他们这种小人物没什么可参与的,在长碧楼这种地方处于下层的人是根本无法做主的,只有听从的份儿。

    罗大川和小仲好像都听进去了似得,也不知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站在门口,她一只手覆在了腰间的荷包上,赤蛇在里面又成了个蚊香的形状。它还在恢复当中,今天又被齐雍抢去手链弄得一通躁动不安。眼下,它现在老老实实,摸着它坚硬的外皮,好似都觉得不如之前硬了。

    它有一身的硬皮硬甲,一般的动物和它对上,都无法奈何它。

    就算是如金隼,那属于蛇的天敌,但金隼也是不敢动它的。

    终于,房间里的人往外走,姚婴贴着窗子站着,看着从自己面前走过的人,他们也看她。

    她就是个古怪的小姑娘,清瘦纯美,乌溜溜的眼珠子让她看起来很奇特,不同于同龄姑娘。

    终于小仲和罗大川也出来了,罗大川一副见识一番又觉不过如此的样子,他是真正的从小到大都见多识广,所以很少有什么事情会让他大为震惊。

    留荷坞是皇亲国戚,他以前就从自己父亲那儿听说过,他可能还听过更多秘密,只不过一时间也记不起来了。

    “走吧。”罗大川扬了扬下颌,街还没逛完呢,他要继续溜达溜达,看姑娘去。

    姚婴点头,跟上罗大川,她也想赶紧离开这儿。分派任务这种事,她觉得不要落到她头上。就利用这出公差的时机在各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52、任务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