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叫她过去?

    姚婴往对街看了一眼,齐雍正在看在她上空盘旋的金隼。它刚刚要攻击马车,被叫回来,所以显得有些烦躁。不时的叫,似乎在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罗大川和小仲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哪里特殊,引得公子单独叫她过去。

    没有说话,姚婴跟着那少年朝着对街走过去,金隼跟着她,一直到了对街。

    走到齐雍面前,他身边的人都在看她,同时又抬头往天上看,这金隼之前是长碧楼的失败品,有几个人是认识的。

    “公子。”微微屈膝,姚婴还是觉得见着他就装作不认识比较好。

    “你的隼刚刚追着那马车做什么呢?”齐雍问,他很高,此时又仰头看着天上飞着的金隼,他下巴上的胡渣一直蔓延到下颌。虽说不算太长,可也让他显得十分随意和粗犷,尽管他穿的很讲究。

    “它可能是觉得那马车很豪华吧,想看新鲜。”姚婴淡定的回话。

    齐雍笑了一声,随后低头看向她,“原本没救了的畜生,到了你手里还成精了。”

    姚婴抬头和他对视,阳光从他上方照射下来,他睫毛在他眼睑下造成了一片阴影,像两个小扇子。

    她很想问问他今早姚寅是不是来找他了,但这里都是人,她也无法开口。

    暗自思量着该如何开口时,齐雍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姚婴低头看过去,不明所以,微微挣了挣,可是根本挣不开。他的手指很长,手背上的血管都是浮起来的,看起来就特别有力量。

    齐雍什么话都没说,抓着她的胳膊举起来,她就像小学生回答问题举手似得,手腕也露在了外头。

    齐雍看到了她手腕上系着的铃铛,他用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之后把她的手链给拔了下来。

    见此,姚婴立即动手要抢回,齐雍得手后就把自己的手臂举了起来。她蹦起来去抢,但根本够不着。

    瞪大了眼睛盯着齐雍,他也在低头看着她,幽深的眼眸带着那么星星点点的威胁在里头,显然是让她安分点儿。

    姚婴又岂会听从,他抢东西上瘾啊,上回把她的赤蛇抢走,这回又抢她的手链。

    不过她也很快就清楚他什么心理,她这般一个新手,有如此能力,在他眼里应当都是疑点。

    继续蹦起来抢夺,齐雍举高,之后后退两步,距离她远点儿,这才开始研究她的手链。

    上头的铃铛是哑的,但内部却与众不同,蹊跷都在这里。

    稍稍一看,齐雍便捏着那铃铛用较轻巧的力量晃了晃,在上空盘旋的金隼果然发出略刺耳的叫声来,它对这手链有反应。

    姚婴追上去抢夺,四周的人都看她,的确是没想到这小丫头胆子还挺大。

    不过,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对街的小仲一看姚婴又开始对公子不敬,就赶紧跑了过去,抓住她的手臂,又连连对四周的人点头哈腰,“如何又对公子不敬?忘了东哥如何交代给你的么?”得克制啊!

    被小仲扯着,姚婴后退了两步,看着齐雍还在晃她的手链,金隼和她腰间荷包里的赤蛇都开始躁乱。

    那个手链不是随意晃就管用的,是需要特殊的手法和力度的,齐雍很快就掌握了,可见他一看就明白了如何使用。

    金隼开始朝着下面扑,齐雍变换手法,金隼又朝着天上飞了上去。

    齐雍似乎饶有兴味,这个手链应当是这个小丫头自己做的,如若没人教她,她到底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一步步后退,他一边晃动手链,金隼在高高的天上,同时又跟着他,就在他的上空。

    直至齐雍退进了巷弄里,金隼也飞到了巷弄上空,头朝下的盘旋,并且不断的发出叫声。

    街上不少来往的人在看,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50、以大欺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