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回到了客栈,似乎就没有姚婴什么事儿了。在房间里把自己好好清洗了一番,之后小二就来送饭了。

    虽说这里的掌柜的看起来很高冷,爱答不理,但是该供应的一样不少。

    填饱了肚子,已经过了晌午了。外面的阳光倒是没那么耀眼了,好像有乌云遮蔽了天空。

    待小二把餐盘什么的都收走了,姚婴也走到后窗处把窗子打开。一直在椅子上待着的金隼飞过来,落在窗棂上,和她一同看这被阴云笼罩下的武灵城。

    赤蛇还在荷包里休息,它是一点精神头都没有,可能还在排毒阶段。不过也没准儿是被齐雍带走之后怎么折腾了,它又不会说话,无法跟她告状。

    双肘撑在窗棂上,头靠着一侧窗框,看着这外面的天空,明明累了很久,身体很疲乏,却是睡不着。

    她倒也不算是个心思很重的人,只不过短短两三天就遇到这么多事情,突破了她这三年多来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印象。

    巫人,也不知他们到底都在哪里。似乎一直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在大越人的嘴里,他们是异类,无时无刻不再作恶。但,人做事总是有目的的吧,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她不了解,也猜不出来。

    蓦地,她猛地听到楼上传来一些若有似无的声音,倒也不是有多响亮,只是她开着窗子,楼上也开着窗子,所以钻进了耳朵里。

    住在四楼的,那就是齐雍了,没别人,他住自己正楼上么?

    这动静一下一下,还挺有规律的,好像是床的动静?

    用力的挤了挤眼睛,姚婴站直身体,之后费力的把金隼给抱了下来。关上窗子,这种非礼勿听的声音,她是不会听的。

    尽管七情六欲人之常情,但她觉得,辣眼睛。

    就在窗子关上没多久,外面就下雨了,刷拉拉的声响,将一切不愉快都赶走了。

    躺在床上,姚婴也想休息片刻,不想没一会儿就响起了敲门声,“阿婴妹妹,你醒着么?”是罗大川。

    “进来吧。”坐起身,她看着门口,罗大川下一刻就进来了。

    他显然也是之前在睡觉,一脸的疲惫。不过,手里却是拿着一个木盒,大喇喇的进来,直接把那木盒给了姚婴。

    “什么意思?”这木盒一般,上漆和花纹雕刻略别致,应当还值几个钱。

    “奖赏。刚刚有人送来的,说是公子奖赏给咱俩的。是银票,我呢,就得了五十两,你倒是得了不少,一百两呢。小爷我啊,不喜欢钱,那五十两小爷不稀罕,都给你了。”罗大川嗓子有点沙哑,但即便如此,也清楚的表现出他对于金钱的不屑来。

    从小生活无忧,他根本就不稀罕钱。这世上没有多少人能做到视钱为无物,就算有些人生来有很多钱,可还是不满足,想拥有更多。

    打开木盒,里面果然是三张银票,一共一百五十两,这么多钱,够寻常人家数口人过几年安生日子了。

    她那时独自在皇都,每个月也花不上三两银子,这么多钱,真够吃好久了。

    “没想到公子这么大方。”奖赏居然直接就是钱,虽是粗暴,却也实惠。

    “若不是你想法子让这鸟儿攻击那两个孕妇,估摸着谁也不知道她们俩肚子里有怪胎,给你奖赏是应该的,都拿着吧。”打了个哈欠,罗大川转身就走了。

    那壮硕的身影写满了不甚在意,出去了连门都没关,就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这客栈里,好像真没多少人。姚婴休息了一夜,翌日走出这客栈时,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

    尽管是一大早,可那掌柜的也在楼下,像个鬼一样,悄无声息。

    从他面前走过,他连抬头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走出客栈,一直走到湖边,大概是因为昨天下过雨,今日的空气格外的清新。

    她就站在湖边的树下,纤细又无声,幽静的如同一朵悄然绽放的花。

    金隼也从客栈后院处飞出来,越过了客栈的四层楼,然后飞到了湖边,在姚婴脚边落下。

    一人一隼,互不打扰,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46、一视同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