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慢步的沿着这屋子的周边走,桌案错落,上面有序的摆放着那些奇珍异宝。

    它们各有名字,大不相同,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都很值钱。

    姚婴边走边看,也和别人擦肩接踵,还有之前那两个乡巴佬一样的小子也在前头盯着那镶嵌了宝石的酒壶眼珠子都要贴到上面去了。

    “觉得这些东西怎么样?”罗大川俯身在一顶宝盏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后问道。

    “很好,但都不是我的。”姚婴回答,因为不是自己的,所以她兴趣不是很浓厚。她更感兴趣的是那水晶樽里的东西,如此奇特,连荷包里的赤蛇都在疯狂躁动,由此可见那家伙多神奇。

    “这玩意儿,白送给小爷,小爷都不要。”罗大川尽显嫌弃之色。

    “那只能说明你家有更多更好的,不稀罕这些。但,这能不能证明你父亲贪污受贿啊。”他总是这般显摆,可能会给他父亲带来不太好的影响。

    “你这说什么的话?阿婴妹妹,我可是拿你当自己人,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你反而怀疑我父亲贪污受贿,你这朋友,小爷觉得得要再考虑考虑了。”罗大川拧着眉毛,十分不爽。

    看了他一眼,姚婴弯起嘴角,两颊的酒窝让她看起来没那么古怪诡异,反而有些乖。

    “作为青阳郡太守的独子,你见多识广也正常,说明你家教甚好。”她改了话锋,虽说语气一如既往的淡淡的,但罗大川很满意。

    “那是,正因为小爷见多识广,所以我看出了点儿门道来。这家主人,打肿脸充胖子,大半的东西都是假的。尤其是那些摆在上面的,假的。”罗大川是看出了这个,所以才会追着姚婴嘀嘀咕咕。

    “假的?”这一点姚婴倒是没想到,抬头往上面的桌案看,都珠光宝气的,她看不出真假来。

    “有那么一句话,鱼目混珠。这个是真的,这个也还值点钱,上面的就都是假的。”罗大川随手扒拉了两个摆在下面桌案上的,把真的摆在了距离人更近的地方,而高处的人们轻易够不着的地方则摆着假的。距离和光线,让人一时间分不出真假来。

    姚婴分辨不出来,但罗大川不至于胡说八道,是真的有见识,才能分辨出真假来。而且附近观看这些奇珍异宝的人们,有些人似乎也看出来了,从那不经意撇嘴的动作就看得出。

    倒是那两个一直盯着这些奇珍异宝流哈喇子的小子还那样儿,他们应该是分辨不出真假。

    沿着桌案走,擦肩接踵都是人,姚婴还是想一会儿再回到水晶樽前去看看,只不过现在那儿都是人,围得满满的,她根本挤不进去。

    也有不少人都离开了,慕名而来,看的也是个新鲜,不似姚婴他们,目的便不是看新鲜。

    走着呢,蓦地,‘一堵墙’出现在前行的路上,姚婴朝前迈出的腿收了回来,顺势抬头看上去,没想到‘这堵墙’居然是齐雍。他刚刚明明在水晶樽那边来着,长得像个电线杆,不用刻意看余光都瞟得到。忽然之间的,怎么窜到这儿来了?

    仰头看他,也只是看了一下,她就收回了视线,然后自动的绕开他,装作不认识。

    当然了,她更喜欢这样,也免得卑躬屈膝的给行礼,做出一副做小伏低的姿态来。她虽不至于天真的认为人人平等,但她并不想做那个食物链底端的人。

    绕过齐雍,她打算在这屋子转一圈之后再回到水晶樽那儿去,这会儿刚进来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没有刚刚那么拥挤了。

    哪想她刚从他身侧迈出去一步,就一条手臂就横向过来把她给锁喉了。力气大的,她接连后退两三步,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向那个锁她喉的人,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只是伸出手臂横向挡了一下把她推回来。但他太高了,手臂抬起就直接横在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30、横臂锁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