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这若乔很快就离开了,不过临走之前还是没少吩咐姚婴多多注意,与她单独见面的事情也不要说出去。今晚若是碰见了,虽不要和她说话,但如果猛然发现大事不好有危险的话,可以过来找她,她会保护她的。

    虽不见得若乔和姚大壮有什么交情,但这若乔是看在了姚寅的面子上。

    也不知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不过若乔这姑娘倒是长情的人,明知往后自己和姚寅不会再见面,心里头却还记着。

    她若是知道自己和姚寅一样同在长碧楼,不知会是什么心情。

    这些事,也不该由姚婴的嘴说出来,所以她没有透露出一个字来。

    若乔离开不过一会儿,就有人来送饭了,送饭的小二很年轻,进来之后被屋子里的金隼和赤蛇吓了一跳,但也仅仅是吓了一跳而已。

    由此更能证实,这客栈里头的都不是普通人,长碧楼的爪牙,比想象的多得多。

    用了饭,填饱了肚子,姚婴靠在床上休息。天色逐渐暗下来,城中掌灯之后的光线顺着窗子照射进来,这座城市的夜生活开始了。

    没过多久,房门再次被敲响,之后就是东哥的声音,“阿婴,要出发了。”

    起身,把赤蛇重新放到了荷包里挂在身上,之后她才离开房间。

    外面,东哥和那两个少年都在,她走出门来,正好罗大川也从他的房间出来了。他睡得眼皮都肿了,被叫醒之后一副十分不爽的样子。

    “大晚上的去哪儿啊?我说你们真是办事顾头不顾腚,一路奔波,到了这儿小爷我还没睡好呢,就又要出发。去哪儿啊?”罗大川不爽就要表达出来,整个人粗鲁而又无理。长得壮硕,二百来斤,饶是谁见了他都得头疼。

    东哥也一样,看了他一眼,不予回答,只是当先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姚婴跟上,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抬头往四楼的方向看了看,但是什么都看不见。好像,暂时没有人住在四楼。

    顺着楼梯下去,这客栈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那年轻的掌柜的在柜台后,他们走出客栈,他也没什么表示,视而不见的样子。

    从客栈走出来,之前的车马就停在外面等着,客栈的灯笼亮着,对面的小湖也反射着光,幽幽的,透着难言的神秘感。

    和东哥上了马车,亦如这几天一样,罗大川和另一个少年骑马,之后便离开了这客栈。

    车窗开着,能看得到这外面的夜景,及不上繁华的皇都三分之一。有的地方是没有光亮的,漆黑的好像没有人烟一样。

    在这城中兜兜转转,经过了较为繁华的主街,这个时辰街上还是有不少人的,酒鬼也特别多。有的醉倒在街头,被拖走卖掉都不知道,原来这个时代有这么多嗜酒如命的人。

    又进入了一条较为宽敞又寂静的街巷,两侧的围墙很高,又有灯火的光亮从里面倾泻出来,可见住在这院子里的可不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即便不是做官的,也是家底殷实的有钱人家。

    在这种地方走了很长一段,终于听到了热闹的人声。微微探头,往那边看,成群结队的马车排在这条街巷之中。再远处,一处宅邸大门明亮,岂是一个两个灯笼,而是竖在大门两侧,将这门口照的通明。

    这所有的马车都在排队,在抵达那宅邸前停下,里面的人出来,向守在门口的人展示了什么东西,之后他们就进去了。

    马车则离开宅邸前,后面的马车继续。

    这些排队的马车有很奢华的,也有很朴素的,但这大晚上的,都跑到这里来排队,可见这宅邸不一般。

    因为排队,这队伍也不得不停了下来,等待排队。

    前面骑马的罗大川显得有些不耐烦,翘首往前看,看见排队的马车还有宅邸前的人,大部分大腹便便,他也不由得嗤之以鼻。

  &n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27、趋之若鹜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