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姚婴不认识这个年轻的姑娘,但姚寅认识。由此可见,姚寅可能认识皇都一半以上的姑娘。

    罗大川正好从后面走上来,瞧着姚婴和一个姑娘在楼梯上拉拉扯扯,他浓眉一挑,“阿婴妹妹,碰见熟人了?”

    那年轻姑娘看了一眼罗大川,之后就放开了姚婴的手,“看来此地不是个适合说话的地方,我也住三楼,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你晚点儿过来找我吧。”

    姚婴点点头,之后那姑娘就快步下楼了。

    从罗大川身边走过,他刻意的歪头去看人家,像个地痞小流氓一样。

    “能碰见熟人可不容易,这长碧楼里烂规矩一堆,不让用本名,也不许和其他人在楼中见面。即便是声名远扬,原本认识的人都认不出自己来。”走上来,罗大川说道。别看他长得一副没文化的样子,但脑子还是好用的。

    姚婴不语,这种规矩虽说严苛,但也必然是有其道理的。

    “我跟你说,在这个客栈里头的,可能都是长碧楼的人。包括,刚刚和你说话的那个姑娘。”上了三楼,走廊里没什么人,罗大川压低了声音说道。

    转眼看向他,姚婴终是弯起了唇角,“说得对。”这个地方,不是随意选的,这里的人,也都不简单。

    长碧楼的手伸的有多长,可能要超过之前的想象。

    三楼多达十几间房,都关着门,有的上锁,有的没锁。

    东哥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姚婴和罗大川拿着钥匙挨个锁头试探了一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进房,反手关上了房门,这房间很朴素,但很干净。

    走到后窗处,推开了窗户,她一只手伸出了窗口,轻轻地摇晃了三下,之后,一只巨大的金隼便忽然从错落的平房间一飞而起,直接朝着这窗口飞了过来。

    姚婴立即闪开身体,带着一股风,金隼顺着窗口斜抹着飞了进来,之后落在了房间的桌子上。

    收起翅膀,它一副不是很开心的模样。

    放下背着的包裹,姚婴走到桌前,即便这般相对而站,这家伙都高出她一个头来,似乎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它长大了许多。

    轻轻地用双手摸着它的羽毛,坚硬而顺滑,羽毛下它的皮肉也十分结实,结实到硬邦邦的那种程度。

    无言的交流,姚婴并不喜欢多说话,甚至觉得将口舌浪费在和人说话交谈上,完全是消耗脑细胞和精力与口水。

    她更喜欢一个人默默的待着,甚至可以连续一个月不说一句话,这样很舒服。

    将赤蛇也放了出来,金隼和它相见,两个家伙都不太友好。

    喂它们药吃,它们和人一样的吞咽,对这些泛着异味的东西,也能够自如的吃进嘴里。

    坐在桌边看着它们,不时的命令它们摇头摆尾,两个家伙听话的如同有遥控器在控制一样,又特别像演皮影戏,很是好笑。

    蓦地,房门被敲响,那两个家伙立时的警惕起来。金隼竖起了脖子上的羽毛,赤蛇也扬起了上半身,信子不断的吐出来,杀伤力极强。

    起身,姚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出现在门口的正是之前那个年轻姑娘。

    她略有些鬼鬼祟祟,见姚婴开了门,就迅速的钻了进来。

    回头看了她一眼,姚婴关上房门,转过身来,那年轻姑娘也退到了床边,盯着桌子上那两个不太友好的家伙。

    她缓缓的抬起双手,虚空而缓慢的上上下下移动,这是要它们平息下来。

    她这个手势或许不是太专业,但是对于一些有些许智力的动物是管用的。

    姚婴走到桌边,挥手在它们俩眼前晃了一下,它们俩立时安静了下来。

    转身看向那个姑娘,她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转身在床边坐下,举止自然而又洒脱。

    “大壮,我真没想到你会进入长碧楼,姚寅真的舍得让你来么?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26、楼中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