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那黑色多足的东西掉进了虎油里,就挣扎扭动,大概是因为虎油之前被加热,它落入其中之后受不住这温度,扭动着盘成了一个圈儿,片刻后一动不动了。

    罗大川瞪大了眼珠子瞅着,这玩意儿还是像蜈蚣。

    姚婴将小碟子拿起来,走到桌边放下。站在桌子上的金隼低下头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抬手摸了摸金隼的羽毛,尽管什么都没说,但是金隼好像很明白,它不敢去啄那碟子里的东西。

    取了另外一个吃饭时用的小碗,回到床边,将小碗再次放置椅子上。之后两手抓住罗大川的小腿,告诉他忍着,她便开始用力的捏。

    罗大川发出拖拉机狂奔一样的吼叫声,疼的他冷汗瞬时就飚了出来。身体紧绷,他却是能坚强的忍着,那条大象腿不动分毫。

    因为挤压,之前被割开的小腿肚那儿开始往外流掺着血丝的脓液,散出一股腥臭的气味儿,尽数滴落在那小碗儿里。

    东哥站在一边看着,他的神色较为复杂,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但是眼下又问不出口。

    挤压了好一阵儿,可那大象腿并没有变细,好似还是那个样子。

    放开了手,姚婴抬眼看向龇牙咧嘴满脑门子冷汗的罗大川,“每一个时辰挤一次,不可以偷懒。若是刚刚划开的这个口子愈合了,那个毛节儿会再次生长出来。到时,你的腿可就不止这么粗了。”

    罗大川想了想,想明白了姚婴的话,他点头,“这么说,那蜈蚣不是蜈蚣,叫毛节儿。它是怎么生长出来的?最初必定是从皮外钻进我肉里的。”

    “你自己得罪了谁,心里没数么?”站起身,姚婴认为是谁下的手,他自己应该最清楚了。

    哪知罗大川眼睛转向四十五度角想了好一阵儿,然后摇头,“小爷这半个多月来得罪的人太多了,数不清了。”他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无言以对,姚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拿起那接了不少脓液的小碗儿,之后走到桌边,将之前那小碟里的虎油和毛节儿都倒进了小碗儿,融合一起。

    东哥双手负后,佝偻着腰,眼睛盯着姚婴,她走哪儿,他的眼睛追到哪儿。

    那个来送虎油和匕首的少年也一样,跟随在东哥身边也有一段时日了,这样的新人他第一次见。

    “很好,如此有天赋,又如此镇定自若手法娴熟,若说你是新人,怕是也没人信。这样吧,先去把那些疯了的畜生解决了,之后,我就带你出去转转。”东哥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带姚婴这个新人了,在长碧楼中学习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我怎么办?”姚婴还没回答,罗大川先开了口,那条大象腿还搭在椅子上,他狰狞的大脸上都是焦急。

    东哥看向罗大川,头疼之色溢于言表,这样的新人,他是万万不想带的。

    “别想着拒绝小爷。小爷我算是看清楚了,这个鬼地方,没人值得信任,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对小爷下毒手了,小爷却根本无法防御。所以,小爷做决定了,就跟着阿婴妹妹,她身娇体弱的,小爷保护她。”别看罗大川长得粗鲁,但是脑子还是挺清楚的。这个地方的人都不可信,唯独还算可信的就是这个同是新人的阿婴。

    一听他这无理之言,东哥更是气的头发都要炸起来了,“你并不归我管,若是你真的觉得在楼中待不住想赶紧出去,我可以代你去问问公子。看看有哪位资历深厚的前辈可以带你出楼,这楼中有很多比我要更有经验的前辈,你跟随他们,更能保证自身的安全不说,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21、脾气古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