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走到东哥近前,姚婴停下了脚步,再往前走,便是那建在山脊之上悬空的回廊小路,有风从那上面灌上来,在这儿都感受得到它们的吹袭。

    看向东哥,姚婴白白的小脸儿在阳光下显得几分病态,如不是她的眼睛乌溜溜的显得极其古怪,她看起来就像是个身娇体弱的小姑娘。

    “公子的交代你也都清楚了,阿婴,你先去把那些疯了的畜生都处理了吧。处理了之后,我再给你分配任务。”东哥似乎有意想再看看她的本事,所以并不着急指使她外出做事。

    姚婴点点头,能做动作,她也懒得用嘴回答。

    她现在也没什么急迫的了,齐雍敢说姚寅还活着,那必然是还活着。可以外出做任务,姚寅可能不在这里。何时完成任务回来是未知,也不知他做的到底是什么任务。

    所以,她完全可以一直待在这里等着,等姚寅回来,见上一面。

    “那我呢?”罗大川插嘴,除了他打不过的齐雍之外,不见他对谁有个好语气或是好脸色。那张脸凶起来显得狰狞,再加上长得壮硕,跟一头大象似得。

    东哥看了看罗大川,他显得有点头疼。这罗大川的长处是功夫,可是这样的人不归他管,他只管对巫术有天赋的新人。

    “你皱什么脸啊?小爷我不是人是吧,这么大个人杵在这儿,你看不见?我的腿被你们搞得要废了,需要阿婴妹妹给小爷治疗。别废话了,赶紧走吧。”罗大川不乐意,一手按在姚婴的肩膀上,推着她往前走,认为她多余搭理这个东哥。唯唯诺诺,说句话这个费劲儿,看着他都觉得累。

    被罗大川推着,姚婴不得不往前走,走上这险绝的回廊,下面便是万丈深渊,掉下去非得粉身碎骨不可。

    罗大川是不怕的,一瘸一拐的走,不时的探头往下面看一眼,他也是赞叹这个地方绝险。

    东哥跟在后头走着,心气不是很顺,这个罗大川让人头疼,他觉得还不如之前就把他送回家去了,这种刺头,不好驾驭。

    天上,金隼在飞翔,它转着圈盘旋,但始终都不离地面上姚婴的身影。

    在回廊之中往下走,耗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回到昨晚姚婴休息的小院儿。一重套着一重,院落四周又都是山体,这个地方真是奇绝。

    回到了这院子里,姚婴便晃了晃自己的手腕,下一刻,在天空上盘旋的金隼忽的俯冲下来。

    它翅展巨大,俯冲下来气势磅礴,罗大川和东哥都不由得抬头往天上看,然后条件反射的后退。

    那金隼飞下来,在姚婴头顶转了一圈,最后一下子抓住了她的右肩。

    极其沉重,姚婴被压得趔趄一步险些跌倒,它却是用大钩子一样的爪子抓住她的肩膀不撒开,顺势还收了双翅。

    太重了,就像一块巨石压在自己肩头,姚婴调整了下,呼吸,之后反手摸了摸它的大爪子,这家伙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小宝宝呢,它十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身形和吨位。

    罗大川看的高兴,上前一步,伸手想要去摸摸它。却不料金隼忽的扭过头来,脖颈上的羽毛炸开,喉咙里发出危险的叫声。

    罗大川立即缩回手,盯着那气势汹汹的金隼,他哼了一声,“这小畜生,还挺警觉。”

    “阿婴,先给他处理伤处吧。”东哥倒是想看看,她有什么本事。

    驮着那巨大的‘小宝宝’,姚婴先回了房间,她饥饿难耐,从昨晚到现在,她可是连一口水都没喝。

    罗大川和东哥也随后走了进来,东哥打开了门窗,让这房间通通气。

    “东哥,不知我可以不可以吃饭?”离开了英姑,好像这长碧楼已经不供饭了。

    闻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19、生克制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