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姚婴认为,自己若是给他一些教训,他能交代了姚寅的去向倒是好。如果说他有个能抗毒的身体,那她不会成功不说,反而还可能会被认为是什么刺客。

    听那东哥说,这个人曾徒手制住了发狂的野兽,他有极大的可能是不惧痋蛊,但到了什么程度,就是个谜了。

    姚婴计算是否能成功,同时心里一股气,他是这长碧楼的掌权人不假,可是作为他员工的家属,她是有权利知道姚寅生死的。

    然而就在此时,楼下忽然传来大吼,“不让我走是不是?我也要见公子。小爷我就不信了,你们还打算把我囚禁在这里是不是?在小爷眼里这世上就没王法,谁想到你们长碧楼更放肆,还想把小爷我当囚犯对待了?”是罗大川,他正在咆哮,极其不满,吼声如破锣,在这房间里听得清清楚楚。

    齐雍姿势慵懒,外面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换了一下双腿互搭的姿态,他盯着那脸色不善从而显得极是古怪的姚婴,开口,“让他进来。”

    他的声音不是靠吼的,却显得异常的清亮悠长,让人一听就知道,他的声音必然传出去很远,但在这近处又不会觉得刺耳。

    “看吧,你们公子叫我上去。都给小爷我让开。”罗大川也听到了,十分嚣张的和那些拦截他的人叫嚣。

    姚婴缓缓的松开手,看着齐雍那优哉游哉的样子,看起来是清闲的,只是那双眼睛黑漆漆的,无比深邃,就知他本人内心里并不如表面上这般悠闲。

    很快的,就听到了罗大川跑上楼来的声音,踩得楼梯吱嘎作响,好像再多用一点力气,他就得把这小楼毁了。

    下一刻,罗大川就进来了,他长得壮,从门口一瘸一拐的进来,好似险些把门框给撞碎了。

    进来就看到了姚婴,他上下看了她一眼,然后就看向了在书案后坐着的齐雍。

    看到齐雍,罗大川还是有些谨慎的,一直走到房间中央,他停下脚步,“你就是公子?我要回家,我不想在这儿待着。家里还有大事等我去做呢,我着急,你赶紧让你的人都让开,别拦着我。”虽口气还挺大,但却是没那么嚣张了。

    “听说你功夫不错。”齐雍的眉动了一下,他的眉尤为俊美,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风流潇洒。

    “那是,我从五岁就开始习武,家父请来的都是有名的师父,刀枪棍棒赤手空拳,哪个我都会。”罗大川略有得色,若说别的他可能会迟疑,但若说功夫,他可是自信,绝不是吹嘘大话,他自认为这世上能胜过他的,罕有。

    “名师?本公子亦在小小年纪时便习武,但从未有过名师教导。”齐雍看起来好像在笑,下巴上的胡渣让他显得很是粗犷。

    罗大川半信半疑,这长碧楼还找不出个名师来么?

    “你父亲将你送到长碧楼,是因为你身上背了人命。那也不是一般的人家,在朝廷里也是有人的。他们家告到了皇都,自古便有这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说法,你一个小小的太守之子又岂能脱罪。把你送入长碧楼,你便是本公子的人了,别说你杀了人,就是屠了城,本公子要保你,圣旨也无用。既然现在你不想待在这里,本公子也不强求,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必然不行。你能从本公子这两条腿下过两招,便立即派人送你回去。”一字一句,齐雍说的极为轻松。而且,他真的了解每一个进入长碧楼的人。

    姚婴站在那儿看着,过多的关注了齐雍的气定神闲,他的功夫有多厉害?她正好可以在这儿看一看。如果他败在罗大川的手底下,那么,她若攻击威胁他,也是有机会的。她的赤蛇,速度也很快。

    要自己在脚下过招,罗大川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16、请开始你的表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