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要将金隼引入铁笼,必然是担心它忽然不受控再伤了人。东哥身后那两个少年戴着鹿皮手套严密的保护自己的手,进了房间在门口处就把铁笼放下了。之后打开了笼门,又向后一步,尽量距离那金隼远一些。

    因为天亮了,这金隼的模样也更加清晰,它真的长得十分威武,堪比大雕。

    谁也不敢接近它,姚婴只得自己动手,抬起手臂,它就跳了上去,过于沉重,压得姚婴手臂也向下坠了几分。

    走向铁笼,她俯身,将手臂递向铁笼门口,金隼自动的就进去了,根本没费任何力气。

    那两个少年和东哥都看的新奇,眼睛睁大,直到姚婴把铁笼的门关上了,他们才确认看到的是真的,不是假的。

    姚婴又返回桌边,把赤蛇托起来,它条件反射的又自己盘成了蚊香的样式,被装进了荷包里,挂在了腰间。

    门口的三人也瞧见她装起来的赤蛇,距离稍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必然是个活物。

    不免好奇,但谁也没吱声,东哥心里几分忐忑,毕竟还是没想清楚是福是祸。这古怪的小丫头,难不成真是天授之人?

    “走吧。”看着姚婴过来,东哥也一声令下,当先转身离开。

    姚婴跟在他身后,那两个少年则抬着笼子走在最后。他们担心金隼不受控,但眼下它可不是一般的沉稳,利爪抓住笼子底部的铁条,一动不动,乍一看像个标本似得。

    顺着宛转的回廊朝着高处走,东哥带领着姚婴,边走边跟她说一些公子的事情。当然了,他必然不会详细说他的情况,只是告知她公子所居之地在长碧楼的最高处。防守严密,没有召唤,是不允许随意进出的。

    公子喜静,不喜欢别人多话,他若没开口,旁人最好也别说话。

    一会儿得了公子的传唤,进去之后不要直视公子。对公子所提的问题,一定要如实回答,若是撒谎,他都能看得出来。

    这东哥不免是在神话他,姚婴左耳听完,也就顺着右耳又冒出去了。

    她关心的只有一件事,“东哥,公子是不是对长碧楼所有的人都了如指掌?即便进来之后换了假名字,他也仍旧清楚每个人的身世来历?”

    闻言,东哥点头,“那是自然,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公子的眼睛。”言语之间,对公子极为推崇和敬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好说了,问起姚寅,他必然知道。

    这公子果然是身居高处,回廊向上愈发陡峭,而且多处极险,路径只有半米宽,只要歪头往下一看,那就是万仞绝壁,摔下去绝对粉身碎骨。

    风也从下面灌上来,站在此处往下看,不免胆寒。姚婴也不由得有些发晕,双腿都跟着软了,不太严重的恐高症到了这里也尽数发作。

    东哥也和她差不了多少,因为风吹,他劲装下摆都在翻飞,只得快速走过这段险路才是上策。

    倒是后面那两个抬铁笼子的少年面不改色,从这里轻松而过。

    终于,登上了最高处,阳光也照射了过来。金光照耀,眼前也跟着发花,她水米未进,这会儿还真有点儿晕。

    顺着山石草木间清幽的小路进入一扇月亮门,入眼的便是一栋小楼。小楼飞起来的四角镶嵌宝珠,阳光之下红的夺目,这可不是寻常的珠宝。

    姚婴多看了一眼,便被前头边侧回廊里的吵闹声夺去了视线,回廊里两个衣饰讲究的男人正在围堵一个少年。

    那少年长得五大三粗,长相透着一股凶狠劲儿,他撸起两只袖子,正在大声吵嚷。

    “小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罗大川,小爷我就叫罗大川。什么一野二野的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14、幽眼如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