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那边几艘船加快了速度,朝着这边划来。在距离五六米远的时候,船上的人开始朝着这边拱手作揖,给孟乘枫请安。

    划船的护卫也竖起了船篙,那几艘小船停在了水面上。

    姚婴的视线一直固定在高季雯的身上,她和一个年轻男子站在小船上,两个人并肩而站。船的位置小,他们俩也贴的很近,显然关系不寻常。

    在两方的小船靠近时,高季雯也看到了姚婴。有一瞬间她没认出来,待得认出来时,明显瞧见她的脸在那一刻变得僵硬。

    尽管姚婴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根据高季雯的脸色,她应该是不想被戳穿的。

    眨了眨眼睛,她收回视线看向在她身后站着的孟乘枫,他面带笑意,虽说阳光照不到他,但他看起来也挺暖的。

    “大哥。”那艘船上的年轻男人开口,他唤孟乘枫为大哥。

    “梓易,在外转了这么许久,我可有一个多月没看见你了。”孟乘枫笑道,他这个兄长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让大哥担心了,雨禾她身体好多了,这一次回来,应该也不会再匆忙的出去了。家中之事都落到了大哥的肩上,真是惭愧。”孟梓易言语甚是恭敬。

    姚婴转眼看过去,尽量的不去看高季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孟梓易。

    和他恭敬又略严肃的语调差不多,他的表情看起来也是极为严肃的,不苟言笑的那种。但稀奇的是,他长得和孟乘枫还有点像,只是眼睛是正常的颜色。

    “心爱的人生病,你自是日夜担忧。咱们家中都是一些琐事,谁都能处理。天快黑了,赶紧回去吧,夜里凉,无事就陪着你夫人吧。”孟乘枫是很包容的,从他的语调中就听得出,他特别像个大哥的样子。

    “多谢大哥。”孟梓易和雨禾两个人共同向孟乘枫告辞。

    她的声音不再那么张扬,但仍然是高季雯的声音。可除了外表和声音之外,她就像变了一个人。

    动作之间缓慢而有度,哪还是以前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以前的影子消失无踪,在她身上窥见不到以往的分毫。

    那几艘船调转方向离开,看得出孟梓易居住的地方和孟乘枫居住的地方是两个方向,这留荷坞真大。

    看着他们走远,姚婴的心中仍旧是几分震撼,高季雯原来在留荷坞。

    她嫁入了孟家,又改了名字,她就是长碧楼插入留荷坞的暗睄么?

    “看什么呢?”船动了,姚婴还在看那几艘离开的船,孟乘枫在她身后坐下,轻声问道。

    回神儿,姚婴转过脸来看着他,“那个人是谁啊?怎么长得和你很像?刚刚孟夫人好像说,她只有你一个孩子。”而孟乘枫长得和孟夫人很像,父系的血缘,应该不会让他们长得那么相似。

    “梓易是家父的二夫人所生,二夫人虽出身不好,但她和家母长得很像。还有我家小妹的母亲,出身风尘,容貌也和家母有五六分相似。”孟乘枫解释,把家里的事儿都说了,也是免得她到时再觉得稀奇。

    姚婴倒是有些迷惑了,这孟乘枫的爹,正室妻子和妾室都长得很像?他是喜欢那一挂的么?

    看她那满脸问号的样子,孟乘枫又笑了,“不懂了是不是?”

    “嗯,不懂。这是孟老爷对孟夫人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么?今生今世,所有爱过的人都是孟夫人的模样?这不是爱吧,倒像是给自己的花心找借口,和侮辱差不多。”姚婴想想觉得很是可笑,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还是所有男人都这样,给如此不要脸的行径穿上深情的外衣,给自己找个让人说不出话的借口。

    孟乘枫反倒是无言以对了,看着姚婴略不屑的眼神儿,他好半晌才笑出声,“家母必然很很赞同阿婴姑娘的说法。”

    是个女人估计都会这么想,这个世界的男人,一言难尽。

    小船开始进入荷田,荷叶和莲蓬不时的从脑袋上掠过,坐在这船上的人也不得不偏头闪躲。那莲蓬太大了,若是砸到脑袋上,会疼的很。

    逐渐的接近昨晚发生意外的地方,几艘小船都藏在了这里头。那个怪物尸体所在的小船是昨晚孟乘枫和姚婴坐的,回到小岛之后,护卫又把这小船送回了这里,藏匿在茂密的荷田之中是最稳妥的,在外面根本就看不见。

    “昨晚丧命的护卫尸体根本没捞上来,好像都融化了。若是我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是不是也就和他们一样了?”小船停下,孟乘枫站起身,一边说道。

    “嗯。”姚婴点头,虽说他中招的是手臂,但沿着手臂向上,最终整个人都会融化了。这就是痋的厉害之处,怨气所结,可不是一般的毒物能够相提并论的。

    孟乘枫跳到了昨晚藏在这儿的小船上,之后朝这边伸出手。姚婴略不安的站起身,小船晃动,这脚底下虚无的感觉真是让人没一点安全感。

    抓住孟乘枫的手,他那只完好的手力量还是极大的,微微有些凉。

    她抓住了自己的手,孟乘枫便一个提力将她整个人拎了过来。整个人悬起来,没什么感觉,下一刻就落到了孟乘枫身边。

    脚下的小船晃动的厉害,她弯着身体抓着孟乘枫一动不敢动,整个人像石化了一样。

    “无事,不会掉下去的。”抓紧她的手给她安慰,孟乘枫用力的抬起另外一只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看得出她是真的害怕。

    小船缓缓地平静下来,姚婴也直起了身体,看了看就站在她眼前的孟乘枫,说实在的,看着他也没什么安全感。

    这种四面环水的地儿,大罗神仙在这儿也一样。

    小船正当中,一滩黏糊糊的东西黏在船板上,经过了一天的曝晒,它看起来好像已经干燥了些。

    挪过去,姚婴坐下,这东西失去了光芒,真的是挺恶心的。

    但,模样和武灵的那个差不多,像个人一样,但又像鱼。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孟乘枫站在她身后,双腿分开,能尽量的保持这小船不会胡乱晃动。

    “不知道。”姚婴摇头,即便说是痋,孟乘枫怕是也不懂,她还得跟着解释。这种东西,跟外行解释,怎样也解释不清。

    “小小的一个,攻击力如此强,功夫高超的护卫都没躲过,惨死此处。”孟乘枫的语气有些低落,大好男儿死于此处,实在委屈。

    “这一片荷田往后就不要过来了,最好圈起来,也免得别人误入。这里的莲蓬也不要采摘,没准儿吃了就挂了。”坐在那儿,姚婴其实也不是很确定这些情况会不会发生。只是这个怪物忽然出现在这儿,它又是从何处过来的呢?

    站起身,她小心的环顾四周,荷田茂密的连方向都分不清了,那个怪物从何而来更是个谜。

    专门在孟乘枫回来的路上,这一小片区域,难不成真是要害他的?

    想要害他的又会是谁呢?留荷坞外人不好进,难不成留荷坞中依旧有内鬼么?

    这还真是个谜题,凭她一己之力,在这种地方难以调查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还是得齐雍过来。

    “孟公子,不知你有没有派人去通知我家公子?”齐雍若来了,这地儿的秘密也就藏不住了。

    “嗯,已经派人过去了。”孟乘枫微微颌首,表示已派人去找齐雍了。

    往荷田里看,可是真的什么都瞧不见,太茂盛了。

    昨晚死去的护卫已经沉入水中,眼下什么都找不到了,孟乘枫拿起船篙在水中拨弄寻找,船篙挑起了一些布料,可没有人的踪迹。

    随着泥水被翻搅出来,一股腥臭的气味儿也飘了出来,和昨晚闻到的差不多,孟乘枫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不由想到他昨晚手背流出来的那些粘液,气味儿与之相差无几,令人作呕。

    放下船篙,所有人都不做声了,看着眼前这乱糟糟的荷田,臭水污烂,仅仅是因为那小小的一个怪物。

    姚婴觉得要把那个怪物鱼人的尸体带走,放在这里晾晒,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身上的衣服质量上乘,撕下来怪可惜的。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东西。

    “用这个。”孟乘枫好似能穿透她脑袋似得,一只手过来,手里是一个折叠整齐的丝绢。

    看了他一眼,姚婴接过,之后把那怪物软塌塌的尸体捏起来,包裹在丝帕当中。

    在武灵时那个怪物鱼人的尸体被齐雍抢走了,她也没来得及研究。还有那个吴家的两个妾室,是缘何中招成为了这种怪物的繁殖母体亦是未知。

    如果可以给她一些权限的话,她仔细研究,说不定能找出端倪来。

    痋引神秘,难不成此物自身带引么?还是当时吴家的那两个妾室接触了某些人。她们都死了,答案也找不出了。

    孟乘枫下令要将此处圈起来,禁止任何来往的船只再靠近这里。两艘小船上的护卫立即开始活动起来,要将此处圈起来。

    太阳已经落山了,天地间也开始暗了下来。小船上有灯,燃起来,显得四周的荷叶和莲蓬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它们长得太茂盛了,灯火辉映下,形状显得很是诡异。

    护卫在做事,姚婴则和孟乘枫坐在这小船上静默不语。倒也不是非得做什么,只是有无数的疑问,又解决不了,只得待在这儿。但其实,就这般待在这儿,也找不到疑问的答案。

    “阿婴姑娘在想什么呢?大越总是会发生一些骇人听闻又十分离奇的事情。三公子一直在致力于保卫大越的安宁,但是却真的很难。在留荷坞如此森严之地都会发生这种情况,更让人难想偌大的大越每天都会发生些什么。”大概是因为太安静了,这里又只有他们两个人,迎着这昏暗的光线,更是让人不由联想起很多。

    “我只是在想,那些心怀鬼胎的人到底距离我们有多远,还是就在身边。”包括齐雍所怀疑的孟家人,明明是皇亲国戚,但谁又知道他们暗地里都在做些什么呢?

    转眼看向她,她的侧脸小小的,半个巴掌就能给遮住。

    “是啊,若是就在身边,而又是自己信任的人,那岂不是防不胜防。”孟乘枫言语之间也露出一种担忧来。

    姚婴不语,谁又能知道呢。反正眼下她有些心绪不宁,只身一人在这个地方,她心中一股难以言说的阴郁感。

    蓦地,一直在这片荷田上空盘旋的金隼发出叫声,它打破了平静,姚婴也不由得一诧。

    抓紧了船舷,她小心的站起身,仰头看着金隼那盘旋的影子,之后轻轻地晃动手腕。

    下一刻,金隼再次叫起来,之后朝着荷田的深处飞了过去。

    往那边眺望,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姚婴长长的吐口气,“应该是有人来了。”不是有怪物,若出现的是怪物,金隼的叫声不会是这样的。

    闻言,孟乘枫也站起身,小船晃动,那边姚婴立即僵硬起来。

    他看了她一眼,伸手按在她肩膀上,一边朝着金隼飞去的方向看,他比她高很多,看的也更远。

    “有火光,的确是有人来了。”他看到了。

    随后,他提起小船上的琉灯,举起来轻轻摇晃,这么高也足以吸引那边来的人了。

    没过多久,金隼便又飞回来了,而船行驶的声音也进入耳朵里,那边的船朝着这边过来了。

    茂密的荷因为小船的闯入而拨开,之后,便停了。

    那边船上的人举着的是火把,火光在跳跃,也看清了小船上的人,一人鹤立鸡群太过耀眼,正是齐雍。

    他身边站着东哥,船头船尾撑篙的是齐雍手底下的人,在此遇见,大家也都没有任何的意外。

    “三公子。”孟乘枫放下琉灯,他的手臂不足以让他支撑太久。

    “你没事吧?”齐雍看着孟乘枫,他昨晚遇袭,今日瞧着倒是还好。

    孟乘枫另一手依旧在按着姚婴,她害怕,这样能够给予她一些力量。

    “已经无事了,多亏了阿婴姑娘。”他如实道。

    看向姚婴,齐雍好似此时才注意到她这个小矮个,“这是她应该做的,做得好是分内之事,做不好,就得给你陪葬了。”

    这种话真是够无情的,姚婴忍不住翻白眼儿,此番,估计齐雍对她的怀疑要更深了。

    齐雍举步,他几乎只是跨了一步,就一下子跳到了这艘小船上来。

    他长得高,人也重,落到这船上的瞬间,小船便剧烈的摇晃起来。

    姚婴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摆,孟乘枫更大力的压住她的肩膀。齐雍却好像根本没瞧见他们俩的情况,径直的走到船尾,随手拿起杵在水里的船篙,在水中拨弄翻搅。

    他不停止动作,这小船晃动的就特别厉害。

    孟乘枫转了一下步子,正面对着姚婴,之后按着她坐了下去。

    “别怕,船不会翻得。”齐雍自有把握,总是不至于把这艘船给弄翻了。

    坐在那儿,小船还是在摇摆,但比站着要安稳的多。

    那边东哥也命人把小船再朝这边靠拢一些,然后用船篙试探打捞水下到底都有些什么。

    “阿婴妹妹。”罗大川那标志性的很粗的声音传来,他在后面的小船上。

    小船各自靠拢,大家也都露出了脸来。

    看到罗大川的脸,姚婴心中倒是忽然安定了下来,朝着他点了点头。其实她和长碧楼的任何人都不是很熟,但这个地方带给她的那种莫名的压抑感,反倒是忽然让这些相处时日不久的人成了熟人。

    “昨晚那东西最初是在哪个地方出现的?”齐雍扔了船篙,沉声问道。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烦躁,语气也不太好,可见他心情不佳。

    “是我的金隼第一个发现的。”姚婴回答,之后晃动手腕,原本落在旁边那艘小船上的金隼一飞而起,朝着昨晚最先发现那怪物的地方飞了过去。

    齐雍转身,两步就踩过小船,跃到了另外一艘船上。他就像跑酷一样,在这荷田之中相邻的小船上轻松跨过,没有一丝一毫的不稳。

    罗大川和另外几个护卫都跟着齐雍过去了,这边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小船不再晃动,姚婴也长长的舒了口气。

    “阿婴,你没事吧?”东哥还是较为担心她,遇见怪物倒不怕她发生危险,只是带着任务而来,也不知有没有做好。

    “我很好,多谢东哥担心。”姚婴回话,看东哥那忧心的样子,可比齐雍有良心多了。亏得她昨晚及时给孟乘枫拔毒,否则就得给他陪葬了。

    “唉,谁又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留荷坞管理森严,外人难以进入,那东西到底是从哪儿过来的?”如果走的是水路,留荷坞这么大,又如何能够查找出来?

    就在这时,进入荷田深处的罗大川喊了一嗓子,叫其他人过去,说是有所发现。

    东哥立即吩咐护卫划船,又示意姚婴也跟过去。

    她可不能像齐雍那样在这小船之上穿梭自如,所幸孟乘枫还和她在同一艘船上。他迈步朝着东哥所在的小船跨过去一条腿,之后把手伸向姚婴。

    抓住他的手,借着他的力气,被他拎到了东哥所在的船上。同时他也收回了自己的腿,两个人都移到了这艘船上。

    俩人过去,护卫立即撑篙移动小船,孟乘枫抓着她的手让她坐下,一边轻声安慰她,这么多人呢,是不会让这小船翻了的。

    他们两个人走得近,根本不像是才认识仅仅两天的样子,东哥站在一边视线在两个人身上挪移,隐现几分担心。

    小船在荷田之中穿行,很快就追赶上了前头的小船。几艘小船大约十来个人,他们在之前那怪物最初出现的地方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了一些端倪,便追寻着那些蛛丝马迹,更深入到荷田之中。

    荷田太大了,这留荷坞说是十里荷田,但实际上不止十里。

    夜空黑的连星星都看不见,地上的荷田又茂密阴森。尤其姚婴坐在小船上,四周的荷叶和莲蓬都在她头顶过去,它们长得如同一个个高大的怪物。

    前头不时的传来罗大川的声音,其实他们前面的人不时的在说话,只是他嗓门比较高。

    听着他聒噪,倒是让人心下平静许多。这种时候,的确需要这样一个人,不至于让大家悬着心,一直难安。

    孟乘枫就站在姚婴身边,小船晃动的厉害,他站的稳稳当当。东哥最初也站着,但最终还是坐了下来,他和姚婴半斤八两。

    “昨日那个怪物呢?”东哥问道。来的路上齐雍也没说太多,他还不太了解情况。

    “在我这儿。”姚婴从怀中拿出丝绢包裹的怪物尸体,递给东哥,他却不接。

    其实他不至于会害怕这痋毒,但他一向谨慎,又有些许胆怯,不敢冒险。

    收回手,又把它放起来,这东西一股臭味儿,但被晒了一天,没黏糊的那么厉害了。

    孟乘枫垂眸看着他们,看东哥不接,他也若有所思。

    跟着前面的几艘船,罗大川不时的骂脏话,大概是莲蓬打到了他。他生活在青阳郡,那里的水不多,想来他对水也不是很熟悉。但仗着一身胆色,敢在这摇晃不停的小船上来回走动,又骂骂嚷嚷。

    眼下已经不知此处是什么地方,处于哪个方向,除了这小船上亮着的火把之外,就什么都没有,黑乎乎的一片。

    前面在追踪某些蛛丝马迹,但也不知是如何发现的,金隼一直在前头,它似乎很热衷于在前头探路。不时的,它发出叫声,在给姚婴提供一些信息。

    也是因为金隼传递的信息,姚婴心中才会一直很是安稳,前路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唯一不清楚的便是眼下所在的方向了,而且一直在朝哪儿走?金隼虽是有些智慧,可它又不是真的人,无法做到和她对话。

    “东哥,知道我们现在在朝哪个方向走么?”她问道。

    这个问题,还真是把东哥难住了,这种天色中,他也很难判断在往哪个方向去。

    “西南。再走出去七八里,便到了囚崖,那里不属于留荷坞,艰险难行。倒是有一些药农会涉险进入,若能找到稀奇药材,便可一夜暴富。”孟乘枫开口解释,他就站在姚婴身后,像一堵墙。

    “稀奇的药材会让人一夜暴富么?”这倒是一种赌博式的发财之道。

    “据说在囚崖之中长出的药材药性特别,不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62、讨了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