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金隼站在远处的大石上发出低低的叫声,似乎也在为姚婴当下的情形担心。只可惜的是它只能叫,无法说话,否则非得代替姚婴骂脏话不可。

    罗大川也往这边看,举着火把,大眼珠子盯着齐雍和孟乘枫两个人,心下几分不顺,觉得他们是有意要为难姚婴。

    两个大男人,为难一个小姑娘,这算什么?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样子,互相为难可以,为难小姑娘就是混蛋。

    他握紧了手里的火把,之后扭过身打算过去帮助姚婴,尽管并没有想好如何帮助她。

    不过,东哥比他更快一些,佝偻着后背走到了姚婴身边,看了看齐雍的脸,他之后轻咳了一声,“阿婴是我的徒弟,她胆子小,又不懂礼数,若是说错什么话做错了什么事,还望孟公子见谅。”

    “我没有做错什么事,也没有说错什么话。孟公子要我留在留荷坞,是看得起我。只不过,我心里有执念,无法留在这里。”她并不承认自己有做错事,眼下完全是齐雍逼迫她。当然了,也很难保不是孟乘枫刻意为之,让齐雍更加怀疑她。

    反正这些人都不简单,有风度的不见得内心一片阳光。疑心重的人,也不见得就无懈可击。把她拱到这个难堪的台上,她也得把他拖下水。

    她这种说法倒是让孟乘枫意外,连带着齐雍都微微扬起了眉尾,执念?她兄长?

    “阿婴姑娘是有什么心愿么?”孟乘枫问道,看起来他好像真的很想知道她有什么羁绊,并不是不怀好意。

    齐雍也盯着她,想瞧瞧她能说出个什么子午卯酉来。

    眼睛一转,姚婴看着齐雍那姿态,她弯起嘴角,“我对我家公子有执念,三年多前公子救了我的性命,从那时起我就爱慕上了公子。如今我能待在公子身边,正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所以多谢孟公子的赏识,可我更看重这近水楼台的机会,也希望我能如愿以偿。”胡说完最后一句话,她就盯着齐雍看。

    齐雍此时的脸色有些精彩,不过,他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看她那调动脸部神经刻意笑起来的样子,他也没立即拒绝她这一番‘表白’。

    流水哗啦啦的,除此之外,金隼都不叫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看姚婴和齐雍两个人,她大胆的在此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涩,反而说完还很得意的样子。

    罗大川之前听东哥唠叨过,但是不信的。可如今,好像不信都不行了。

    那几个护卫过多的关注齐雍的脸色,当面被表白,他们可都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换位想一下,都会觉得紧张局促。可公子就是公子,纹丝不动。

    孟乘枫更是觉得荒唐不已,前日与姚婴闲话,她明明说过不懂也不信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可这转眼隔了一天,就说自己一直爱慕齐雍,前后矛盾。

    “阿婴,如何又对公子说出如此不敬之言?”东哥拉扯了一下姚婴,这小姑娘沉浸其中不可自拔了。

    “肺腑之言,没有敬或是不敬。公子若是觉得我的爱慕形成了困扰,那公子可以随意将我分配到看不见的地方,眼不见心不烦。”姚婴死不认错,再说她本来就没有错处,是齐雍一直疑心重重,又咄咄逼人。

    齐雍不语,也就在这时,那边悬崖底部延伸进入深处的缝隙里有人出来了,是之前进去的护卫,只回来了一个。

    “公子,里面有发现。”出来的人直奔齐雍,禀报道。

    齐雍站起身,甩了一下袍子,“走。”

    所有人都集中起注意力,之后全部走到了那狭窄的缝隙前。刚刚回来的护卫在前带路,后面的人一一跟进。

    缝隙一人高,但十分狭窄,只能容一人通过,两个人并肩而行,就会被卡死在缝隙之中。

    罗大川是十分积极的,打头的护卫进去之后,他就迅速的举着火把跟上了。

    之后是齐雍护卫,东哥和姚婴,孟乘枫在姚婴身后,后面还有两个护卫。

    大家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进入这狭窄的山缝之后,潮湿和压抑瞬间将自己包围起来。

    两侧山壁湿湿的,脚底下又有水,仅仅走了两步而已,鞋子就湿透了。

    地上的石头被水流长时间冲刷,亦是光滑无比,走路时不得不用双手扶着两侧的山壁,以免跌倒。

    金隼的叫声从刚刚的入口处传来,它想进来,可是太狭窄了,它根本就飞不起来。

    姚婴晃动手腕,要它安静下来,等在这里。果然,下一刻它就不叫了。

    越往里走,越是宽窄高低不一,不时的需要低头转身,才能堪堪而过。

    所幸姚婴在这所有人之中算是比较纤细的,还算好走。估计最难行的当属齐雍,他长得最高,身形宽阔英伟。不过也还算是个男人,始终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

    孟乘枫跟在姚婴身后,别看他养尊处优,在这种环境之中,倒一点都不落下风,始终都在她身后。

    东哥和姚婴俩人是半斤八两,沿着这蜿蜒向上又七扭八拐的山缝走了一段就开始喘气,两手扶着两侧的山壁,脚下还总是一滑一滑的。

    “阿婴姑娘你还好么?”姚婴走的并不是太顺,孟乘枫在她身后,借由着后面护卫手里的火把,能看得到她磕磕绊绊的脚步。

    “还好。”她回答,腿脚上更用了些力气。心有余力不足,这身体是十足的不争气。

    姚大壮是个早产儿,先天如此,后天用再多的法子,也改变不了多少。

    前进的山缝开始变得低矮,连姚婴都不得不弯下身体,走的颇为艰难。

    脚下的流水也很急,这一段坡度不低。而且,走了这么远,他们此时似乎还在囚崖的山体间,也不知这囚崖到底有多宽多大。

    虽是紧邻留荷坞,但是这里不归留荷坞管,甚至留荷坞也从不会来这里巡视,更遑论会熟悉囚崖的山势。

    低矮的山缝逐渐的过去,人们也能直起腰了,估算一下时间,差不多在这山缝里走了半个时辰了。

    流水变得平缓而深,没过脚踝,空气也无比潮湿。

    下一刻,便听到了罗大川喊了一嗓子,“这他妈什么地方?”到头了?

    后面的人加快脚步,经过最后一段较为宽敞些的山缝,到了让罗大川惊讶的地方,这是一片储存在山体当中的水潭。

    微蓝的火把跳跃着,依稀的照亮了这里,站在狭窄的边缘,环顾这个水潭,大约二百多平米的样子,水有多深不知。

    很平静,十分平静,除了火把发出的声音外,这里的水好像都是死的。

    他们所站的位置是个边沿,比之这水潭的水位要低一些,所以才会有源源不断的水顺着这山缝流下去,一直灌到了留荷坞的荷田当中。

    这里的空气泛着一股数不清道不明的凉意,往对面以及四周看,那漆黑的山壁间好像有洞,但是太远了,又这么黑,看不清楚。

    “他们几个怎么不见了?”蓦地,打头的护卫忽然发声。

    这会儿大家也才发现,最先进来又留在这儿的三个护卫不见踪影。

    “公子,他们之前就在这儿,公子不来,他们也不会擅自行动。”那护卫抬手比划着,其实他不说众人也看得出,毕竟眼下只有这一小片地方能站得住人。再往旁边一米,便是陡峭的石壁,根本站不了人。

    而且,那几个等在这儿的护卫是拿着火把的,眼下连火把都不见了。

    “是不是进水了?”罗大川发出一声疑问,之后就举着火把往水面上照。

    水下是黑色的,根本就看不清楚下面有什么。而且正因为那种难以言说的黑,更让人一看之下几分心惊。

    “他们不会擅自行动的。”护卫重复,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听从命令,齐雍没发话,他们是不会擅自行动的。

    齐雍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伸手把罗大川手里的火把夺了过来。那微蓝色的火苗乱跳,他却好似根本看不见,抓着火把在手里转了个圈,之后便扬手甩了出去。

    那火把犹如一支箭似得直奔对面,在水面上留下一串蓝色的光。

    齐雍是反着甩出去的,火把到了对面,便咔嚓一声卡在了石壁的缝隙之间,火苗却依旧还在跳跃。

    而那火把插在石壁上,变成了一盏壁灯,将对面也照亮了。

    漆黑的眼眸可以和这如墨一般的水潭相比,如炬一般盯着对面,之后又反手把另外两个护卫手里的火把夺了过来。

    重复之前的动作,但却分别把火把插在了水潭另外两个方向,如此漆黑,他也能找准位置,这眼力可不一般。

    眼下这水潭四面皆有光亮,也让目力不太行的人看到了更多,水潭四周的石壁上有很多的洞和缝隙,高矮宽窄不一,就像一块做工不合格的蜂窝煤。

    没人说话,这里静的出奇,抬头往上看,什么都看不到,穹顶很高,但是没有光线进入,这里是封闭的。

    “公子,他们没准儿真的进水了。只是这水潭底部有些古怪,我们疏忽大意了。”东哥蹲在水边研究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他本就谨慎,不探明情况,并不赞同大家冒险。

    “都老实的待在这儿,我下水看看。”齐雍似乎打定了主意,手下的护卫不明不白失踪,他并不想就此算了。

    “公子、、、”东哥要阻拦,齐雍却根本不听他的。

    将袍摆抓起来掖在腰带上,齐雍迈出一步,半条腿就浸了水。

    “这四周石壁上有些孔洞很奇怪,无比光滑,那绝对不是水流冲刷出来的。更像是某种身体宽度与孔洞一样的活物长年累月通行摩擦出来的,这水里,有东西。”姚婴忽然幽幽开口,她的语调透着一股诡异,齐雍也停止了进水的动作。

    所有人都转眼看向她,之后迅速的观察四周石壁上那些略宽一些的孔洞,果然,很平滑。边缘的石头都没了棱角,绝不是水流能冲刷出来的。

    罗大川咳了一声,给自己壮胆。要他打架流血他绝对不怕,但眼下某些危险看不见摸不着,姚婴的语调又如此诡异,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如果有东西,那更得下去弄个明白了。”齐雍收回视线,之后又超前迈了一步,下一刻整个人都进水了。

    水被拨动的声音很清脆,齐雍整个人进水后便深吸一口气沉了下去,他没有丝毫的惧怕。

    眼看着他的头消失在水面,姚婴不由得生出一股窒息感来,她不会水,所以看他整个人沉进水里,那股子害怕就跟着冒了出来。

    所有人都不敢发声,不眨眼的盯着水面,齐雍下去后,水面泛起一些涟漪,之后就平静了。

    东哥免不得焦急,虽然知道齐雍体质特殊,可谁又知道这水里有什么东西。

    数个护卫和罗大川站在水边,脚都泡在水里了也毫无所觉,只是不眨眼的看着水面,又仔细听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估算齐雍下水起码有三分钟了,可他还没浮上来。

    水性好的人能在水下待很久,这一点姚婴是知道的,只不过,这个水潭可不是适合潜水的地方。这水底就好像有什么物质,以至于岸上的人不管想怎么看都看不穿这水里有什么。

    “有声音。”蓦地,孟乘枫发声,他听到了一些声音。

    众人随即高度紧张起来,果然发现这水面有些变化,中央的部分好像在打转儿。

    接下来,打转的速度变快,也开始向四周发散,继而大半个水潭的水都跟着转了起来。

    岸边的水也一荡一荡的,就像海边小小的浪花。

    蓦地,水潭中间打转最厉害的地方忽然冒出来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在水面上起了个跳,又倏地钻进了水里。

    水花响动,大家也跟着一凛,刚刚冒出来的东西好像是没穿衣服的身体?齐雍在水里脱衣服了?

    “那不是三公子,是个女人。”孟乘枫开口,继而向前两步,就要进水。

    “你不要进去。”姚婴把他抓回来,又顺带着把罗大川扯了回来,因为他跃跃欲试的要下去。

    谁知道那是什么,若是痋,他俩下去就没命了。

    “快快快,下水协助公子。”东哥发令,那五个护卫也随即跳了下去。

    几个人下水,朝着水潭中间游,可将要抵达水潭中间时,忽然被什么绊住,开始大力挣扎。两个护卫的脑袋沉进了水里,水声激荡,水花四溅,犹如开了锅似得。

    蓦地,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在距离岸边两三米的地方窜了出来,它速度极快,从水面上窜出来,又一下子扎进水里去,想要逃跑似得。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四周石壁上的火把,才让那个东西显得特别的白。

    水下所有人都在扑腾,可若单单六个人,也不至于将水扑腾的那么厉害,那就说明水底下还有很多那白花花的东西。如若孟乘枫没看错,那是个女人的话,那这水底就有很多没穿衣服的女人。

    “东哥抓紧我。”姚婴盯着如沸腾了一样的水潭,忽然眼睛一闪,一条腿进了水,另一手伸向东哥。

    东哥立时抓住她,“阿婴,你要干什么?”

    两条腿都进了水,就感受到水底下有一股不明的吸力,她再次向前挪了一些,水就瞬间没过了她的腰。

    这种感觉让人窒息,但已顾不上那么许多,抓紧了东哥的手,她另一手就朝着水里伸了进去。

    东哥没多少力气,两手紧抓姚婴,在她弯身的时候他就有些撑不住了。

    孟乘枫和罗大川立即过来,一个扣住姚婴的手臂,另一个抱住了东哥。

    抱住了东哥的罗大川脏话连连,骂的是东哥不像男人,连点力气都没有。东哥却根本没听到他骂人,只是盯着大半个身体都进水的姚婴,无比担忧。

    尽力的让脑袋不进水,激荡不停的水花不时的没过她的嘴,几乎要钻进她鼻子里了。

    就在这时,一个蹿腾的极快的光滑硬物从手底下过去,她迅速的用那只手臂抱住。她用力,那个家伙更有力,蹿腾的极为厉害。

    一只手根本不行,兴许是紧急之时胆气都壮了,她抽出被东哥和孟乘枫抓住的手,一下子扑进了水里,一把抱住那个要蹿腾出去的硬物。

    抱是抱住了,它却不断蹿腾的往水底挣扎,她也被带进了水里,脑袋一瞬间就消失在水面上了。

    “阿婴。”东哥叫了一声,还未有动作,后面罗大川就松开他要跳下去。

    就在这时,沸腾的水面忽然平静下来,唯独靠近岸边这一块水底下有东西在挣扎。

    水中有一道影子很快的游了过来,扎进这水底,又速度极快的浮了上来。

    上来的是齐雍,他手里还拎着姚婴的后衣领,她怀中紧紧抱着一个蹿腾不停的白花花的、、、女人。

    湿发把姚婴的脸都包住了,而且她喝了好多这水潭里的水,胸肺呛得生疼只想咳嗽。但衣领紧紧地束缚了她,根本咳嗽不了,仅仅这一瞬,她的脸就由苍白变成了猪肝色。

    齐雍力气极大,直接把姚婴和她怀里的那个白花花的女人扔到了岸上。孟乘枫赶紧过去扶起姚婴的头,她这才得以咳出来。

    她怀里抱着的那个女人上了岸,也一个劲儿的在挣扎,看起来年纪不大,力气却极大,姚婴被她带着在平地挪移。

    东哥过来快速看了一眼,之后按住了那个白花花的女人,入手的触感让他大惊失色,这哪是人,这是石头啊,硬邦邦的。那女人挣扎时,大腿撞在石头上,发出来的声音都是极其沉重的。

    咳了好几口,吐出一些水来,姚婴才缓过来了。但这期间她也仍旧保持着紧紧束缚怀中那个女人的姿势,这股子劲儿让人着实意外。

    “孟公子和罗大川离远点儿,这是个痋引,她肚子里有东西。”边干呕边说话,她一边坐起身,和东哥两个人按着这个如石头一样的姑娘。

    她披头散发,遮着脸也看不出她长什么样儿,不着寸缕,身形娇小,看样子她也不过十二三岁罢了。

    但她肚子很大,而且肚子处比身体其他部分都要白,甚至隔着肚皮好像在隐隐发光似得。

    姚婴按着她的两只手,东哥按着她的两条腿,但她腰部却一个劲儿的挣扎扭动,力气极大。

    罗大川和孟乘枫站在两边看着,各自面色不平静,以前哪里见过这种东西。

    就在这时,水潭里的人都游回了岸边,紧接着将三具尸体一一的带了上来,就是之前守在这里不见踪影的护卫。

    出水,齐雍的脸色有些发白,水沿着他的脸往下流,让他看起来苍白又几分阴郁。

    走到姚婴和东哥身边,他蹲下,从姚婴手里夺过那个姑娘的手臂,只是快速又轻松的掰了两下,那姑娘的双臂就软了下来。

    姚婴松开手,再看那姑娘的双臂,与身体连接处已然断了,仅剩一层硬硬的外皮相连。

    如法炮制,齐雍又断了那姑娘的两条腿,她四肢彻底不动了,可肚子却仍旧在动。

    她呈怀孕的模样,看那肚子大小约莫五六个月的样子,肚子带动着上半个身体在挣扎,明明手腿都断了,如此寂静当中,她看起来真是无比诡异。

    长长的调整了一下呼吸,齐雍反身坐在水边歇息,墨发披在他后背上,滴滴答答不停的滴水。

    姚婴忍着恶心感,开始检查这小姑娘的身体,东哥也避让到了一边,这个时候才想起非礼勿视,毕竟那姑娘没穿衣服。

    她可以确认这姑娘就是个痋引,肚子里的也不是孩子。拨开她脸上乱糟糟的头发,骇人的场面出现,她的眼鼻口耳都是被封住的。不知是什么物质,摸起来坚硬无比。

    同样被封住的还有她下身,也就是说她全身上下但凡所有的孔洞都被封住了。

    而隔着肚皮看她肚子里的东西,若是能有手电筒就好了,贴近了照,兴许就能看见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模样。

    她全身上下的皮肉都很硬,和石头一个样儿。好好一个姑娘,变成这个样子,想想也真是够可怜的。

    “三公子,水下还有这东西么?”孟乘枫低声问道。

    “之前有很多,但是都跑了。水下有个洞,能容它们出入。所幸这矮子抱住了一个,不然在我把水底下那个洞堵上之前,一个都剩不下。”齐雍回答道,微哑的嗓音显示在水下一番把他累的够呛。

    “没想到在这囚崖深处,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63、小累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