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她和孟乘枫都说了些什么?

    回想一下,其实她和他的对话,都能数的过来,而且大部分都没有营养,并不值得记在脑子里。

    “就不许是我甜美可人,又有些本领,所以打动了人家么?”她开口,没有其他人在场,她说话也自如了许多。最起码不用听东哥的唠叨,认为她对齐雍不敬。

    闻言,齐雍笑了一声,“你从来都不照镜子的么?”

    缓缓地深吸口气,“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虽说三年多前这身体清汤寡水,但现在好多了,最起码看起来是个正常姑娘。若说有多倾国倾城那是吹嘘,但也算纯美可人。

    “兴许孟乘枫还真就是喜欢你这种生长不良的,倒是之前的棋错了一步。”齐雍低声叹道,他所说的棋,不知指的是什么。

    “之前公子说过,明睄未必会比不过暗睄,既然如此,又缘何不同意孟公子的那个提议呢?”齐雍到底是怀疑她,还是更怀疑孟乘枫。将他们二人放在一处,他会更不放心?

    “是啊,安插你这样一个明睄,也未必有坏处。待出去之后,你主动去找孟乘枫,央求他收了你?”他最后一句扬起了语调,凉凉。

    “我之前表达的很明确,我有执念,并不想待在留荷坞。”他说的是反话,她耳朵进水了也听得出来。

    “有的东西太高,给自己安上一双假腿,也是够不着。”齐雍说道,很明显这是拒绝。

    姚婴不语,他还真信了。信了就信了吧,她的执念又不是他。

    倒是很想问问姚寅的事儿,四下无人,正是好时机。

    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呢,齐雍便起身了。这里太矮了,想要直起身体根本不可能。他从她身边过去,屈身沿着这光滑的石洞往深处移动。

    姚婴立即转身跟上,她也一样直不起身,也不知齐雍是如何前行的,她索性就以双手双膝爬行,这样能省些力气。

    这条石洞蜿蜒向上,触摸之时有些湿滑,但水并不多。

    齐雍的速度很快,黑乎乎的看不见他,但是能够听得到。以免自己落下,姚婴加快了速度,磨的膝盖和手掌都疼的很。

    赤蛇就在前头,它现在是代替姚婴在追踪齐雍,又不敢靠的太近。反正有它在,姚婴的压力能消减一些,它比她更灵敏,不会跟丢了齐雍。

    大约爬了两刻钟,忽然听到前面齐雍没有了声响,姚婴也立即停下。往前看,黑的彻底,连齐雍的影子都瞧不见分毫。

    轻轻的晃动手腕,前头的赤蛇爬了回来,一直爬到了她手上。摇头摆尾,向她禀报了一些情况,告知她齐雍就在前头,不必担心。

    “过来。”蓦地,齐雍发声,姚婴立即爬了过去。

    一只手抓住了她背心的衣服,然后将她拎到了他旁边的位置,紧紧挨着他,两个人的衣服都是湿的,靠在一起透出一股难忍的潮热感。

    “往下看。”齐雍接着说,告诉她应该往哪里瞧。

    闻言,姚婴立即低头往下看,一片漆黑当中,蓦地有一丝银光闪现。只是一瞬,但在这黑暗之中却是格外的扎眼。

    “是那怪物?”只看到一些银光,其他的并未看清楚,姚婴问道。

    “有怪物,也有女尸。”齐雍说道,之后调整了个舒适一些的姿势,险些把姚婴挤得大头朝下栽下去。

    “不知这是不是老窝?我一直在想,这些巫人弄出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是想抗衡大越么,还是另有目的?”仅仅是抗衡,他们其实可以做的更明目张胆一些,何苦要躲到这大山里来。

    “巫人内部混乱,这么多年他们潜藏起来,不露出分毫。”齐雍说着,靠坐在那儿显然是打算好好歇一歇,并不急于下去。

    “那我哥到底在做什么?”这里只有两人,姚婴也不再斟酌语句,问出自己想问的。

    “任务。他做的很好,也正是因为他做的很好,你身上的疑点本公子才会数次忽略不计。当然了,他若有差池,你也难逃。你若有异动,他也必会受到牵连。”齐雍这番话便是将他们兄妹俩扯在一根绳上,有些武断,可又让人无话可说。

    “在庆江的第一天早上,我好像看见了我哥从你居住的小院儿出现过。”静默了半晌,姚婴幽幽开口道。

    “你看错了。”齐雍基本是想也没想的便否决了,没有这事儿。

    不受控制的扯了扯嘴角,把想骂脏话的欲望压下去,“那我昨天在留荷坞看到的某个熟人一定没有看错,那么近的距离,还听到了她说话。”

    “你看见了谁?”转眼看向她,尽管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但并不阻碍齐雍的视线。他看得到她在黑暗之中的那些小表情,湿淋淋的,但一瞧就知她心里在骂脏话。

    “我从小就认识的一个姑娘,她和我哥也是熟人。那时她不得不进入长碧楼,之后就再也没回家去。今日看见了她,她改了名字,变成了孟家庶出的孟梓易的夫人。”齐雍以为他的安排天衣无缝,但却忘了所有人都有过去,或许看似并无关联的两个人,在很久以前便是旧相识。

    “你在威胁本公子么?”齐雍笑了一声,并不以为意。

    “没有,只是想告诉公子,我知道你安插在留荷坞的暗睄是谁。同时,我也鄙视这种行为。”需要女孩子去贡献身体,甚至可能会付出感情,很卑鄙。

    “进入长碧楼,就得做好这种准备。你很幸运,被东哥抢先收到了手底下,免于去执行这种任务。”当然了,她这还没长大的样子,似乎也派不上用场。

    听他这样说话,姚婴更鄙视了。只是,她也只能鄙视了,毕竟也没有能力推翻这种制度。

    靠着石壁,冰凉坚硬,漆黑的让人没有安全感。

    “我们何时下去?”她开口问,希望能来个速战速决,吊在这里实在难受。

    “你要下去?”齐雍反问,倒是把姚婴给问住了。

    “那、、、不然呢?”他要怎样。

    “是你说这些石壁上的孔洞光滑无比,是天长日久频繁的摩擦造成的。如今你跟我说要跳下去,你的聪明是分时间段的么?”她自己说过的话自己是忘了么?

    恍然,是啊,更况且他们眼下所在的孔洞里还湿湿的呢,可见之前有水流过。必然有东西经常出入,又带着水,那些女尸或是怪物总不至于会攀岩吧。

    只不过眼下这孔洞外没有水,好像在下面很深的地方,那么也就是说,下面的水是会起落的。

    就像涨潮一样,到了时辰,自动的涨起来。时间一到,又退回去了。

    “那不知,我们得等到什么时候?”微微探头,小心的往下看,一片漆黑,她什么都看不见。之前还能看到一丝银光,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水在上涨,看不见上方有注水之处,蹊跷必然在下面。看这速度,用不上两个时辰。”齐雍能看见,并且大致的算出了时间。

    在如此漆黑的地方,齐雍说的话,姚婴也无条件的相信了,毕竟她什么都看不见。

    只不过,静默了片刻后,姚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若是这水到了这里还继续上涨的话,我们怎么办?你会游水,困在水中也无碍,可我不行,我会被淹死的。”忽然发觉,守在这儿的这个法子好傻。能不能将那些还未出世的怪物杀死腹中难说,她有可能会死在这儿。

    齐雍看着黑夜里她眼睛和嘴巴一同张大的样子,“是啊,你可怎么办。”

    “我说公子,你能想个法子么?或者公子一人抵十人,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这样,她就不会被淹死了。

    “这会儿脑子转的倒是挺快,你是公子还是我是公子?”齐雍笑了一声,她想得挺美啊。

    哑然,“自然你是公子。”

    “要本公子在这儿独自抵抗,你跑到安全的地方待着,本公子是你的护卫?还没做出什么成绩呢,就要爬到本公子的头上了。”齐雍被气笑了,这小丫头想的真好啊。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担心这水上来了,我怎么办?”谁想爬到他头上?

    齐雍没做声,但却悉悉索索的不知在做什么。

    姚婴能听到声音,但无法根据声音来判断他在做什么。下一刻,她手臂一紧,被扯得朝他那边倾身过去。有什么东西缠在了臂弯上,很用力的系上打结。

    之后,她手臂被放开,她伸出手来,沿着捆绑在自己手肘上的那根很宽又很硬的东西一直摸。

    蓦地,她摸过去的手被拍了一下,她疼的立即收回手。

    “公子,你这是把我们俩系在一起了么?”好像是这个意思。

    “把你系在本公子的衣服上,这样总不会担心被水冲走。即便不顾你死活,本公子也是需要呼吸的,不会在水里泡太久。”齐雍几分慵懒道,似乎这是他能想到的不耽误他又能保住她的法子了。

    姚婴扯了扯嘴角,“那公子会不会在水里觉得衣服碍事,然后就把自己剥光了?那我,岂不就随着你的衣服沉进水底了?”有这个可能的。

    “你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本公子不要脸面的么,会在水里脱衣服?”她是怎么说出这种话的?匪夷所思。

    姚婴不吱声了,只是又确认了一下系在自己手肘上的东西是否结实。这好像是齐雍的腰带,根据手感应当是结实的,不会轻易被扯断。

    说实话,即便是吊在高处她也并不会觉得太紧张。但一想到会被水泡上,心里就抑制不住的慌张。

    腰带的另一端系在了齐雍的衣服上,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怕他会系的太松,到时用力一扯便松开了。

    这人哪会抓紧时间去救她,杀起来估计还会嫌衣服上系着东西碍事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在这孔洞之中坐着,已经开始能闻到一些水汽了。

    看不见,可是根据这水汽,就能感觉得到水距离这里越来越近。

    偏头往下面看,一片漆黑之中,水底下好像有一丝的亮光,但并不清晰,更像是自己的眼睛出现的错觉。

    齐雍没有声音,甚至连呼吸声都不清楚,他好似能做到将整个人隐起来。

    姚婴就不行了,她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没吃东西,那时又喝了许多水潭里的水,胃部时断时续的绞痛。

    不过也亏得没吃东西,一直没有内急,在这种地方,拉屎撒尿都成问题。

    蓦地,一些声响忽然响起,这一片存水的地方似乎面积很大,那一些声响就循环回荡,层层叠叠的钻进了耳朵之中,让它扩大化。

    心也跟着悬起来,姚婴往孔洞外看,不知水已经到哪里了,只是那些回荡的声音悉悉索索,从开始之后就没有停歇下来。

    因为声音在回荡,所以也无法确定到底是从哪儿传来的。

    握紧了手,长针藏在袖口处,她试探了几下,自己能够很快的抽出来,这才放心了些。

    就在这时,一片漆黑之中,忽然出现无数条银光闪烁。它们从水面边缘的石壁孔洞缝隙中钻出来,带着一身的银光,纷纷的跳进水中。

    水面发出小小的泛花之声,却因为这里的地势而无限回荡。那些自身发光的东西也照亮了这一片地方,和之前的水潭差不多,面积却是大出两三倍来。

    四周石壁上皆是大小不一的孔洞,抬头上看,穹顶极高,明摆着是一处陡峭的石崖中空的内部。

    在外谁又知道这内部其实是这个样子,不止有潮起潮落,还有无数的怪物生在其中。

    无数闪烁的银光照亮了藏身在这处石洞中的齐雍和姚婴,下面涨起来的水距离这里仅仅还有四五米。水在波动,漆黑不见底,银光在其中悠游,端的是诡异无比。

    这么多的怪物,将这处山崖中空的内部照的银光幽幽,因为这诡异的颜色,齐雍和姚婴的脸都显得有些不自然。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怪物,姚婴缓缓的换了一口气,“咱们找到它们老巢了。”

    “未必。兴许,它们原本并不在这儿,天长日久,水滴石穿,它们也寻了空隙,将这里据为己有。”齐雍却不认为这原本便是它们的地盘。这内部孔隙无数,是常年被水浸出来的。

    “水上来了。”姚婴深吸口气,心也紧紧的吊了起来。

    水距离这儿近了,那水里的东西也就更近了,除了那些来回游泳的怪物鱼人,还有一些白花花的女尸也在水底下翻腾。

    女尸无意识,让她们行动的其实是她们肚子里的双生怪物,它们好像在和已经自由了的怪物鱼人在交流,在这水中悠游,看起来极其的自在。

    “太多了,未必挡得住。带了你这么个麻烦的家伙,一会儿水漫过了这里,你就往上爬,上头还是有一些凸出的石头,够你一时藏身了。”说着,齐雍就挪动身体,准备下水了。

    一条腰带连接着两个人,姚婴的手肘被捆住,另一端则系在了齐雍的袍摆上。

    他挪到了石洞边缘,两条腿先悬了下去,之后毫不迟疑的就下去了。

    袍摆加上腰带还有些许长度,但姚婴也不得不跟着挪到了边缘,一条腿紧紧的蹬着对面的石壁,避免自己被他带下去。

    不过进水了的齐雍却没有朝着远处游,反而就靠着石壁,浮在那里,银光幽幽当中,看起来很是自在。

    蓦地,他猛地沉进水里,姚婴也跟着上半身垂下去,还未有反应,齐雍就浮了上来。双手抓住一个活蹦乱跳白花花的女尸直接扔到了姚婴的腿上。

    她立即手脚并用的按住,借着齐雍伸上来的一只手控制住那女尸的一条腿,她找准了她隆起的肚子,快速的用手里的长针扎了下去。

    隔着坚硬如石头的肚皮,她这手劲儿是万万不及齐雍的十分之一,连连戳刺数次,这女尸才停止了挣扎。

    齐雍也在同时收手,整个人再次沉入水中。这边姚婴也不敢耽搁,直接把那沉甸甸石头一样的女尸搬到身侧去。石洞里有水,她本身又滑溜溜的,被扔到那儿之后就一点一点的顺着这石洞往深处滑。

    这边扔了这具沉甸甸的女尸,下一具就扔上来了,这一次齐雍倒是收拾的很好,两腿都给掰断了。还剩下两条手臂在挥舞,但姚婴以一条腿压制住,倒是也挣脱不得。

    故技重施,肚皮坚硬如铁,手中长针虽是不同寻常的物质所制,但也需有力之人使用。姚婴手上力气不足,戳刺数次才得以成功不说,她的手指都被长针反向刺的流血了。

    女尸源源不断的被送上来,水也越来越高,如今已经开始钻进这石洞,浸泡了姚婴的大腿。

    齐雍还算有良心,抛进来的女尸都不是被他掰断了双腿就是掰断了双臂。他的身体随着水浮起,大半个身体挡在石洞口。上涨的水中因为他的攻击而闹腾起来,银光闪烁,幽幽诡异。

    水灌进来的越来越多,女尸却好像源源不绝,开始有一些怪物鱼人发出难听又尖细的叫声,似乎是发现了齐雍是个活人,在水中快速游动,逐渐的将齐雍围了起来。

    灌进石洞的水已经一半了,没过了姚婴的胸口,她觉得要是再不出去,就得被憋死在这里头。

    可是出去泡在水里也是个问题,同时那里女尸太多了,没有一个这样的地方供她协助齐雍,她下水之后反而是累赘。

    虽脑海中计算许多,但水上涨的太快,根本让她来不及做决定。她扔掉身上沉甸甸的女尸,就身体一转,翻出了石洞,进了水。

    进水之后就往下沉,姚婴抓住了齐雍,也不知抓的是哪儿,但凭借求生欲,她死不放手,并且不断向上挣扎,露出脑袋。

    她下来了,齐雍便无法将抓住的女尸抛给她处理,于是改变招法,自己解决一切。

    不过姚婴紧紧抓着他,一副挣扎的想要爬到他头上的架势,压得他不断的往水里沉。

    这样下去不行,因为水涨的太快。齐雍在水中的脚蹬住石壁,之后奋力跃起,瞬时离开水面。

    与此同时,姚婴也快速的伸手往石壁上抓,很成功的抓住一块略微凸出的石头。她用力的踹了齐雍一脚,整个人就攀到了石壁上。

    转过身来,借着水的浮力,她倒是暂时贴在了石壁上。

    就在转过身的瞬间,数道银光直奔她而来。跃离水面,像是几道箭似得直直的撞到她肚子上。

    姚婴迅速的用一只手去抓它们,但也仅仅抓住了一只,它在自己手里迅速挣扎扭动。

    也就是这个时候,姚婴发现这怪物的下身有东西,是从两腿之间里冒出来的,黑红的一条线。沿着那条线看,居然连在她肚子的衣服上。

    借由不断上升的水的浮力,姚婴也撇去心中的恐惧,迅速抽出抓住石头的手,捏住别在袖口的长针刺在那怪物的心脏。

    刺穿,黑色的粘液冒出来融于水中,把它扔了,就又有怪物撞了上来。

    没有支撑,她却也迅速的抓住两个,身体也随之沉进了水里。

    齐雍一把抓住她的后颈,整个人脸上都是水,他似乎是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就扯着她跳离水面。

    攀着凹凸不平的石壁,一路的朝上跃去,拽着一个人,齐雍却根本不受影响,身上的水不断的往下滴,下面的水也在追。

    这个地方下面宽上头窄,水越向上涨,速度就变得越来越快。

    一直攀到了这穹顶的最上头,已经再无退路,齐雍一手扣着石头,另一手拎着姚婴。

    后衣领被束缚,姚婴根本呼吸不上,如同吊在树上的吊死鬼一样,水追赶上来,她双腿都被浸了。

    不过手里抓着两个活蹦乱跳的怪物却是始终没撒手,直至快要咽气了,她才被齐雍提到最顶端,眼下水已经没过两个人的腰了。

    “那些东西已不算什么,眼下这水才是问题。”齐雍粗喘着脏话连连,计划出错,谁也没想到水会一直灌到这上面来。

    “这些东西会自动分辨男人和女人,它们在往我肚子上下痋引。”边咳嗽边说话,姚婴总算知道了武灵吴家那两个妾室是如何中招的了,这玩意儿有自主繁衍的意识。

    闻言,齐雍立即低头往下看,水灌上来,那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64、并肩奋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