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这小院靠山根的位置平日里也见不到阳光,是个真正的避光之处。

    两个人将所有的陶罐搬运出来,之后姚婴拿过早就准备好的铲子,开始挖坑。

    山根边缘的土掺杂着石头,很不好挖,姚婴蹲在那儿像鼹鼠一样,挥舞着铲子叮叮当当。

    齐雍双手负后站在她身边看着,天色暗下来有一会儿了,像她这样挖坑,不知得挖到什么时候去。

    就在这时,楼中的侍从少年来送晚饭了。他们只是做下等的事,一般时候根本见不到齐雍,所以也不认识他。

    “把饭先送进去吧,不要乱动我的东西哦,会中毒的。”姚婴回头看了一眼,之后吩咐,赤蛇还在里头呢,吐了太多的毒液,它现在有点心情不佳,被叨扰的话说不准会做出什么来。

    两个少年点头答应,之后将饭菜送进了房间里。

    他们离开,这边齐雍才俯身,夺过她手中的铲子,“以你这种速度,给你一夜时间也挖不出来。”

    被挤到一边儿,姚婴站起身,拍掉手上的土,一边看着他,力气果然大,一铲子下去,挖出无数土石来。

    挪到另一侧,看着他挖坑,很快挖出一条沟来。

    搬运陶罐,一个一个的放进里面,之后封土,压紧实。

    两个人分工明确,做的很快,将最后一个陶罐埋在里面,所有的土石压在上面,完成。

    轻轻地吐口气,姚婴把裙摆上的土拍掉,“多谢公子帮忙,还是你挖土比较快。”

    “这是奉承么?”齐雍并不是很爱听。

    “算是吧。”弯起眉眼,看他神情并不是很开心,姚婴立即转移话题,“饭菜都送来了,公子一并用饭吧。”捡起铲子走回房间。

    饭菜的香味儿飘了整个小厅都是,进来后,齐雍洗了手,就坐在了横榻上。

    姚婴则先把房间里那些废弃的东西全部收到篓子里搬出去,把赤蛇安顿好,这才洗干净手,走到横榻另一侧坐下。

    笔墨等物品摆放到了一边,饭菜挤得满满当当,每一样都不多,但荤素皆有,十分丰盛。

    这只是给她一个人的饭菜,餐具只有一套,姚婴看了看,之后拿起餐盘和筷子摆到了齐雍那侧。

    “公子请。”尽管不知他有没有用晚饭,但还是要客气客气的。这边只剩下一个勺子,姚婴拿起来,就用它吃饭了。

    这举动也算贴心了,齐雍看着她,随后拿起筷子,还真跟着一同用饭了。

    “将昨晚本公子教你的反切阴符的细节重点重复一遍。”她看起来自信满满,他倒是真想知道她是否有全部记住。

    拿着勺子,姚婴抬眼看向他,深吸口气,开始重复昨晚整夜回荡在脑子里的那些话。他的声音如同唐僧的紧箍咒一样在脑子里来来回回一整晚,不只是加深记忆,而是直接刻在了她脑子里,想忘记都难。

    昨晚齐雍讲解的仅仅是一页而已,密简的第一页,阴符集的第一页,关联甚大,可以对照。

    她如他的语速一般,有条不紊的说完,齐雍几不可微的扬起眉尾,“看来本公子的教导要比楼中其他的师父更有意思,以至于你一丝不差的都记了下来,很好。”

    姚婴扯着嘴角笑了一声,这厮居然开始满足于自己教导有方,他可能根本不知自己的声音如同大魔咒一样,做梦都给她洗脑。

    “公子,你急于让我学习,是不是想让我担起那位伊凡姑姑的职位?”放下勺子,姚婴不吃了,略真挚的问道。

    “你能胜任么?如若有丝毫的反叛之心,下场会比她更惨。”齐雍也放下筷子,边倒水边说道。

    想了想,她微微摇头,“能否胜任这种话我不敢乱说,不过,公子若是真的信任我,我必然万死不辞。但同时我也有要求,我想见我哥。”

    “还真是兄妹情深。有机会,你会见到他的。”齐雍只是似笑非笑,也没说让她何时与姚寅见面。

    看着他那笑脸,姚婴心下没底,不太信他的话。

    “我哥的名字叫姚寅,进了长碧楼,也不知他改了什么名字。”套问,谁让这家伙一个字不漏的。

    “吃饱了?吃饱了做事,将本公子给你的阴符反切出明文来。”齐雍根本没回答她,直接转移了话题。

    无言以对,姚婴深吸口气,动身将所有的碗盘都撤下去,然后重新回软榻旁,盘膝正襟危坐,如同面临考试的学生。

    拿起毛笔,端正姿势,对照密简,她对着齐雍给她出的最简单的阴符进行反切。

    她极为认真,低着头,连呼吸都是清浅的。

    齐雍靠坐在对面,拿着留在这小桌上的一盘蜜饯,不时的放进嘴里一个,像个监考老师。

    花费了大约半个时辰,姚婴才完成,字写的歪歪扭扭,但好在每个字大小相似,看起来还算工整。

    这是一句沟通时间地点的话,寅时,西山,守时。想来各自之间用阴符进行沟通通信,无不是要最简洁的,确认时间地点等等事情。多说一句废话,都是浪费各自的时间。

    把那张纸拿起来转过去面对齐雍,“公子,我完成了。”

    看过来,看见那字,齐雍就微微皱眉略显嫌弃。不过看到了内容,他的眉头也就舒展开了,因为她写的答案是对的。

    “很好。这个信息也的确是给你的,明日寅时起床去西山,那里有人等你,教导你游水。”她的课程满满的。

    姚婴笑脸儿一僵,“不是说不用学游水嘛?”

    “本公子何时说过?那都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西山有个温泉,整个长碧楼仅此一处,过了辰时温度升高,下不去人。你从明日起每早寅时过去,尽快学会,也免得受苦。今日本公子再给你讲两页反切阴符,待过几日本公子回来,再来看你是否如第一次这般表现良好。”齐雍放下装蜜饯的盘子推到她面前,又拿过她反切过来的纸,一边说道。

    “你要出楼?”他还真忙。

    “嗯。你的字太难看了,无事多练习,还有臂力,还不如你那只鸟的翅膀力气大。”齐雍摇了摇头,一副颇头疼的样子。

    “想要赶上公子的高度,难如登天。”她也知道她写的字很丑。

    笑了一声,被吹捧,齐雍还算愉悦。

    放下那张纸,他将阴符集和密简拿过来,开始‘上课’。

    大概是因为明天齐雍要出楼,所以今晚这节课真是上到了很晚,他也讲了很多,不疾不徐有条不紊,他的声音是带着魔力的。

    他不挖苦她的时候,还是挺有魅力的。

    半夜时分,齐雍才离开,姚婴目送他走出房间,她随后就趴在了桌子上,今晚她梦里必然还都是他的声音,太有魔力了。

    又兀自温习了很久,最后实在撑不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齐雍给她定了寅时去练游泳的‘课程’,到了时辰,她自动的就醒了,简直就像是被下咒了一样。

    齐雍出楼了,也不知去处理什么事情,反正接下来的一个月,他都没有出现。

    新年到了,不过长碧楼是不过新年的,一切如旧,让人连日期都忘了。

    每早寅时游水,辰时回来,用过早饭便是‘心理课程’。午饭过后,她去山上的痋蛊基地,在这里她还认识了几位在楼中身份不低的老手。只不过,他们大都不完整,也无法出楼,甚至有一位从脖子以下都失去了知觉。

    他们之前跟着前公子做过许多大事,去过塞外,还剿灭了一个巫人秘密聚集点。同时,他们也付出了代价,很多并肩作战的兄弟都死了,只剩下他们还苟延残喘的活着。

    原本齐雍是想送他们离开长碧楼到个安全的地方颐养天年,可是他们心中对巫人的仇恨堆积如山,就差一个火星,就能引起大爆炸。

    和他们交流,倒是更多了解了巫人的行径,他们极会隐藏自己的身份,而且还会潜入到大越一些家庭中,彻底的融入其中,想调查他们都很难。

    夜晚,就是姚婴的练字时间,虽说没有进步太多,但最起码写出来的字不再歪歪扭扭了。板板正正,若说风骨什么的,那是绝对找不到的。

    罗大川也在这一个月里利用自己的粗鲁无礼找到了姚婴的住处,他大骂东哥是个小心眼儿的娘们儿,说不让他来打扰姚婴,但实则就是对他有偏见。

    不过,姚婴把避蛊防痋毒的东西给了他之后,他就消停了,可见他心智极不成熟,给他个新鲜东西,就把他给引走了。

    新年过去了,姚婴又长了一岁,她曾站在门框上测量过自己的身高,好像距离一米六还差一些,但她总觉得她长个子了。

    在温泉里游水这种事姚婴已经不怕了,清晨的温泉水温正好,泡在里面别提多舒服了。教她游水的是一位姑姑,分配到这种任务她可能也不是很开心,但教导姚婴还算尽职尽责。每日在温泉里游个三四十圈,必须得完成。

    一个多月过去了,没等到齐雍回来,倒是东哥愁眉苦脸的过来了。

    刚和那位脖子以下的身体都没知觉的白老先生在山上密室里聊完,准备练字,瞧着东哥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她就笑了。

    “是不是罗大川又去找你麻烦了?”也只有罗大川会把他气成这样,又无可奈何。他不服管,整日在自己的住处举铁练武,把院墙都给砸了,简直是顶级破坏者。

    “不是罗大川,他这几日都没出来。是公子派人回来,让我调派人手过去解决个麻烦,他要被烦死了。”东哥在横榻对面坐下,一边说道。

    “那公子有没有说要派谁去呢?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一个多月了,该上的课程她也学的差不多了,就是这字还写的不完美。

    东哥摇头,“公子没说派谁去,但他的意思很明显,要我随便指派个人过去应付应付。这家人是皇亲,贵为安阳伯。不过这安阳伯卧病榻多年,家中是老夫人与长公子当家,这出事儿的就是长公子。诶,在囚崖的时候公子说过的。”

    “啊,我想起来了,他说人一到了夜里就仰面朝天满地爬的那个。”姚婴想起来了,眼睛都发了光。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活着呢,看来这蛊,也并没有多狠毒。

    “对,就是这事儿。那安阳伯的老夫人极为难缠,别看安阳伯仅有个爵位和一些产业吃皇粮,但这夫人和当今皇后在闺中可是密友。年少时在皇都是有名的,与咱们长碧楼前公子也有些交情。她知道长碧楼的一些事,然后自己儿子出了这事儿,第一时间就托皇后给咱们公子传消息,要人过去帮忙。”东哥简短的说道,这些皇亲国戚中有很多的蛀虫,从他的语气中就听得出,安阳伯府就是其中一个。

    “公子百般推脱,这回终于推脱不掉了。”姚婴单手捧腮,忍不住露出幸灾乐祸的笑。

    “你若想去,咱们就去。反正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儿,这么久了都没出人命。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这安阳伯一家都很无理,视财如命。以前安阳伯还没卧床的时候,每年回皇都都厚脸皮的向皇上要钱,说自家入不敷出。还和他人要钱,并且正大光明的把这事儿告诉皇上让自己看起来十分诚实的模样,可又把钱死死地把在手里不让出分毫。害的那些给他钱的朝臣被皇上训斥,人缘极差。”东哥倒了一杯水,边喝边说。

    “那为什么不找个理由把他家的爵位给撤了?还任由他们兴风作浪。”姚婴不懂,皇亲国戚就是铁饭碗。

    “其实安阳伯府也只是有个爵位罢了,除此之外,他们什么都没有。没有进朝廷办事的,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权利,产业也仅仅一点点,更没有个聪明的子嗣,随他们去了。倒是两年前这长公子求娶了太田郡太守的女儿,听说这个小姐天生疾病,无法孕育,所以才会让他得了便宜。要知道,太田郡富庶,富得流油。”东哥解释,毕竟皇亲国戚,再烂也不能将他们如何。

    “那,我们能去么?”这些乱七八糟的她也不理解,封建社会,上层人就是上层人,犯了错也不会成为下等人。

    东哥看她那样子不由笑,“好,准备准备,咱们明日出发。这段时间你很用功,几位师父也和我说过,你勤奋努力,并且很聪明。本来我还想是否需要调来其他的师父教你一些防身的功夫,但你这身体单薄,怕是也学不成,就算了。你有一条蛇,还有一只隼,也没人能近你身。”

    姚婴点头,对那几位师父的赞赏还是很感激的,没有说她蠢笨不可教。

    “对了,之前是不是还送来一些关于闺房之乐的书本?你把那些书本收拾了给我,我送回去。”东哥忽然想起来这事儿。

    直起身体,姚婴不解,“为什么要拿回去?我看了,五花八门的,突破人体极限。”总结来说,辣眼睛。

    东哥几分尴尬,“本来是打算让你了解一下,毕竟出楼之后会遇到各种情况。不过,之前公子回来,我去问过,本打算要舞乐门的杨柳姑姑过来教你,公子却没答应。我看,他是不打算让你学这些,反正也用不着。”

    姚婴弯起眉眼,算齐雍有良心,如此辣眼睛的‘学科’,她还真不打算学。

    把塞到书架边角的那几本书找出来交给东哥,没了这几本,书架瞬时也变得高雅多了。

    东哥已答应此次任务要姚婴去,她练字到半夜,又收拾了一下东西。翌日,她没去温泉,果然也没人来找她。

    过了辰时,东哥身边的小仲跑来通知她,说是可以走了。

    “看来前些日子送你的药你涂在身上了,就是这脖子没洗干净,还黄黄的。”披着红色的披风,半挽的长发用红色的发带捆绑,混合于发丝之中。她面带笑意,酒窝浅浅,格外的清甜明媚,很少见到她这个样子。

    小仲抬手摸了摸脖子,有几分不好意思,“我用力搓了,可是也没搓干净。不过,阿婴姑娘的药真的很厉害,我特意找东哥要了一些毒虫试了试,它们的毒液粘到了我身上,我都没事儿。”说着,他眼睛都亮了。

    点点头,其实那些痋虫都是小儿科,毒性并没有多大。

    “那个,阿婴姑娘,我想问问你,能不能让我跟着你啊。我看你这里也没人跑腿儿伺候,东哥那里有言责,我们俩人在那儿也是整日闲着。你放心,我白天来你这儿做事,晚上我就回去,绝不多留。”小仲竖起手,做发誓状。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拜我为师?”好像是这个意思吧。

    “不不不,我哪有那胆子。我就是说,给阿婴姑娘打下手,给阿婴姑娘跑腿儿。”拜师他不敢想,学一些破解邪术的秘法还是好的。

    “我倒是没问题,你问问东哥会不会同意吧,毕竟你现在是他的人。”但东哥这个人其实很宽厚,应该会同意的。这个小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74、大魔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