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在马车里晃晃悠悠,似乎也没过多久,便进来了一个姑娘。

    这姑娘的声音很是耳熟,在她耳边喊了几声之后,就听出来了,是若乔。

    若乔是距离他们这一行人最近的性别为女的长碧楼人员,所以被紧急调派了过来,用来照顾姚婴。

    她是个姑娘,眼下眼睛又看不见,吃喝上药倒是无所谓,可是再给她收拾其他的,男女有别,谁也插不上手。

    长碧楼里的姑娘本就不多,大部分在外的都有任务,若乔是距离最近的,且年龄合适。齐雍的命令一过去,负责管理若乔的那个姑姑就放行了。

    耳朵不太好使,若乔就趴在她耳朵边说话,稍稍加大一些声音,姚婴就听得见。只不过,那声音犹如远从天际而来,但好歹是能听到的。

    若乔虽在家中也是小姐,但她比不得高季雯在家里就是个千金小姐。所以,照顾人这种事,若乔做的还不错。

    将她的衣服给换了,也把她身上都涂抹了一遍药。除却后背的伤有些吓人,觉得那些药涂在上面也没用之外,其他地方涂抹上了药,便觉得很快颜色就变淡了。

    反正姚婴是哪处都不舒服,涂了药,她也没觉得有缓解。

    眼睛是最疼的,牵扯的脑子也疼,耳鸣,舌头发麻。

    所幸若乔会照顾人,尽量的轻轻搬动她,不似齐雍那样,即便他收了力气,也弄得她很疼。

    车马一直在前行,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如此急切的赶路,姚婴觉得也是因为她。

    若论哪里物资最丰富,必然当属长碧楼了,在那里,什么稀奇的东西都找得到。治病的话,自然还是回长碧楼最好。

    “别怕啊,再有四天咱们就能回楼里了。听说楼中的大夫会各种偏方,一定能治好的啊。”若乔在她耳边安慰,她的声音好似从最远的地方传来。不过,能感受得到她言语之中的关切,犹如对待自己的小妹妹一样。

    其实,姚婴觉得她未必是个天生温柔的人,只不过,是因为某个人,才会对待她很温柔。

    可是,姚寅现在在哪儿,都是未知。

    这种感情,姚婴不了解,只是觉得若乔很难得,但同时,好像她的感情也像风筝似得,越飘越远,或许永远都不会有收线的那一天。

    又在路上折腾了四天,终于回到了长碧楼,感觉得到马车停下,只是她疼的动不了,也说不出话。

    下一刻,两只手分别顺着她的脖子和腿弯下穿过,然后就被抱起来了。

    身体在半空旋转,明明疼吧,她却忍不住笑,“云霄飞车。”

    “飞车什么飞车,现在就回楼治你的眼睛。”齐雍低头看了她一眼,苍白的脸,红肿的像核桃一样的眼睛,在她那苍白的脸上特别突兀。

    她耳朵也不太好用,脑子兴许也受到了影响。

    齐雍胡子拉碴,真的好像是从街边跑出来的流浪汉。只是这流浪汉比较有气势,让人无法轻视他。

    抱着她走进长碧楼,齐雍腿长,步子也特别大。姚婴就觉得自己现在和坐云霄飞车没什么区别,而且,这个云霄飞车还挺稳定的,她也不用担心自己会掉下去。

    最起码,她知道在这个时候,齐雍是不会把她给扔了的。

    一直把她运送回她住的地方,放下,只是坐下后,姚婴便知道自己是坐在了小厅里的横榻上。

    抬起一只手,便摸到了横榻上的桌子,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至少这个地方她还很熟悉,即便是看不见,她也能在这里自如活动。

    “在这儿等着。”齐雍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姚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耳朵里头一直有嗡嗡嗡的声响,这屋子里头有没有人进来,有没有人出去,她都不知道。

    倒是赤蛇肚子里的东西需要时间消化,它现在好像进入了冬眠一样,一动不动的。它吃了太多,消化要浪费它许多的体力,所以萎靡不振,把它卖了都不知道。

    坐在那儿等待着,很久之后,感觉到有人摸她的头,又抓她的手,她闭着眼睛配合。

    后来,有手扒她的眼皮,无比刺痛,痛的她咬牙切齿,又不由想骂脏话。

    两只眼睛都没逃过,而且扒开的时间还特别长,她想偏头躲开,头顶那只手却一直都在,控制她,让她不得动弹。

    她觉得自己眼珠子都要滚出来了,那扒她眼皮的手才放开。她迅速的闭上,可仍旧是疼的钻心。握紧了双手,手指甲都陷入了肉里,她两只手上的结痂还没好,十指连心,越紧握就越疼。

    架上了烧烤架,然后又被卸下来,之后,就没她的事儿了。

    什么说话的声音都没听到,也不知这楼里的技术高超的会偏方的大夫会怎么治疗她。如果要她自己来的话,她也是可以的。但,眼下看不见,全身疼痛,根本无法动弹。

    “阿婴妹妹,听不听得到我说话?小爷问过大夫了,说你这鸟儿的眼睛和你一样,治疗方法也一样。从现在开始,小爷就负责这大鸟,你吃什么,就给它灌什么。”罗大川的大嗓门不是别人能比的,姚婴听得清清楚楚,可不似之前其他人说话像从天边传来的似得。

    点了点头,她慢慢的抬手,比了个ok的手势,她听见了。她也看不见,照顾金隼也只能由别人来了。罗大川这一路都跟它同吃同睡又给它上药的,由他来最合适。

    本以为接下来就是治疗,只是没想到,很快齐雍又回来了。根本不需要用眼睛看,只需要感觉,就能知道是他。

    自己又被抱起来,她闭着眼睛,感受着齐雍特别的云霄飞车服务。

    “带我去哪儿?”她用尽了力气让舌头动起来,询问。

    “你的住处日照时间太短,将你换到个阳光充足的地方养着。”齐雍的气息就在脑门儿那儿,但是声音却很远。

    明白了,她的住处的确是日照时间短,阴气较重,一天下来日照时间仅有两个时辰左右。

    齐雍一直把她运到了这长碧楼东麓的山间竹居,这里山势平缓,沿着山间溪流修建了竹居,而那溪流两侧则是大片的药田。

    这个季节,药田全部栽种移植上了,这里每日阳光充足,它们也生长的特别好。

    姚婴就被送到了这儿,即便这个时辰,太阳都垂到了西山边,可是这里也仍旧能晒得到太阳。

    一直被送进了竹居里,齐雍才把她放下,坐在那儿,这屁股底下的竹榻硌的她屁股都疼。

    “就在这儿养伤,你的隼也会送来的。治伤的方子都下了,如若不见效,会再下方子。本公子专门调派了人过来照顾你,是个经验丰富的姑姑,有什么需求跟她说。不过,她不会回你的话,因为她是个哑巴。”齐雍交代道,他说的话她都听得到,就是声音有点小。

    她缓缓的抬手,又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不过刚举起来,就被他一巴掌给拍下来了,“若没有不适就不要乱作动作,学什么鸡爪子呢。”

    无语,姚婴果然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齐雍又交代了几句,之后便告诉她照顾她的人到了,叫黎姑姑,不会说话,但听得到。

    交代完,齐雍又拍了拍她的脑袋,之后便离开了。

    他的动作很轻,但她也受不了,脑子里的东西好像都混沌成了一团,以至于被那么轻轻一碰,她就疼的觉得脑袋要掉下来了。

    齐雍离开,那黎姑姑便开始了她的服侍,齐雍说她是专业的,她果然是专业的。

    打水,开始给她沐浴,她整个过程一句话都没有,甚至连个音儿都没有。她在行动之前,都会先在姚婴手臂上捏一下。

   &nb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095、代替成腿(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